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天是繪畫展交稿的日子。

所有想參展的學生都要把畫稿帶過來,經過評委會初評,複審,最後上交繪畫展組委會,進行最後評選。

一向參加活動積極的薑綿綿,今天卻是卡著時間點來學校的。而且在班級門口就被一位同學攔住了。

“綿綿……”

“什麼事啊?”

那個女生平日裡老實憨厚,也看過薑綿綿畫的那張“螢火蟲”——當然,是薑綿綿特意讓她看到的。

“綿綿,你帶這幅畫來了啊?”

“當然了!”薑綿綿裝作什麼都不知道,“這是我的參賽作品!”

“可是……”女生指了指教室。

薑綿綿探頭進去,隻見大家都圍著顧紫晗,而顧紫晗得意的要上天似的,向大家講解自己的“畫作”:

“這螢火蟲的創意是我琢磨了好幾天才研究出來的!怎麼樣,特彆吧?”

“這畫的色調啊,也是我一點一點調出來的……哎喲,可辛苦了,我兩天兩夜都冇怎麼閤眼!”

“這幅畫是我嘔心瀝血之作,就算繪畫展獲不了獎,我也可以拿到拍賣行去,放進畫廊裡!我爸爸說了,等明年就給我開一個個人畫展,到時候我一定要把這幅畫掛在最顯眼的位置!”

女生看了薑綿綿一眼,十分為她鳴不平,但又無計可施。

薑綿綿卻聽的好笑。

顧紫晗啊,你千萬要記住你今天的話,一定要辦畫展,再把畫掛在最明顯的地方!

“綿綿!”那個女生為難地說,“你看……她的畫怎麼跟你的一樣啊?我前兩天在畫室看到你這幅畫的時候,她還冇開始動筆呢,這很明顯就是……”

“喲,薑綿綿?”這時顧紫晗的聲音傳來,“都到教室門口了,怎麼不進來啊?”

薑綿綿帶著畫走進去,班裡同學一看都傻了眼。

這兩張竟然……一模一樣?

不過很明顯,論筆觸和色調,好像還是薑綿綿那張更勝一籌。

“顧紫晗,”薑綿綿麵無表情,“你能給我解釋一下嗎?”

“解釋?”顧紫晗笑起來,“有什麼好解釋的?”

“為什麼你的會跟我的一樣!”

“你的意思是,我抄了你的?”顧紫晗雙手環抱胸前,目光帶刺,“唉,真是冇辦法,你來晚了一步!就在剛剛,我已經把評委老師請過來,看過這張畫了!他們對我這張畫讚不絕口呢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薑綿綿,我早就告訴過你,”顧紫晗走到她跟前,一字一頓狠狠道,“在我眼皮子底下,你最好老實點,不然我有的是辦法整你!”

“顧紫晗,你……你有點過分呢。”那個女生站出來為薑綿綿說話,“你抄了人家的作品,卻搶先一步在評委跟前掛上號,你讓綿綿怎麼辦?她……她就不能參賽了呀!”

“許曉諾,這有你什麼事?你們許家最近生意太好做了是不是?!”

許曉諾抿了抿嘴唇,不敢再說話。

但她一直站在薑綿綿身邊,用實際行動表示自己支援她。

班裡其他同學也開始低聲耳語:

“原來顧紫晗是抄的?”

“靠,抄了彆人的創意還這麼明目張膽……不就仗著顧家有兩個錢嘛!”

“有一說一,螢火蟲這張畫是真不錯,獲獎的可能性很大,看來薑綿綿註定與獎項無緣了。”

許曉諾輕輕拉了一下薑綿綿的手。

薑綿綿看著她微笑,搖頭示意她沒關係。

本來就沒關係,她還巴不得顧紫晗嚷嚷的人儘皆知呢!

“怎麼,冇話可說了?”顧紫晗還在她麵前耀武揚威,“嗬,薑綿綿,我就是抄你的了,怎樣?你敢打我,還是敢曝光我?”

薑綿綿隻是安靜的看她,冇說話。

顧紫晗看了一下手機,笑的格外得意。

“我的畫已經送到複審組了……薑綿綿,這次還真是多虧了你啊!等我拿到獎金請你吃飯吧?哎,就‘狗食’怎麼樣?”

“謝謝你的好意,我不缺你這頓飯。”薑綿綿聲線平淡,“你的狗食自己留著吃吧,畢竟你飯量挺大,要是吃少了,營養供不上,下次還怎麼有力氣抄彆人的作品?”

“你……”

周圍同學冇工夫觀戰,紛紛向薑綿綿投去同情的目光之後,便各自散開了。

薑綿綿忍了幾天。

這幾天她心情格外平靜,眼看著顧紫晗的畫一步步被送到複審,繪畫組委會,國外專家評選會,再到終審。

與此同時顧家也為顧紫晗造勢,買了不少流量,想再把她打造成一個文藝少女的人設。

那幾天網上時常有顧紫晗跟“螢火之光”的合影,多纔多藝的富家女,清純可愛的乖千金,顧紫晗著實飛上了雲端。

然而到了一週後——

清晨,薑綿綿剛剛起床來到院子裡活動一下,就見晨跑回來的霍君譽拿著手機在她眼前晃。

她定睛一看,全網鋪天蓋地的,全是顧紫晗抄襲的黑料!

薑綿綿笑起來,“這麼快就曝光了啊!”

霍君譽讓她看下麵那條點讚最多的評論:

“這幅畫明明出自南洋畫家尹文熙前輩之手,顧大小姐卻硬是據為己有!嗬,抄襲也冇有這麼抄的!順便科普一下,尹前輩的這幅畫曾經拍出兩億的價格!不信請看網址……”

後麵是一個網址。

薑綿綿打開一看,是個小眾而專業的網站,並且隻有會員才能瀏覽。

會員價格還不低。

如果不是真有需求的專業人士,是不會註冊這個網站的。

霍君譽熟練的輸上自己的賬號密碼,引的薑綿綿睜大眼睛。

“看,就是這幅。”他指著掛在網頁上的“螢火之光”。

這時薑綿綿也顧不上研究他怎麼有會員這件事,連忙湊過去看。

這才知道,尹文熙竟然是南洋尹氏家族的女主人!

薑綿綿頓時一身冷汗,呆呆的望著電腦螢幕……

“這……”她轉臉看向霍君譽,扯出一個極不自然的笑,“是我太孤陋寡聞了,竟然仿冒了一張兩億的畫。”

在霍君譽眼中,她這受了驚的小模樣簡直可愛到飛起。

“沒關係,你仿的很好,原畫作者就算看到,也會誇你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