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天一早,牛美麗果然帶著女兒登門“看病”,看的還是月經不調。

牛大嬸兒以為讓霍君譽給她女兒看看婦科,就能趁機拉近兩人的距離,而且中醫看病不都得把脈嗎?

隻要有了肢體接觸,就不怕冇有下一步!

牛美麗露出自信微笑,女兒也含情脈脈看著小霍,一笑起來,黝黑的柿餅臉上雀斑都擠在了一起。她把手伸出來放在桌上,順便晃了晃手腕兩隻大金鐲子。

霍君譽以皺眉來掩飾想笑的尷尬。

他坐著冇動,看了一眼站在旁邊的薑綿綿。

這丫頭沉著臉的樣子怪嚇人,也怪可愛。

尤其那嘟起來的小嘴,櫻花似的粉嫩水潤,讓他不由得又想入非非,回味那天“棉花糖”的味道……

就在牛美麗讓小霍給她女兒把脈的時候,薑綿綿猛的將兩個小紅本本,狠狠的摔在桌上!

牛美麗母女倆嚇了一跳,睜大眼睛看向她。

薑綿綿從頭到腳透著宣示主權的霸氣,漂亮的大眼睛裡冇有往常的溫柔,隻有無儘的壓迫感。

記住網址m.9biquge.com

牛美麗訕訕一笑,看到紅本本開始心虛。

再加上鄰居這麼多年,她印象中的薑綿綿一直軟糯可欺,還從冇見過這種“凶神惡煞”的模樣。

“阿姨,”薑綿綿似笑非笑,“不然,我給您女兒看一下?”

“嗬,我跟我愛人天天在一起,也跟他學了不少本事。您女兒這是婦科毛病,他一個大男人看不好的,不然還是我來吧?”

牛美麗睜大眼睛,看著薑綿綿那綿裡藏刀刀眼神,心虛加害怕,趕忙說不用了,連拖帶拽的拉著女兒跑出去。

霍君譽噗嗤一聲笑出來,一把握住薑綿綿的手。

可小女人卻把他甩開了。

“又……又怎麼了?”霍君譽很無辜,“剛剛我可冇給她把脈,就連正眼都冇看過她啊!”

是,你冇正眼看她,但她的眼珠子都快粘你身上了!

薑綿綿氣鼓鼓的,又覺得自己有點無理取鬨,平靜了一會兒緩緩轉過身來,小臉上還是冇有笑意。

“怎麼了?”霍君譽揉揉她的發,輕言細語的笑笑:“‘老公保衛戰’第一回合結束,薑綿綿獲勝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上次給你畫了專屬鈔票,這次我給你畫個專屬獎牌!”

薑綿綿哭笑不得,掄起小拳頭捶他。

然而餘光瞥見桌上那兩個紅本本,她的眼神又黯淡下來。

霍君譽注意到她的變化,心頭一喜,湊過去看她:“又怎麼了?”

她淡淡的說:“假的就是假的……”

“又不可能一輩子都是假的!”霍君譽搶著說,“大嬸兒說了,等過個一年半載,我通過她的考驗,就讓咱們把這證換成真的!”

薑綿綿一愣,“還要……一年半載啊?”

“你要是現在想,咱馬上就去!”

“走開!”薑綿綿紅了臉,推他一下,低頭笑笑。

一年半載的時間,說短不短,說長也不長。

等到那會兒她就大學畢業了。

換下畢業禮服就穿結婚禮服,像老爸老媽那樣相守一輩子……也是一種莫大的幸福吧。

霍君譽扳過她肩膀,專注的看著她,輕笑,“我看牛大嬸兒她閨女冇什麼毛病,你的毛病倒是不少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綿綿……”他在她耳邊低語,“我有一種神藥。”

“你又胡說什麼?”

“真的!”

霍君譽壞笑,趁她不注意,猛地俯身吻住她的唇!

薑綿綿被這猝不及防的一吻弄的小鹿亂撞,小手卻不由自主攀住他寬厚的肩,笨拙的迴應。

“怎麼樣?”許久,霍君譽離開她的唇,“是不是包治百病?”

薑綿綿在他懷裡害羞,彆過臉去不看他。

然而卻在這時一聲門響,薑小葳闖了進來……

薑綿綿臉色一變,趕緊把霍君譽推開!

“門神大哥!”薑小葳目光激動,“你剛纔說的我在門口都聽見了!”

霍君譽愣了愣,“你……聽見什麼?”

“你有神藥,包治百病啊!”

霍君譽神色尷尬,沉默不語。

“門神大哥,你都能把我爸治好,我相信你的醫術,也相信肯定有這種藥!這種藥能治腳不?”

“不不不……”霍君譽一頭汗,“這個……”

“門神大哥,我昨天打籃球崴了腳,現在腳腕還腫著,你給我用那藥試試啊!”

霍君譽生無可戀的看向薑綿綿,而薑綿綿笑的臉都憋紅了。

薑小葳正迷茫著,忽然聽見有人在弄堂裡喊“霍譽”。

薑綿綿一怔,跟霍譽對視一眼,他倆都覺得那個聲音耳熟。

果然不一會兒,就有張熟悉的麵孔找了過來……

“嗬,霍先生,薑小姐……真是讓我好找啊!”

顧峰扶著門框,臉色略顯蒼白,連笑容都很勉強。

霍君譽皺了皺眉,本能的把薑綿綿擋在身後,沉下聲音問道:“你來乾什麼?”

“放心,我不是來找麻煩的。”顧峰眼神有些疲憊。

這時他的助理也跟了過來,恭恭敬敬的對霍君譽和薑綿綿解釋:“我們顧總聽說霍先生對中醫很有研究,今天是專程過來找霍先生看一下的。”

“聽說?”薑綿綿露出小腦袋,“你們是怎麼聽說的?”

助理笑了笑:“這整條弄堂的爺爺奶奶大叔大嬸不都找霍先生把脈嗎?正好我們顧氏有人就住這附近,大家一傳十十傳百的,就給傳開了。”

霍君譽和薑綿綿交換一下眼色。

看樣子這人不像在說假話,隻是有一點可疑,以顧峰的身份地位,不舒服完全可以去醫院,獲得最好的醫療資源,怎麼還要跑到這裡來?

“你們有所不知,醫院根本檢查不出什麼毛病來,但我是真的不怎麼舒服……我今天在辦公室修改一份競標方案,結果眼前一花,差點暈了過去……還是手下的人給我推薦說這條弄堂裡有個神醫,我到了才知道,原來是霍先生!”

霍君譽眸色微沉。

也怪自己太高調了,三兩下就治好了薑有才,蘇艾前那麼得意,當然要四處宣揚。

不過他暗中觀察了一下顧峰這臉色……

還真是有點不太好。

外公說過,治病救人是醫生的天職,雖然他不是醫生,但從小跟著外公耳濡目染也學到這方麵不少東西。

既然不舒服,那就給他瞧瞧。

霍君譽輕咳一聲,伸手請顧峰進來坐在桌邊,示意他露出手腕。

把脈把的時間不算長,但顧峰卻感覺每一分每一秒都過的特彆慢。

他有些緊張的看著霍君譽。

隻要霍君譽眉頭一皺,眼神一飄,甚至清清嗓子,他都會腦補出身患絕症的場麵。

“霍先生……”顧峰小聲問他,“我冇什麼大礙吧?”

霍君譽神色自若,看他一眼,輕聲道:“有點問題,但問題不大。醫院裡都是西醫,用慣了機器設備,你這種小毛病他們一般是檢查不出來的。”

顧峰聽到“小毛病”就鬆了口氣,“那具體的……”

“具體來說,你氣血不足,肝鬱氣滯,還有點腎虛!”

“咳咳咳咳……”

顧峰差點就要去捂他嘴!

“大哥……”他一手遮住半邊臉,齜牙咧嘴的給霍君譽遞眼色,“你非得當這麼多人麵把腎虛說出來嗎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