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君揚把在醫院裡碰上的怪事講給霍君譽聽。

霍君譽一聽就明白了,冷笑一聲:“看來小柚子受製於陸二叔,嗬,如果這個小柚子是真的,那她當年被綁架,陸鳴也脫不了乾係!”

“如果是假的呢?”霍君揚也說道,“那就說明,這一切都是陸鳴在幕後使壞!”

“這事兒你先彆聲張。”霍君譽壓低聲音,“不光是因為咱們冇有足夠的證據,也是因為……要照顧一下阿山叔和雨晴阿姨的心情。他們兩個認為已經把女兒找回來了,在真相大白之前,咱們不能給他們潑冷水。”

“嗯,我明白……哥,現在陸鳴肯定對咱們有戒心,所以咱們要低調行事了!”

“咳咳,是你,不是我。”霍君譽笑笑,“等腿好了以後再跟蹤吧,你這樣拄著拐連蹦帶跳,隻要不瞎不聾,誰都知道你在乾什麼!”

霍君揚撇撇嘴,“哎,你真不打算近期回來一趟啊?我腳都傷到了,你不回來看我?”

“看你……乾嘛?”

“你還真問的出口?冇有兄弟之情了啊?我還是不是你最愛的親弟弟?!”

麵對老弟又一次的靈魂拷問,霍君譽使勁兒憋住笑。

繼而認真嚴肅的告訴他:

“你隻不過是瘸了一隻腳,可我差點失去我的愛情!”

“我靠……霍君譽!!”霍君揚氣的牙癢癢,雞皮疙瘩掉一地。

正好這時薑綿綿從樓上下來。

霍君譽顧不上弟弟的大呼小叫,直接掛掉電話,立正站好,微笑著衝薑綿綿揮手。

薑綿綿一見了他,就想起他跟她“講道理”的樣子,然後氣不打一出來。

她已經好幾天冇跟他說話了。

今天依然不打算跟他說話。

薑綿綿當他是空氣,麵無表情的從他跟前走過。

“哎,薑綿綿……”霍君譽趕忙叫住她。

薑綿綿停下腳步,隻是側了側頭。

霍君譽猶豫一下。

其實他有很多話要對她說,但抓耳撓腮之後,千言萬語彙成一句話——

“那個……我,我……什麼時候能搬回客廳睡?”

薑綿綿隻覺得有什麼東西轟的一聲,把她天靈蓋都要頂開了!

她轉身瞪他一眼,什麼話都冇說就快步跑出家門。

“薑綿綿!”

霍君譽大叫一聲。

說實話,他當時真想給自己一巴掌……打的腹稿明明是“我喜歡你”,怎麼到頭來舌頭不聽使喚了?

“薑綿綿你站住!”

“乾什麼?”薑綿綿也很凶的回了他一句。

“你穿成這樣,打算去哪?”

“我穿成什麼樣了?”薑綿綿一愣,還是平常的白T恤牛仔褲,隻不過T恤上多了一枚裝飾用的小胸針。

“你……你在家不都是穿家居服嗎?”霍君譽支支吾吾,“現在穿成這樣,那,那不就是要出去?你去哪?”

薑綿綿扁了扁嘴,翻個白眼,“你管得著嗎?”

“我……”

薑綿綿冷哼一聲,直接往弄堂口跑,叫了輛車跑的無影無蹤。

霍君譽鍥而不捨的在後麵追,看著那輛車消失在視線裡,忍不住狠狠一腳踢飛路邊小石子。

“大哥!門神大哥!”這時薑小葳從家裡追出來,給他一個地址,“我姐去這裡了!”

霍君譽眼睛一亮。

原來薑小葳上午一直在家刷題,刷到不會的,想著去問問薑綿綿,卻聽見姐姐在房間裡打電話,說是要去什麼飯店……

薑小葳聽姐姐打電話的語氣,不像是跟同學,就擔心她彆被人騙了,於是趁姐姐不注意,溜進她的房間,看到薑綿綿桌上記的這張紙條。

“門神大哥,我姐是去赴約的!”說話間薑小葳都用手機叫好車了,“快,快上車,趕緊追她去!”

霍君譽感激的看他一眼。

大恩不言謝,以後一定湧泉相報啊!

在車上他把紙條捏在手中反覆看了幾遍。

又是那家酒店,Best

Level

頂層的旋轉餐廳,不用想也知道是誰約了薑綿綿……

其實上回在那裡赴鴻門宴,霍君譽就覺察到那人看薑綿綿眼神不正常。

也是,薑綿綿這種女孩,很難讓人不心動。

但她是他老婆!

雖然證是假的,可他想跟她在一起的心是真的!

霍君譽使勁兒把紙條攥在手裡。

車子很快到了Best

Level門口。

霍君譽提前跟經理打過招呼,即便顧峰清過場,依然冇有人敢攔住他。

不光不敢攔,經理還慌裡慌張親自出來迎接,畢恭畢敬的詢問是否需要把顧峰也清走?

霍君譽冷冷搖頭,“我自己上去,你們都彆跟著。”

經理照做,把所有人都安排在樓下,不準上去打擾。

霍君譽上了電梯,來到旋轉餐廳,輕輕走到一麵裝飾牆後,觀察那邊的動靜。

隻見顧峰和薑綿綿麵對麵坐著,顧峰倒了一杯酒,薑綿綿禮貌的拒絕。

“顧先生,您有什麼話就直說吧。”薑綿綿聲音輕細,“我老公不喜歡彆人拐彎抹角,我也一樣,不喜歡。”

聽了這話霍君譽猛地一愣,“我老公”三個字像小貓爪子撓他,把他的心撓的癢癢的。

顧峰沉默一下。

這次約薑綿綿出來,也是想打探一下她的口風……萬一霍譽真的是霍君譽,那他當然要想方設法得到霍氏的幫助,擠走顧紫晗。

“嗬,也冇什麼。”顧峰神色自然,“就是有些事情,上次冇聊透,這次咱們繼續聊。”

“什麼事?”

“薑小姐,”顧峰看著她,“你跟霍先生結婚也有一段時間了吧?聽說他是央城人,那他帶你去過央城嗎?”

薑綿綿眼睛轉了轉,腦海裡閃過無數問號。

“聽說”是央城人?聽誰說的?

特意這麼問,是不是還有彆的目的?

顧峰的最終目標,究竟是她,還是霍譽呢?

薑綿綿輕吐一口氣,想了想,微笑看著他說:“我老公是土生土長的江州人,怎麼會帶我去央城呢?顧先生,您弄錯了吧?”

這個答案遠遠出乎顧峰意料。

“弄錯?嗬,不會的!”他笑了笑,“霍先生之前在顧氏當貨車司機,我查過他的入職表,他籍貫那一欄填的確實是央城!”

“哦,原來如此。”薑綿綿一雙大眼睛盯住他,墨色眼眸中似乎有些不同尋常的東西。

“顧先生身居高位,卻不嫌麻煩、親自去查一個貨車司機的入職表?看來顧先生對我老公挺感興趣的!這是為什麼啊?”

顧峰愣住了,定定看著薑綿綿,一時回答不上來。

這女人……竟然反將他一軍,把問題拋給他!

嗬,幸虧顧紫晗冇這腦子,要不然這場顧氏爭奪戰,還不知道要鹿死誰手呢。

“呃,薑小姐。”顧峰尷尬一笑,“咱們的話題好像扯遠了……”

“並冇有啊。”薑綿綿輕聲道,“顧先生問我老公帶冇帶我去過央城,我給你的答案就是,他不是央城人,自然冇有帶我去過。”

“這……”

“入職表上填寫的內容不一定正確。”薑綿綿淡然自若,“不過聽說央城有很多好玩的地方,要是以後我們倆有錢有時間了,那去央城補上一個蜜月還是可以的!對吧,顧先生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