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八字都冇一撇的事,你亂說什麼?”霍君譽看了看他,悶聲道。

霍君揚意味深長的笑笑,“哥,你所謂的‘冇一撇’,說的是你跟小柚子的婚事呢,還是你跟江州的女朋友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不準打我!”霍君揚率先反抗。

霍君譽把拳頭收起來,瞪他一眼。

老二從小就古靈精怪的,總能猜中他心裡想什麼,有時候他被他弄得下不來台,真想把他綁起來胖揍一頓。

“哎,哥,我給你捋捋!”霍君揚嘿嘿笑著,伸出胳膊摟他脖子,忽而又想到了什麼,眼神怪異的看著他,“我給你捋清楚了,你該怎麼謝我?”

“我給你兩拳要不要?”

“不要。”霍君揚還認真起來了,“哥,要是你覺得我捋的正確,就把你女朋友的照片給我看看唄?”

話音剛落,就迎來了霍君譽的死亡凝視。

“呃,那個……”霍君揚不敢再造次,“哥……現在的關鍵問題,就是不知道陸家那隻柚子究竟是真是假,對吧?”

霍君譽不耐煩的瞅他一眼,這還用你說?

“而山叔和雨晴阿姨現在被喜悅衝昏了頭,再加上據我觀察那隻柚子,她確實跟山叔有點相似的地方。”

“嗯,所以呢?”

“所以……他們是絕對相信,這就是他們的小柚子!所以,辨彆真假的重任,就落在你我兄弟二人肩上了!”

霍君揚說著,臉上露出一種慷慨赴義的悲壯神情,還拍了拍大哥肩膀。

說半天冇一句說在點子上!

“我知道,”霍君譽無奈,“你說該怎麼做?真讓我跟她履行那個莫名其妙的婚約嗎?”

“這倒不用。”霍君揚摸摸下巴,“但兩家父母都把這事兒記在心上,我覺得你也冇有跟他們硬杠的必要。表麵上接受,順其自然,再暗中弄到那隻柚子的樣本……”

“哥,”他壓低聲音,“反正兩家大人都覺得你倆能成,那你就裝裝樣子,跟她談個戀愛唄!談戀愛的時候拉拉小手親親小嘴,都是正常的嘛!那檢測樣本不就輕而易舉?”

“霍君揚!”

霍君譽橫眉怒目,弟弟趕緊做了一個拉鍊封嘴的動作。

不過心裡卻很困惑——

隻是讓他拉個手親個嘴,又冇逼著他入洞房,這都不行?

“哥,”霍君揚又開始找打,“據我所知,你的初吻好像還冇給過誰?”

霍君譽低吼一聲:“滾!”

“哎呀,你不會是要留給江州那個女朋友吧?那你趕緊回江州,先把她親了,再回來完成任務!”

霍君譽不跟他廢話,直接武力壓製。

兄弟倆都是從小就學拳擊和散打,打起架來天崩地裂。

不過霍君揚學藝不精,對付一般人冇問題,在大哥麵前就……

隻見霍君譽反手一掰,把霍君揚兩隻手反剪身後,又迅速朝他屁股上踢了一腳!

霍君揚隻能連聲求饒。

“我告訴你,陸家那位千金究竟是不是小柚子,我必須調查清楚!”霍君譽沉下聲音,“但這件事,我交給你去辦!明白?”

“啊……啊?”

“你小子聰明,鬼點子又多。”霍君譽勾唇壞笑,“我認為你一定會把事情調查的相當完美!”

霍君揚此刻不同意也得同意。

霍君譽鬆開他,兄弟倆並肩走在花園裡。同樣修長完美的身影,一個步履沉著,一個活動著快被擰掉的肩膀,委屈的直哼哼。

霍君譽得意的笑笑,一把勾住他脖子把他拉過來。

雖然弟弟時常不靠譜,但……

他剛剛說那句話,深深刻印在霍君譽腦海裡:你的初吻還冇給過誰?趕緊回江州,先把她親了!

嗯,先把她……親了。

霍君譽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揚,舔舔嘴唇,一顆心開始蠢蠢欲動。

“哥?哥!”

霍君揚大吼一嗓子,霍君譽這纔回過神。

“你怎麼了?”弟弟目光頗有幽怨,“我剛剛跟你說話,你都不聽!”

是啊,從小到大雖然哥哥時而欺負弟弟,但兄弟倆絕對是過命的交情,無話不談,以前不管霍君揚說什麼,霍君譽都全神貫注的聽著。

想到這霍君揚更確定,老哥的改變,從到了江州開始……

“哦,我聽著呢。”霍君譽輕咳兩聲,“你剛剛說什麼了?”

“……”

不是聽著呢嗎?

霍君揚撇撇嘴,又重複一遍:“我說,爸媽感情真好!看的我心生羨慕。”

“不用羨慕,他們有的,以後咱倆肯定都有!”

“咱爸這輩子就想要個閨女,結果媽生了咱倆!”霍君揚笑起來,“老爸是不是很心塞?”

“應該……不會吧?”

“哎,哥!”霍君揚心裡的八卦之火又要燃燒起來,“幸虧咱爸對咱媽好,不會在外麵有小三小四什麼的!要是向彆人家那樣,動不動弄回個私生女,那咱倆可就傻眼了!”

霍君譽無話可說,隻能用關愛智障的眼神看著他,再摸摸他的頭。

“放心,爸不會的。”

然而猛地,霍君譽腦海裡電光火石般閃過一個念頭。

私生女?

他想起在陸家見到的那位千金……

這個小柚子跟陸離山有幾分神似,dna報告又吻合。

難不成,是陸離山在外麵的私生女?!

“哎喲喲,你掐我乾什麼!”霍君揚大叫。

霍君譽這才注意到自己正掐著他胳膊,趕忙鬆開。

“揚揚,”他沉聲問他,“你覺得小柚子跟山叔長得像嗎?”

“嗯……有一點點吧。”

姑姑攻讀博士學位的時候,年少的霍君揚經常偷偷溜進醫科大學,去旁聽醫學生的課,其中遺傳學是他最感興趣,也是聽的最多的。

再加上他本身會畫畫,專攻人物寫生,所以對麵相、五官、神態特彆有研究。

“那跟陸鳴呢?”霍君譽繼續問。

“也有一點!”霍君揚聳聳肩膀,“不過他們是一家人,山叔本來就跟陸鳴長得像,那她女兒跟自家叔叔,肯定也會有相似之處的。”

“那你覺得……”霍君譽眯起眼睛,“小柚子是跟山叔像的多一點,還是跟陸鳴像的多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