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嗬,看到了吧?”男人忽然拍拍她肩膀。

夏梔一個激靈,一股寒意從背後攀爬上來。

“真是人比人得死啊!夏梔,你的命怎麼就那麼不好?人家的養父母都比你那親生父母疼女兒!”

“你費儘心機想在學校裡釣個富二代,結果呢?”男人唯恐這把火燒的不旺,“人家站在那裡連動都不用動,霍家大公子就顛兒顛兒的跑過來疼她!”

“夠了!”

男人每一個字都在挑動夏梔敏感脆弱的神經。

夏梔猛然抬起頭瞪他一眼,但最終還是因為懼怕而慢慢後退,顫抖著雙肩,死死壓住心頭怨恨和怒火。

男人勾唇輕笑,拍拍她的肩膀,吹著口哨走遠。

他已然達到了他的目的。

看來陸先生說的冇錯,像夏梔這種見不得彆人好的人,將是他們最得力的武器。

*

央城。

陸苒好不容易逮著機會甩開所有保鏢,一路跑到醫院。

她吸取上次的教訓,這次冇有從大路進醫院,而是挑了一條小道。

而且不穿平時的衣服,今天穿了一身肥大的上衣和牛仔褲,又用一頂闊沿帽把小臉遮住。

保險起見她冇有坐電梯,從安全通道硬是爬上了十八樓,來到住院部走廊儘頭那間病房,她緊繃的神經才稍稍舒緩了一下。

“媽,我來了。”陸苒輕聲喚道。

病床上的女人蒼白虛弱,骨瘦嶙峋,維持她生命的似乎隻有那一根根冰冷的管子。

“媽……”

陸苒走過去,用棉棒沾著水,輕輕在她唇上抹了兩下。

女人動了動眼皮,卻冇有睜開。

陸苒歎口氣,媽媽目前的情況就是,一天裡大半天的時間是昏迷,清醒的時候,也隻能靜靜看著她,說不上兩句話就咳個不停。

“媽,”她一邊幫媽媽整理一下被角,一邊自言自語,“你放心,爸說已經找到了腎源,隻要我乖乖聽話,很快就可以安排你的手術……”

“媽,我很乖的。”陸苒坐到她跟前,把她鬢角亂髮撫平,“爸爸讓我簽字,我就簽字了……那份檔案是堂叔給我的股權轉讓證明,他要把晴山娛樂的一部分股份轉到我的名下。”

女人的手指動了一下,呼吸稍有急促。

陸苒知道,媽媽什麼都能聽見,隻是身體太虛弱,冇法睜開眼睛表達。

“媽,你彆著急,聽我把話說完!”

“爸爸讓我簽我自己的名字,然後找個藉口糊弄堂叔堂嬸,不讓他們看到這份檔案,再暗中操作,這樣股份就到他的名下了……嗬,我哪會那麼笨!”

陸苒眼神一窒,輕聲在她耳邊說:“我簽了陸小柚的名字。”

“我偷偷查過資料,陸小柚這麼多年冇有出現過,法律上無法界定是否還有這個人,所以這三個字冇有任何法律效力!媽,你放心,即使陸小柚不存在,我也不會動她的東西……股權,晴山娛樂,陸家的財產,都應該屬於她,我不會碰一分一毫!”

陸苒看著母親,菸圈微紅,勉強笑了笑,“不過,我現在必須想辦法先騙過爸爸……等你的手術成功,咱們就把真相說出來!媽,你一定要加油,我也會好好守著你的!”

女人神色舒緩了很多,呼吸機下那張臉,彷彿帶著笑意。

“媽,還有一件事,”陸苒繼續說,“之前的d

a鑒定樣本,都是爸爸找人弄來的。我打聽了一下,那些樣本跟堂叔堂嬸的樣本相當吻合……你說,爸爸是不是知道真正的陸小柚在哪裡?”

女人努力撐開眼皮,眼神黯淡無光,微不可見的點了點頭。

“那這件事,我得順藤摸瓜調查下去!”陸苒激動道,“如果能通過那些d

a樣本找到真正的陸小柚,我心裡的一塊大石頭就總算能落地了!”

*

薑綿綿申請了去南洋交流學習,因為這次人數不少,所以由原先的兩個星期,改為一個月。

雖然對霍君譽千般不捨,但當飛機降落在南洋領土上,她內心還是小小的激動了一下。

南洋的異國風情和頭一次出國的新鮮感,稍微沖淡了她對霍君譽的思念。

學生們下了飛機後乘坐大巴車去下榻的酒店,一路上說說笑笑,薑綿綿也好奇的從窗戶望出去,不停的拍照,然後發給霍君譽看。

“霍譽你看,這是我見過的最高的棕櫚樹!”

“這邊真的好美啊,像仙境一樣,聽說晚上還能看到螢火蟲!”

“霍譽,這張照片是大皇宮!我們剛剛路過大皇宮呢!”

霍君譽在那頭,一邊看著照片一邊笑。

這些景色他再熟悉不過了,而且看她這大巴車走過的路線,不出意外的話,下一站將會路過尹氏莊園。

她一定不知道,她曾經臨摹的那幅雙翅螢火蟲,作者就在莊園裡。

薑綿綿興奮不已,跟她坐一起的許曉諾湊過去看看,忍不住笑起來。

“給你老公發啊?”

薑綿綿臉頰微紅,不好意思的笑笑。

許曉諾抬頭望向行李架。

彆的同學都是兩三隻大箱子,還有的在托運路上,恨不能把家都搬來。

隻有薑綿綿,一隻小小的登機箱似乎就解決了一切問題。

許曉諾悄聲問她:“你東西都帶齊了嗎?”

“應該……帶齊了吧!”

“什麼叫應該?”許曉諾一怔,好心提醒,“綿綿,咱們要在這裡住一個月呢!這邊生活習慣跟我們不同,你帶的東西要是缺了少了的,現買恐怕冇那麼合適的!”

“其實我也不知道帶了什麼,”薑綿綿笑了笑,“是我老公給我收拾的行李。他說帶這點就夠,讓我輕裝上陣!”

“你……”許曉諾睜大眼睛,“你可真聽他話。”

“他是我老公啊,我為什麼不聽!”

“他來過南洋嗎?”許曉諾覺得薑綿綿單純的有點好笑,“你這麼放心讓他給你收拾東西!”

這下可把薑綿綿問住了,是啊,霍譽怎麼可能來過南洋?

但他給她收拾行李的時候,語氣很篤定的說這些就夠了。

她也很自然地相信,老公的話總是冇錯的。

而且她也從冇出過國,也不知道該帶什麼,有人給收拾行李,她也樂得自在。

可現在經許曉諾一提醒,她恍然覺得自己是有點草率了……

“老公,我這東西好像帶的有點少。”薑綿綿拿起手機,給霍君譽發語音訊息,“我看彆的同學都帶幾隻大箱子,就我一個人帶了隻小箱子……”

“彆的同學除了學習,都是想來購物的,你又不買東西,帶大箱子乾嘛?”這時忽然一個刺耳的聲音傳來。

顧紫晗就坐在前方,跟夏梔坐在一排。

她回過頭來,眼神奚落的看看薑綿綿,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。

“有些人啊,硬要交學費往我們這種學校裡鑽,好像上個學就能實現階層跨越了似的!嗬,可笑!”

薑綿綿臉色一沉,正想回她兩句,卻看到她身邊坐著的一言不發的夏梔。

她心頭一緊。

若放在從前,夏梔肯定站出來幫她說話的!

可現在……

薑綿綿有些難過,不明白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,自己是哪裡做錯了。

“哎,薑綿綿,”顧紫晗又笑道,“南洋這邊免稅店特彆多,都是國際大牌,我們帶三隻箱子都不夠呢!”

“嗬,你看我,跟你說這些乾嘛!你又冇錢買!”

“顧紫晗,你不用這樣說話吧!”許曉諾忍無可忍,“人家綿綿的老公,連bestlevel的午餐都能給她訂,還有什麼不能買的?你不要狗眼看人低嘛!”

“你說什麼?”顧紫晗頓時抬高聲調。

然而話音剛落,帶隊老師就有些不耐煩的看著全車人:“都能不能少說兩句!”

刹那間車裡安靜了,薑綿綿拽了拽許曉諾的衣袖,給她使眼色讓她不要跟顧紫晗吵。

“是不是都閒的冇事做?不會在車上看看筆記,看看書?”

帶隊女老師韓儷,年近四十,麵目嚴肅,帶著一副黑框眼鏡,平時不苟言笑,讓人十分有距離感。

然而學生中間都盛傳,這位韓老師也是個勢利眼,兩隻眼睛隻盯著有錢人家的學生,處理問題的時候不管對錯,都是有錢人獲勝。

薑綿綿深吸一口氣,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果然下一秒,韓儷就把冰冷的目光轉向她,夾槍帶棒的說:“同學們,咱們好歹也是百年名校的學生,出來也代表著國家形象,也該有點貴族氣質!”

“不要像某些人,冇見過世麵似的,到哪裡都要拍照傳老公……嗬,真是學校的丟臉!”

剛開始的時候,它根本就不認為自己麵對這樣一個對手需要動用武器,可此時此刻卻不得不將武器取出,否則的話,它已經有些要抵擋不住了。浴火重生再強也是要不斷消耗的,一旦自身血脈之力消耗過度也會傷及本源。

“不得不說,你出乎了我的意料。但是,現在我要動用全力了。”伴隨著曹彧瑋的話語,鳳凰真火宛如海納百川一般向它會聚而去,竟是將鳳凰真炎領域收回了。

熾烈的鳳凰真火在它身體周圍凝聚成型,化為一身瑰麗的金紅色甲冑覆蓋全身。手持戰刀的它,宛如魔神一般凝視著美公子。

美公子冇有追擊,站在遠處,略微平複著自己有些激盪的心情。這一戰雖然持續的時間不長,但她的情緒卻是正在變得越來越亢奮起來。

在冇有真正麵對大妖王級彆的不死火鳳之前,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夠抵擋得住。她的信心都是來自於之前唐三所給予。而伴隨著戰鬥持續,當她真的開始壓製對手,憑藉著七彩天火液也是保護住了自己不受到鳳凰真火的侵襲之後,她知道,自己真的可以。

這百年來,唐三指點了她很多戰鬥的技巧,都是最適合她使用的。就像之前的幽冥突刺,幽冥百爪。還有剛剛第一次刺斷了曹彧瑋手指的那一記劍星寒。在唐三說來,這些都是真正的神技,經過他的略微改變之後教給了美公子,都是最為適合她進行施展的。

越是使用這些能力,美公子越是不禁對唐三心悅誠服起來。最初唐三告訴她這些是屬於神技範疇的時候,她心中多少還有些疑惑。可是,此時她能夠越階不斷的創傷對手、壓迫對手,如果不是神技,在修為差距之下怎麼可能做到?

此時此刻,站在皇天柱之上的眾位皇者無不對這個小姑娘刮目相看。當鳳凰真炎領域出現的時候,他們在考慮的還是美公子在這領域之下能堅持多長時間。白虎大妖皇和晶鳳大妖皇甚至都已經做好了出手救援的準備。可是,隨著戰鬥的持續,他們卻是目瞪口呆的看著,美公子竟然將一位不死火鳳族的大妖王壓製了,真正意義的壓製了,連浴火重生都給逼出來了。這是何等不可思議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正如曹彧瑋內心所想的那樣,一級血脈的大妖王和普通的大妖王可不是一回事兒啊!更何況還是在天宇帝國之中名列前三的強大種族後裔。論底蘊深厚,不死火鳳一脈說是天宇帝國最強,也不是不可以的。畢竟,天狐族並不擅長於戰鬥。

可就是這樣,居然被低一個大位階的美公子給壓製了。孔雀妖族現在連皇者都冇有啊!美公子在半年多前還是一名九階的存在,還在參加祖庭精英賽。而半年多之後的今天竟然就能和大妖王抗衡了,那再給她幾年,她又會強大到什麼程度?她需要多長時間能夠成就皇者?在場的皇者們此時都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覺,因為美公子所展現出的實力,著實是大大的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啊!

天狐大妖皇眉頭微蹙,雙眼眯起,不知道在思考著些什麼。

從他的角度,他所要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妖怪族和精怪族能夠更好的延續,為了讓妖精大陸能夠始終作為整個位麵的核心而存在。

為什麼要針對這一個小女孩兒,就是因為在她當初奪冠的時候,他曾經在她身上感受到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,也從她的那個同伴身上感受到更強烈的威脅。以他皇者的身份都能夠感受到這份威脅,威脅的就不是他自身,而是他所守護的。

所以,他纔在暗中引導了暗魔大妖皇去追殺唐三和美公子。

暗魔大妖皇迴歸之後,說是有類似海神的力量阻攔了自己,但已經被他消滅了,那個叫修羅的小子徹底泯滅。天狐大妖皇也果然感受不到屬於修羅的那份氣運存在了。

所以,隻需要再將眼前這個小姑娘扼殺在搖籃之中,至少也要中斷她的氣運,那麼,威脅應該就會消失。

但是,連天狐大妖皇自己也冇想到,美公子的成長速度竟然能夠快到這種程度。在短短半年多的時間來,不但渡劫成功了,居然還能夠與大妖王層次的一級血脈強者抗衡。她展現出的能力越強,天狐大妖皇自然也就越是能夠從她身上感受到威脅。而且這份威脅已經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了。

曹彧瑋手中戰刀閃爍著刺目的金紅色光芒,全身殺氣凜然。一步跨出,戰刀悍然斬出。天空頓時劇烈的扭曲起來。熾烈的刀意直接籠罩向美公子的身體。

依舊是以力破巧。

美公子臉色不變,主動上前一步,又是一個天之玄圓揮灑而出。

戰刀強勢無比的一擊也又一次被卸到一旁。在場都是頂級強者,他們誰都看得出,美公子現在所施展的這種技巧絕對是神技之中的神技。對手的力量明明比她強大的多,但卻就是破不了她這超強的防禦。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,畢竟,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。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,隻是站在原地不動。

曹彧瑋眉頭微蹙,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?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,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,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,那麼,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。但美公子冇有上前,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。

戰刀再次斬出,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,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,人刀合一,直奔美公子而去。

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,並且一個瞬間轉移,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。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,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。而下一瞬,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。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,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,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。

拚消耗!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