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尹若鴻覺得奇怪,舉著電話問東問西,最後頭上捱了老婆子一拳頭。

“你傻啊!”尹文熙怒其不爭,“君譽這麼要求,肯定是有他的道理!你照做不就行了,哪來那麼多廢話?”

“可是……這孩子反常!”

“有什麼反常的?孩子又不會害你!”尹文熙白他一眼,搶過電話,“君譽啊!嘿嘿,放心,外婆會弄,外婆立馬給你關了!”藲夿尛裞網

“嗯,謝謝外婆!”

“是不是……那周圍也不準出現保鏢?”

“外婆,您真是神了!”

尹文熙笑了笑,轉頭吩咐管家:“通知下去,今晚誰都不準往後院跑,不準打擾譽少爺!”

霍君譽滿意的掛掉電話,正準備也去換件衣服,霍君揚的電話打進來了。

“哥!”

霍君譽停頓一下,皺了皺眉頭,“你這是在哪?怎麼那麼吵?”

“我已經到江州了。”

“什麼?”霍君譽一驚,“你也跑來了?那爸媽怎麼辦?你說你跑來乾什麼啊?”

平時都是弟弟對他一連串的問題,今天也輪到他對霍君揚靈魂三問了。

那頭的霍君揚一反常態,冇有嬉皮笑臉的打趣他,倒是微微咳嗽兩聲,壓低聲音告訴他:“哥,有件事……我必須告訴你。我是跟小柚子一起來的。”

霍君譽睜大眼睛,默不作聲。

“但是小柚子很奇怪,”霍君揚繼續說,“她心事重重的樣子,每次看著我,都好像有很多話想說,然而她就是不開口。我猜不到她究竟什麼心思!”

“有話說卻說不出來,或許是對你還冇有足夠的信任,也或許,是她有苦衷,冇做好準備。”

霍君譽低聲道:“你密切觀察,有什麼訊息隨時跟我聯絡。”

“那你呢?什麼時候回來?”

“等南洋這邊的事結束之後我就回去。”

霍君揚一聲嗤笑,“人家是去遊學,你是乾嘛的?”

“我……我看外公外婆,還有舅舅。”

“所以呢?你見到他們了?”

“霍君揚!”霍君譽咬牙低聲道,“再廢一句話,我回江州就收拾你!”

霍君揚在那頭嘻嘻哈哈一陣,兩人掛了電話。

很快薑綿綿換好衣服出來,興高采烈的拉著他的手出發。

兩人趁著夜色,繞到尹氏莊園後麵。

“霍譽,這裡還真有一條小路……就是好黑啊!”

“霍譽,看樣子網上說的冇錯,這裡還真冇有人看守呢!”

“啊,霍譽!”

薑綿綿一聲大喊。

跟在後麵的霍君譽嚇一跳,生怕她出危險,一個箭步衝了過去摟住她。

而小女生被卻是被眼前這一幕吸引住了。

她兩隻手捂著嘴巴,睜大眼睛看著這如夢似幻的場景。無數螢火蟲在林間飛舞,照亮整片雨林,蛙鳴聲絡繹不絕,林間還迴盪著小鳥叫聲,清脆婉轉。

每一隻螢火蟲都彷彿一顆從天而降的星星,深藍色夜空和這片雨林遙相呼應,景色美得讓人感覺不真實。

霍君譽笑著,輕輕彎下腰,在這美好的一刻,他的吻溫柔落在她唇間。

薑綿綿感到一陣天旋地轉,不由自主的伸出小手勾住他脖子,微微氣喘。

“綿綿,”霍君譽低聲笑道,“這麼多螢火蟲看著我們呢。”

薑綿綿抿唇,趕緊把小手從他身上移開,卻被他更緊的摟住腰,她整個人都貼在他身上。

霍君譽從未想過有朝一日進自家院子看螢火蟲,竟然還要走後院繞小路,但在看到她剛剛那又驚又喜的一瞬間,他有種得到了全世界的滿足。

“這裡也太美了!”薑綿綿感慨,“要是能在這裡住上一天,我也願意!”

“那要是……能住上一輩子呢?”他看著她的眼睛。

薑綿綿心頭一顫。

恍然間似乎有什麼不對勁湧上心頭,但具體哪裡不對勁,她又說不上來。

霍君譽靜靜的看著她,深邃的眼眸變幻莫測,讓她捉摸不透。

“時間不早了,”她小聲道,“咱們還是趕緊回去吧!他們有錢人都有保鏢,萬一咱們在這被保鏢發現可就慘了!”

霍君譽點頭答應。

其實剛剛一刹那,他差點就要脫口而出,他是霍君譽,不是霍譽。

可話到嘴邊還是嚥了回去。

之前來到江州編個身份是為了方便,連他自己也冇想到,他會愛上這裡的某個小女人。

回酒店的路上他一直牽著她的手,腦子裡亂七八糟。

一個不停跳出來的念頭就是,如果她知道他的真實身份,他們兩人還會像現在這樣手牽手走在路上,被月光拉長身影嗎?

他知道,綿綿不是個物質的女孩。

可越是這種女孩,越重感情。

越重感情,就越恨彆人的欺騙……

霍君譽心亂如麻,不知不覺間兩人已經到了酒店門口。

就在薑綿綿提醒他兩人要一前一後走時,忽然有個熟悉的聲音傳來:

“喲,這不是霍先生嗎?”

薑綿綿心裡咯噔一下,尋聲看過去,隻見夏梔雙手環抱胸前,站在酒店門口的石頭台階上,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們倆。

“綿綿,原來你老公來找你了啊?那他住在哪裡?該不會,跟你一個房間?”

“嗬,綿綿,彆怪我冇提醒你,你一個人身份登記,房間卻住兩個人,這在南洋是違法的!”

“夏梔。”薑綿綿咬了咬嘴唇,深呼吸之後微笑著看她,“說到違法,你好像比我更有發言權。”

“你這是剛從警局保釋出來嗎?我建議你最好請保釋你的那個人再想想辦法,南洋這邊是矇混過去了,但回到江州,顧家恐怕不會輕易放過你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