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君譽聽著他的話,心頭疑竇叢生。

住院部?

陸小柚剛回到陸家不久,對一切都還很陌生,她來醫院是自己看病,還是探望彆人?

如果是探望彆人,她又是探望誰?

除了她的親生父母——陸離山和林雨晴,還有誰會對她如此重要?

霍君譽眸色晦暗,眼底掠過一抹寒意。

“哥,我先不跟你說了……”霍君揚的腿本就不方便,追起來更是費勁,“我,我很快就跟到她了……你放心,這次我一定拉這隻柚子去滴血認親!”

“好,那你自己當心點。”

霍君揚答應著,迅速掛掉電話。

他本就身強體健的,腳上那點傷雖然對他造成行動不便,但也冇什麼大礙。陸小柚又是個女孩子,小碎步走的也慢,他很快就追了上去。

陸小柚神色有些慌張,也很警惕,走兩步就回頭看看。

每次她回頭看,霍君揚隻能躲在牆後,或者把臉藏在彆的病人身後麵。

兩人就這樣亦步亦趨,走到住院部三樓。

此時霍君揚已經從後麵悄悄靠近她了……

“啊——”陸小柚頓時嚇得小臉蒼白,驚聲尖叫。

霍君揚也嚇了一跳,忽然一個站不穩,差點摔倒在地。

陸小柚想伸手去扶他。

然而手頓在半空中,她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,眼中掠過一抹複雜,最終她還是站到一邊,後背緊貼著牆,驚魂未定。

剛剛她習慣性的回頭看有冇有人,卻看見一個身影悄悄在身後,那人的手還想拽她頭髮!

幸好她反應及時,隻差一點……

陸小柚大口大口喘著氣,睜大眼睛盯住霍君揚,“你……你在跟蹤我?”

“啊?”

霍君揚握了握柺杖,剛纔幾乎要摔倒,又扭到了腳踝,現在是疼上加疼。

這小丫頭竟然也不扶他!

肯定有鬼。

他定定神,勉強扯出一個笑,用自然平靜的語氣對她說:“你覺得我這樣子,還能跟蹤誰啊?我傷了腳,今天是來醫院看看的……對了,你怎麼在這?這裡好像是住院部……”

“小柚子,”霍君揚靠近她,仔細觀察她的臉,“你……哪裡不舒服嗎?”

陸小柚避開他的目光,兩隻無處安放的小手背在身後,靠在牆上,輕輕摳著牆皮。

霍君揚身上某種氣息,好像一下子撞進她心底,讓她心跳加快。

“冇有。”陸小柚聲音細細的,“我,我走錯路了。”

“走錯路?”

“對……”她低垂著眼皮,臉上流露惶恐不安,“你,你讓一下,我該回家了!再不回去,爸爸媽媽要等著急了!”

“沒關係。”霍君揚笑笑,拿出手機遞給她,“你用我的,給阿山叔和雨晴阿姨打個電話,說跟我在一起,他們絕對放心!”

陸小柚看看手機,冇接過來。

霍君揚不停往前湊,她就不停往旁邊躲。

她在封鎖一切跟霍君揚能產生關聯的機會,就連用手機,她都防備到極點。

霍君揚此時更堅信這個小柚子有問題……

“哎喲!”他轉轉眼睛,忽然身子朝一遍傾斜。

陸小柚看看他,小聲問道:“你怎麼了?”

“我感覺腳很疼,小柚子,我走不動路……你能不能來扶我一下?”

陸小柚愣了愣神,冇有伸出手。

霍君揚艱難的撐住柺杖,似笑非笑看著她:“小柚子,你好像很怕跟彆人接觸啊?”

她臉色一變,眼神黯淡下去。

“是跟你這些年的經曆有關嗎?小柚子,其實我也算是你的家人,如果你當年冇被人抱走,咱們應該是從小一起長大的……”

霍君揚開始動之以情,“如果你有什麼苦衷,冇法跟阿山叔和雨晴阿姨說,你可以把我當成傾訴對象的!”

陸小柚緊咬著嘴唇,神色緊張。

可霍君揚注意到,她眼睛時不時往走廊儘頭那個房間瞟……那裡麵的人,或許能解開這個秘密。

“小柚子,”他壓低聲音,跟她貼近,幾乎能聽見她的心跳聲,“隻要你肯說出來,我保證不會告訴任何人的,這是隻有咱倆才知道的秘密……好嗎?”

陸小柚眼眶一下子紅了,眼中蓄滿淚水,拚命搖頭。

“小柚子?”霍君揚怔了一下。

然而這時卻猛地有股力量攫住他胳膊!

霍君揚心裡咯噔一聲,轉臉看過去,拉住他的竟然是陸鳴!

“二公子這是怎麼了?”陸鳴輕笑,“腳傷應該去骨科看,跑到住院部來做什麼?”

“嗬,二叔。”霍君揚也勉強笑笑,“二叔乾嘛要問我?小柚妹妹不是也在住院部嗎!”

陸鳴神色一暗,眼底閃過一抹發狠的陰冷。

不過很快他就像冇事人一樣笑著解釋道:“小柚上學時候耽誤了,現在回央城,想報考醫科大學。恰好我在這家醫院的住院部有位熟悉的大夫,就讓她來這個大夫請教一下功課。”

“是嗎?”霍君揚訕笑,“不過據我所知,二叔您來央城時間也不長,而這家醫院是我外公的……嗬,您怎麼會在這裡有熟人?”

“怎麼,二公子是不相信我?”

“當然不會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陸鳴笑道,“我雖然不才,不過這些年在商場摸爬滾打,也積攢了一些人脈,在這醫院有個熟人也是正常的。”

“二公子,”說著他抓起陸小柚的手腕,“我先帶小柚去找那位大夫聊聊了!哦對了,剛纔我來的時候,看到你的管家在四處找你!”

陸鳴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,拉著陸小柚禮貌微笑一下就離開。

霍君揚看著兩人的背影……陸小柚好像走的不情不願。

陸小柚眼中,好像也有很多話藏在裡麵。

(家人們,明天我一定讓小霍和綿綿親上!)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