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電話響了好一陣子冇有人接,他更慌了,臉色不對,鼻尖也泌出細細的汗珠。

此時車子已經開進霍氏莊園。

果然不出所料,薑燦在車上睡著了,霍知行做了個讓所有人都彆出聲的動作,小心翼翼把她抱下了車。

霍君揚戴著耳機吹著口哨,望著老爸的背影,就差把羨慕倆字寫在頭頂上了。

“唉,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碰到一個喜歡的人,就像老爸寵老媽那樣,我也寵她一輩子!是不是啊哥?”

旁邊的哥冇反應。

霍君揚這才注意到哥哥臉色發白,一臉緊張。

“出什麼事了?”

霍君譽淡淡看他一眼,讓他回去休息,自己大步流星的走到院子裡一個僻靜的角落。

那個號碼撥了一遍又一遍,就是無人接聽。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他的心開始亂了。

他腦海裡已經有無數種可能——

可能她走那條小路的時候出了危險。

可能她又被顧紫晗暗算。

可能她現在已經……

霍君譽的心怦怦直跳,渾身血液好似倒湧。

他正想讓管家安排私人飛機連夜趕回江州,這時手機忽然在他手裡震動起來。

“喂?!”

“……你怎麼了?”那頭聲音輕柔,帶著幾分笑意,“怎麼聲音變成這樣了,好嚇人!”

霍君譽愣了幾秒,情緒放緩。

彆說薑綿綿覺得嚇人,他自己也覺得嚇人。

對於一個從小就少年老成、習慣偽裝情緒的人來說,剛纔那樣實在是不正常。

“咳咳,”霍君譽用輕咳來掩飾尷尬,然而話都說不利索,“冇,冇怎麼啊,我那個,我就是,我剛纔,剛纔忽然想起你可能在海邊散步,就想打個電話提醒你……天冷注意多穿件衣服。”

薑綿綿一頭霧水,反應半天,“你說什麼呢?現在是夏天啊!”

“哦,那就天熱注意多穿件衣服。”

“霍譽!”薑綿綿笑的前仰後合,“你怎麼回事啊?我記得央城離江州不遠吧!怎麼感覺咱倆生活在不同的半球呢?”

霍君譽又咬舌頭又咧嘴,恨不能把剛纔說出去的話都吃了!

“而且,我今天冇有散步。”薑綿綿輕聲道,“今天晚上冇有月亮,我不想出去。”

“冇月亮?”

薑綿綿答:“嗯,江州陰天,起霧了。”

霍君譽自然接上:“哦……那你跟我說說,今天這霧是什麼形狀的?”

“啊??”

霍君譽又一次恨不能抽爛自己的嘴。

他不願意承認,自己就是擔心她的安全纔不停的打電話,也不願意承認自己在這東拉西扯,就是想多聽聽她的聲音,多跟她聊幾句。

甚至不願意承認,薑綿綿已經在不知不覺中,就跑進他心裡了。

薑綿綿在那邊握著手機,心裡也是小鹿亂撞。

剛剛她在完成作業,手機靜音,可當作業提交之後她一看到有二十幾個未接來電,還都是來自同一個人,那一瞬間她笑的比楊枝甘露還甜。

那一瞬間,她彷彿得到了全世界。

然而接下來又是怎麼回事啊?

他鬼扯了那幾句,就冇了下文,現在隻能從手機裡聽見他略顯粗重的呼吸聲。

沉默半晌薑綿綿終於鼓起勇氣,“霍譽……你,你什麼時候回來?”

霍君譽的心一下子就被撞開了。

然後腦子裡又冒出無數種可能——

可能她喜歡他,是不是?

可能他剛纔看著月亮想她的時候,她也在想他?

也可能……她家是真的缺不了他這門神。

霍君譽歎口氣,總感覺最後一種可能性最大。

“霍譽,你有冇有在聽啊?”

“哦,有!”霍君譽趕緊回答。

“那你到底哪天回來?”

霍君譽差點脫口而出“明天”,最後還是被理智壓了回去。

“我,我大概還要多待幾天。”他含糊其辭,“好不容易回來跟爸媽見一麵,我哪能說走就走。”

“嗯,也是。”薑綿綿十分理解,“但是你也彆太久好不好?因為我……”

她冇再說下去。

又是一陣尷尬的沉默。

不過很快薑綿綿就笑道:“你回來之前,把火車班次發給我,我去火車站接你!”

霍君譽點頭答應,“好。”

“霍譽,我今天在學校裡看見小鬆鼠了!”

“霍譽”笑起來,“是嗎?”

“是啊,個子小小的,動作特彆靈巧!”

“嗯。”

“對了,我學會了炸春捲,等你回來我偷偷做給你吃!”

“哦。”霍君譽眉頭一緊,又笑起來,乾嘛要“偷偷”做?

“還有還有,我發現了一款零食,特彆好吃,也很好賣!等你回來咱們要多進點貨!”

“冇問題。”

“霍譽,還有……”

霍君譽找了塊青石板坐下,安靜的聽著。溫柔的月光打在他身上,磨平了他的棱角,他連眼角眉梢間,都染了幾分暖意。

她願意跟他分享生活裡的點點滴滴,他也願意聽。

隻要是她說的,他什麼都聽。

那一通電話打了快兩小時,手機都發熱了。

直到薑綿綿說自己想睡覺,他才依依不捨掛掉電話。

一回身,灌木裡有個身影一閃而過!

“誰?”

“哥,是我!”霍君揚大咧咧笑著走出來,“你……你打電話時間夠長啊!你在江州交女朋友了?”

“一邊玩兒去!”

霍君譽小心的把手機放回口袋。

“哎,哥,”霍君揚一顆八卦之心又在蠢蠢欲動,“你不會真交女朋友了吧?這可不行,你還得跟小柚子……”

“什麼小柚子。”霍君譽眉頭緊鎖,“現在是真是假還不知道。”

“那如果是真的呢?”霍君揚看看他,“你江州那位,會不會主動退出成全你的婚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