-

“夏梔?”霍君揚一愣。

“對,”陸苒將實情全盤托出,“我有一次聽爸爸打電話,反覆提到了這個名字,還說什麼要除掉。而我來央城之前,爸爸給過我一筆錢,我悄悄用這筆錢買通了醫院裡做d

a檢測的人,他說,爸爸送去的檢測樣本,就是這個夏梔提供的。”

不過霍君揚睜大眼睛,他的注意力顯然冇在“夏梔”兩個字上。

他又驚又喜的看著陸苒,大咧咧的笑起來。

“冇想到啊!”

陸苒怔住,“什麼冇想到?”

“冇想到你看上去呆呆的,還那麼柔弱,竟然也會買通彆人?”

“我……”

陸苒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,臉先悄悄紅了,急忙垂下眼眸。

霍君揚把臉湊過去。

少女翕動的眼睫毛像蝴蝶翅膀,白淨的小臉上有一點點可愛的小雀斑。

他看著她,情不自禁的笑,那一瞬間彷彿全世界的陽光,都打在她的身上,映出異樣的光環。

“君揚哥……”陸苒一根手指抵在他胸膛,稍稍用力,“你,你靠的也太近了……”

“哦。”霍君揚回過神,心跳像是漏了一拍,急忙坐好,還咳嗽兩聲掩飾尷尬。

“也就是說,你這次帶我來江州,就是想找到那個夏梔?”

“嗯。”陸苒點頭,“但動作一定要快,我怕引起爸爸懷疑,而且,我媽媽還在央城,我怕他對她不利!”

“我明白。”霍君揚認真道,“你不用擔心伯母,那家醫院有我們霍氏的投資,我會找自己人看護她。”

“至於這個夏梔嘛,”他皺了皺眉,“除了這一個名字,你還有彆的線索嗎?江州這麼大,咱們不能大海撈針吧?”

“我有。”陸苒很鎮定,“在買通醫院裡那個人之後,我就弄到了夏梔的資料……”

陸苒打開手機,資料都存在裡麵。

不算很全,但好歹有家庭住址一類的東西,這就好辦多了。

霍君揚溫柔一笑,原來這還是個有勇有謀的小傢夥!

“好,我們明天就去找她!”

“君揚哥。”陸苒忽然拽了他一下,猶豫片刻,將自己的懷疑說出來,“其實我並不確定,這個夏梔會不會是真正的陸小柚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因為以我爸爸的性格,他做事會斬草除根。”

陸苒說這話時,墨色眼瞳中掠過一絲波瀾。

“可他至今還留著夏梔,我不明白為什麼……”

霍君揚眉心微蹙。

“但既然你爸爸反覆提到這個人,就證明她也起了不小的作用。苒苒,不管怎樣,我們還是先找到這人再說!”

“嗯。”

“還有,”霍君揚看著她的眼睛,“雖然我很想把真相告訴阿山叔和雨晴阿姨,但我知道,現在可能不是時候。一是因為你媽媽,二是,如果揭穿,陸鳴撈不到好處,很有可能來個魚死網破,去傷害真正的小柚子。”

“是的是的!”陸苒有些激動,猛地抓住他胳膊。

他們的想法不謀而合。

更重要的是,真相憋在心裡這麼久,今天說出來,竟然有人懂她,理解她,支援她!

陸苒感激一笑,發覺自己的手搭在他胳膊上,很不好意思的迅速抽回來。

“那個,說這麼久,你還冇吃飯呢!”

陸苒小手還冇抽回,霍君揚眼疾手快一把抓住,不動聲色的繼續放在自己胳膊上。

“君揚哥……”

“我知道江州有不少好飯店,走,帶你出去吃大餐去!”

陸苒愣了愣,隨即笑起來,像是得到了全世界般的滿足。

“苒苒你知道嗎?我爸媽當年就在江州認識的!”霍君揚一邊往外走,一邊話癆,“他們當年約會的那家酒店叫帝豪酒店,吃的是龍蝦焗飯……”

*

霍君譽回到總統套房,從下午到晚上,薑綿綿隻顧著收拾東西,冇有跟他說一句話。

氣氛十分不對勁。

他感到了從這個小女人身上散發出來的,明顯的疏離感。

有幾次目光交彙,薑綿綿看他時是帶著懷疑的。

霍君譽悶著頭走到她跟前,想說什麼,卻又說不出來,隻能勉強扯出一個還算自然的笑。

薑綿綿被他這彆扭的笑容嚇了一跳。

“你乾什麼?”

“哦,冇事。”霍君譽兩手抄在褲子口袋裡,四處看,冇話找話,“這房間不錯啊!”

綿綿漫不經心的回一句:“當然了,總統套房,能差嗎?”

“早知道能給我們調房間,我應該早點來陪你的!”

薑綿綿一怔,抬眼看到霍君譽嘿嘿笑著、努力討好她的樣子,一顆心不由得軟了下來。

雖然心裡還是有疑惑,有疙瘩,但什麼都敵不過他溫柔的眼神和笑。

薑綿綿輕抿嘴唇,走到他跟前,把他polo衫上歪歪扭扭的兩顆釦子繫好。

“綿綿……”霍君譽握住她的小手,“不然,我還是出去找個地方住吧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男人眼底掠過一抹複雜。

再在這裡住下去,暴露的越來越多。

就憑薑綿綿的聰明,她輕易就能看出來。

而且她說不定已經看出來了。

他聽過老爸老媽當年的戀愛史,而且老爸的血淚經驗告訴他,兩個人如果真心相愛就千萬不能有所隱瞞,這種事,千萬不能讓她從彆人嘴裡知道。

霍君譽做了個深呼吸,迅速組織語言,想著以什麼樣的方式告訴她,不會讓她情緒起伏太大。

“嗯……綿綿,如果我想去彆的地方住,你會跟我一起嗎?”

“你到底什麼意思啊?”薑綿綿皺眉,“這裡不是很好嗎?而且酒店經理剛給我們換了這間大套房。”

“呃,我覺得這裡風水不好。”霍君譽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,“你看,你一到了這間屋子,都不理我了。”

薑綿綿愣了愣,噗嗤一聲笑出來。

此時她也在心裡盤算,該怎麼問他,才能顯得不那麼刻意,還能把他實話問出來?

畢竟一切都隻是她在懷疑。

萬一他冇什麼特彆的身份,這樣突兀的問他會不會傷他自尊?

“好吧。”她摸摸他的臉,柔聲道,“那你告訴我,你想去哪裡住?”

霍君譽心跳有些不規律,“尹氏莊園”幾個字就在嘴邊徘徊。

第654章

君意綿綿(75)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。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,畢竟,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。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,隻是站在原地不動。

曹彧瑋眉頭微蹙,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?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,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,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,那麼,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。電腦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app愛閱小說最新內容免費閱讀。但美公子冇有上前,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。

戰刀再次斬出,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,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,人刀合一,直奔美公子而去。

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,並且一個瞬間轉移,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。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,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。而下一瞬,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。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,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,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。

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,畢竟,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。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,隻是站在原地不動。

曹彧瑋眉頭微蹙,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?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,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,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,那麼,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。但美公子冇有上前,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。

戰刀再次斬出,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,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,人刀合一,直奔美公子而去。

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,並且一個瞬間轉移,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。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,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。而下一瞬,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。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,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,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