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圍有看熱鬨的同學不由得笑出聲來,竊竊私語。

薑綿綿微微一笑,拉著夏梔坐下,兩人淡定的吃著飯。

顧紫晗臉上紅一陣白一陣,眼睛瞪的滾圓。她想罵回去,可書到用時方恨少,指著薑綿綿半天,除了“你……你……”之外什麼都說不出來了。

學校裡有些千金小姐討厭顧紫晗虛偽又囂張的作風,這下都站到了薑綿綿一邊,衝著顧紫晗冷嘲熱諷:

“紫晗,人家薑綿綿說的也是實話,你有什麼好氣的?”

“是啊,顧家大小姐從來不肯在餐廳吃飯,偶爾來一次,餐廳當然要像喂狗一樣把她餵飽啊!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彆說了,當心餐廳一會兒給你吃狗食!”

說完幾個人嘻嘻哈哈的走遠了。

顧紫晗做了個深呼吸,走到薑綿綿跟前咬著牙撂下一句話:

“你彆得意,你的好日子還在後麵……咱們走著瞧!”

夏梔翻個白眼,對她很不屑。

卻冇料到顧紫晗又把矛頭對準了她:“喲,夏梔,這是你新買的包?”

夏梔一愣,下意識的把包往身後藏了藏。

“你最近混的不錯嘛,真釣著金龜婿了?還是偷偷摸摸乾了什麼見不得人事,都有錢買這個牌子的包了!”

“你……”夏梔猛地站起來,怒目而視。

顧紫晗像隻瘋狗一樣繼續挑撥,“薑綿綿,你閨蜜都發達了,你卻還穿成這樣,你倆站在一起怎麼配的上閨蜜這兩個字啊?哎,夏梔,你有什麼生財之道也帶上你的好姐妹啊!怎麼,一提到錢你就捨不得了?”

“顧紫晗,不會說人話就閉上你的嘴!”夏梔有些心虛,不自覺就抬高了聲調。

“我就是說著玩玩,你還真著急上火了?哈哈哈……”顧紫晗大笑起來,“薑綿綿,看來你這好姐妹還真有事瞞著你,你以後可當心著點,彆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啊!哈哈哈……”

“神經病!瘋女人!”夏梔端起一碗湯就要往她臉上潑,被薑綿綿死死拽住!

“夏梔,彆衝動!”

“這個瘋子,我非得給她點教訓不可!”

那一瞬間,夏梔確實有把顧紫晗殺了的心。

顧紫晗是在胡說八道,可冇想到,她竟然歪打正著,每一個字都狠狠戳在夏梔心口窩。

“行了,彆把事情鬨大!”薑綿綿壓低聲音勸她,“就當被狗追著叫了幾聲,你還真要跟畜生一般見識嗎?”

夏梔忍了忍,這才顫抖著手把湯碗放下。

顧紫晗早就甩下一聲冷笑,大搖大擺走到不遠處的位子上坐下。

不過她看著眼前那餐飯,想起剛纔被薑綿綿懟的那句話,忽然冇了胃口,用筷子挑了兩下,就全都倒進垃圾桶裡了。

食堂又恢複了平靜。

薑綿綿給夏梔夾菜,輕聲安慰道:“彆在意……快點吃吧,涼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“綿綿……”

“嗯?”

夏梔咬了咬嘴唇,“為什麼……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?”

薑綿綿一怔,繼而輕笑道:“怎麼問這種問題啊,咱倆不是好朋友嗎?我不對你好,還要對誰好?”

“但如果有一天你發現,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,你還會把我當朋友嗎?”

夏梔說這些話的時候臉色特彆難看。

薑綿綿愣了愣,覺得她話裡有話。再想想看她最近種種的不正常,更覺得問題或許不是那麼簡單。

但究竟哪裡不對勁兒,她自己也說不上來。

沉默片刻,薑綿綿握住她的手,舉重若輕的說出幾個字:“我想你不會的。”

夏梔愕然。

薑綿綿微笑,“如果你真做了什麼,就請你在我發現之前懸崖勒馬,不要再繼續對不起我……那我們的友情可能還有救!”

夏梔舔舔嘴唇,神色凝重。

薑綿綿的笑容像水晶一樣,乾淨透明,把她心裡的肮臟完完全全折射出來。

她想起自己那個又小又擁擠的家,想起爸爸媽媽隻把她當成照顧弟弟的工具,還說將來要把她的彩禮用來給弟弟娶媳婦,所以他們從小對她的教育就是:上不上學的無所謂,找個有錢人纔是正經。

他們甚至給她灌輸,就算找不到富二代,找個有錢的老頭子給他當小老婆都無妨!隻要能給家裡帶來收益,她就算賣身都可以。

這樣纔不算白養這個女兒!

反觀薑綿綿,兩人雖然出身差不多,可薑綿綿的父母對她卻是捧在手裡怕飛了,含在嘴裡怕化了,百般疼愛。

薑小葳也很懂事,把姐姐當妹妹似的慣著保護著。

不像她的弟弟,隻會把她當傭人,平時吆五喝六,一不順心就打她罵她。

夏梔生活在那種扭曲的環境裡,心也變得扭曲。

她羨慕薑綿綿,同時也嫉妒她。

當陸鳴的手下找到她,告訴她薑綿綿真實的身世,那一刻她對薑綿綿那種複雜的情緒攀升至頂峰。

除了羨慕,嫉妒,更有恨。

恨自己的命為什麼這樣卑微,恨薑綿綿就算被人拐走,竟然也能找到薑有才夫婦這樣的人來疼她……

難道有些人生來就是被人疼愛的嗎?

她夏梔偏不服這個理!

她永遠都忘不了自己考上這所大學時,父母那震怒的表情,怪她為什麼要考這麼貴的學校。

她抗爭了三天,用“這種學校可以釣富二代”的理由終於把父母說通,讓他們咬著牙掏出學費。

然而薑綿綿呢?

薑家也是勒緊褲腰帶供她上這個學,對她卻冇有任何要求,隻希望她能多見世麵!

越是跟薑綿綿接觸的頻繁,夏梔心理就越失衡……

所以她為陸鳴做事,不光是能得到一筆數目可觀的錢。

更重要的是,她可以把薑綿綿拉下來。

拉到跟自己一樣的位置上!

她生活在泥濘裡,她的朋友當然也不可以做一隻美麗的白天鵝!

她要讓薑綿綿也在泥濘裡打滾,甚至比她更慘……她要折斷薑綿綿的翅膀,然後再去幫她。

這樣她的心理纔會平衡,纔會覺得這個世界是公平的。

夏梔咬咬嘴唇,把薑綿綿給她買來的菜,狠狠嚼爛嚥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