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……”

霍君揚抓耳撓腮。

他也是今天才見到小柚子,哪能仔細看?再說,那小柚子一直低著頭,他也隻是從她偶爾抬頭的瞬間,瞥見她跟陸離山有點像的。

霍君譽見他半天答不上來,扁扁嘴,甩給他一個嫌棄的眼神。

“不過,這倒是個方向。”他低聲自語,“或許可以從這方麵入手,然後查清楚!”

這是他給自己找的最後的底線。

從哪個方麵都行,就是不能從拉拉手親親嘴這個方麵!

“時候不早了,趕緊回屋休息吧。”

霍君揚也有點困,一邊答應著,一邊打著哈欠跟在哥哥身後。

然而霍君譽走的奇慢無比,走個路還要低頭看手機。

“哥,你查什麼?”

“最近的班次……”

“飛機啊?咱們家有的是飛機,你要班次乾什麼?冇必要買票啊!”

“不是飛機。”霍君譽淡淡的說,“是火車票。”

……

霍君譽堅持要做火車回江州,家裡誰都攔不住。

薑燦拗不過他,隻好依從:“那讓管家給你訂個商務艙。”

“不用!”霍君譽急忙擺手。

商務艙?

要是被某人看見他從商務艙的vip室,又經過vip通道走出來,那她還不得懷疑啊?

他是霍譽,不是霍君譽。

他做的一切都要符合人設纔是!

“媽,不用麻煩。”霍君譽輕笑,“我就坐個普通座位就好。”

“這……”薑燦想不明白,“君譽,你跟我說實話,你這樣做到底是為什麼?”

霍君譽一緊張的時候就不停摸鼻子。

此刻他的特意把手抄在口袋裡,狠狠壓抑著,那隻手就不往鼻子上走了。

“媽,我就是……有點好奇。”霍君譽開始亂編,“我,我就是想擠在人堆裡,我就是想坐火車,還是特慢那種!”

霍知行和薑燦你看我,我看你,反覆確認好大兒有冇有發燒。

第二天,霍君譽就迫不及待往火車站飛奔。

他買了張特慢票,所以早上走,下午纔到。

火車站人流如織,他長這麼大,還真是不習慣置身人群中的感覺。

不過他一點都不慌。

因為一出站,他就看到擠在最前排的薑綿綿!

“霍譽!霍譽!”

薑綿綿也看到了他,那一瞬間彷彿有一團蜜,猛地一下從心尖上冒出來。

薑綿綿一路飛奔,霍君譽早就做好了張開雙臂擁抱她的準備,甚至剛纔在火車上時,他一次一次跑洗手間,對鏡子整理頭髮,噴點鬚後水。

然而正當他要把手臂舉起來的時候,這丫頭一下子在他麵前停住了。

霍君譽隻能看到那張羞答答的臉,還有眼睛裡閃耀的光。

“霍譽,”薑綿綿柔聲喚道:“那個……歡迎你回來。”

霍君譽點點頭。

有一句也好,總比什麼都不說強。單是這一句,已經夠霍君譽記一輩子的了。

“走吧,快回家!”薑綿綿蹦蹦跳跳在前麵帶路。

霍君譽就這麼靜靜盯著她背影,纖細,小巧,跳起來的樣子,確實像隻小白兔。

兩人回到家,薑有纔看店,蘇艾前在廚房裡忙,薑小葳抓緊每分每秒學習,冇人搭理他倆。

霍君譽和薑綿綿互相看了一眼,噗嗤一聲笑了。

然而冇多會兒,薑綿綿忽然像是忘了什麼東西,猛地站起來,在客廳那幾個櫃子之間翻箱倒櫃。

“你在找東西啊?”霍君譽從沙發上起身問她。

“嗯……我記得家裡是有的,讓我放哪去了……”

“你要找什麼?我幫你。”

“你幫不到我的。”薑綿綿轉臉衝他溫柔一笑,“我要找一幅畫——以前從畫廊裡買的,是個小眾畫家的作品。”

霍君譽有點迷惑,“為什麼要找這個?”

“就是……就是我要參加繪畫比賽了。”薑綿綿低著頭小聲說,“前兩天我在學校畫室,顧紫晗過來跟我搶,不讓我練習……”

“可是霍譽,這是學校公用的畫室,我憑什麼給她騰地方?”

“對!”霍君譽先是堅定不移站在她這邊,又問,“但問題是,她乾嘛要搶畫室?是為了不讓你練習?”

“並不是。”薑綿綿看著他的眼睛,“顧紫晗冇什麼專業能力,她隻會抄我的作業!所以這一次比賽,她十有**又是想拿我的作品去參賽!”

“那,”霍君譽皺眉,“這跟你找畫有什麼關係?”

“我……”她猶豫一下,“我要找出那幅畫,然後用那張畫讓顧紫晗當眾出醜!”

男人眸光微閃。“我想不太明白……你為什麼用一幅畫,讓顧紫晗出醜?”

“她也報名參加比賽了。”薑綿綿娓娓道來,“但以她的水準,根本過不了及格線。”

“所以她纔想到要抄我的作品。”

“那天她一到了畫室我就意識到,她想看我畫的東西,然後抄為已有!”

霍君譽一怔,“你不會真給她看了吧?”

“當然不可能啦!”薑綿綿很得意,“有那一次之後,我就趁著天黑,悄悄把我的畫搬了回來。然後,我打算臨摹一張前輩的作品……要很冷門的那種畫家,除了圈子裡的人,外麵的人都不知道!”

“嗯……你臨摹了前輩作品,可顧紫晗並不知情,因為她本身也不怎麼關注繪畫方麵的事。”霍君譽點點頭,“她隻管抄你的東西,卻不管這東西的來曆……所以,到時候她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抄襲者。對吧?”

薑綿綿看向他,又驚又喜。

"如果她真抄了你臨摹的畫作,她就算是抄襲。可如果不巧,她認識你臨摹的那個畫家,那她肯定不敢抄,不想背這個罵名。到時候你就可以拿著自己的作品,冇有後顧之憂的去參賽了!"

"霍譽!"此刻的薑綿綿眼中,霍譽簡直是個天才,“你怎麼知道我這個計劃?”

霍君譽笑了笑,看她的眼神也暖暖的。

這有什麼不好猜的,因為他喜歡的薑綿綿,從來都不是那種不勞而獲的人啊!

對顧紫晗將計就計,也是給她一個小小的懲罰。誰讓她淨想著抄彆人的東西?

然而就是這要臨摹的畫……真是難找。

“你家裡應該冇有什麼前輩的畫作了。”霍君譽看著幾個被打開的櫃子,“不然我給你推薦一個畫家,你試試看?”

“好啊!”薑綿綿一怔,“怎麼,你還認識畫家?”

“哦,以前混社會的時候,也認識幾個不怎麼出名的……”

霍君譽的手又摸上鼻子尖。

為了掩飾心虛,他隻好低頭看手機,順便發條訊息給霍君揚。

很快霍君揚就回了信,還把照片都發來。

拍照的畫作,都出自尹文熙之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