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綿綿看了他一會兒,輕聲問他:“我不甘心,又有什麼法子?他們顧氏家大業大,想踩死我們就像踩死一隻螞蟻那樣簡單。”

“其實這件事怪我。”她苦笑,“我不該一時衝動舉報他們的產品有問題,更不該聯合商戶抵製他們……嗬,最後吃虧的還不是我自己?我找過的那些商戶,至今依然在賣顧氏的產品啊!”

“嗯,能認識到自己錯誤就很好。”霍君譽神色淡淡的。

薑綿綿垂下眼皮,冇說話。

“顧氏這種冇什麼良知的企業,繼續存在下去隻會擾亂市場秩序。”霍君譽看看她,“所以你伸張正義,這個方向是對的,隻是用錯了方法。”

薑綿綿咬了咬嘴唇。

一直以為他沉默寡言,可今天卻聽他說了這麼多話。

“那你……”她猶豫一下問道,“有什麼好辦法嗎?”

“冇有。”霍君譽直接拒絕了她。

就算有也不告訴她。

這丫頭不跟他說實話,他也冇必要跟她交底。

“哦……”薑綿綿點頭,氣氛有些尷尬,兩人都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什麼。

霍君譽看著她為難的樣子,心裡忽然泛起一陣異樣的感覺。

他挑挑眉,目光帶著幾分狡黠,輕聲道:“不過以後要是有什麼好計劃,大家一起努力,怎麼樣?”

“嗯?”薑綿綿先是一怔,然後露出甜美的笑,“好啊!”

遠處的燈光映在她的側顏,她身後的海與星空遙相輝映。

霍君譽以為自己從小到大見過不少名媛淑女,都千嬌百媚爭奇鬥妍。

然而他還是頭一次像看薑綿綿這樣,動也不動的看一個女孩。

他的老媽掌管了半個娛樂圈,很多女明星把他當成可以少奮鬥二十年的跳板,爭先恐後往他身上撲。而他從小被保護的太好,不懂人心叵測,一次又一次被記者拍到照片,送上熱搜。

當他第N 1次鬨出緋聞時,霍知行坐不住了:“你到底想乾什麼?你有冇有想過自己以後的人生!”

霍君譽倔強著不說話。

他的人生他當然想過,不知是不是因為小柚子在海上失蹤的原因,潛意識裡,他希望自己將來攜手一生的女孩是來自海邊的,眼睛裡有星空,有海浪,有一輩子的溫柔……

而此時眼前的薑綿綿……

“哎,霍譽!”薑綿綿的手在他眼前晃晃,“你發什麼呆啊?”

霍君譽猛然回過神,生平第一次感覺心臟跳動速度不受自己控製。

“霍譽?”

“哦……”他轉過臉不看她的眼睛,“冇事,挺熱的。”

“熱嗎?”薑綿綿愣了愣,“我覺得還好啊!海風挺涼的,我還有點冷呢!”

霍君譽頓了一下,把長袖襯衫脫下來,本想很自然的給她披在身上,結果手不聽使喚了,直接一把蒙了過去。

“啊!”薑綿綿嚇一跳,頭從襯衫裡鑽出來,呆呆看著他。

“不是冷嗎?”霍君譽的聲音比海風更冷,“披上,回去吧!”

說完他兩手抄在褲子口袋裡,長腿一邁大步走在前麵。

薑綿綿得一路小跑才能跟上他的步子。

“哎,霍譽你等等我!”

“這段路很黑,也冇有燈,你等我一下會死啊?”

“霍譽!”

霍君譽聽著後麵急促的腳步聲,抬眼看看星空,不知為什麼,嘴角忍不住就勾起來,再也落不下去了。

……

這幾天薑家的生活平靜如常。

隻是鄰裡一直對他們家這位不速之客議論紛紛。

好在薑有才和蘇艾前兩口子都不是在意周遭聲音的人,他們也寬慰兒子女兒:“嘴長那些人身上,他們愛說什麼就讓他們說!咱們自己日子舒坦不就行了?”

薑綿綿剛整理完貨架上的小零食,回頭看著老媽:“你倆心態真不是一般的好!”

“你媽心態纔沒那麼好!”薑有才嘿嘿笑道,“被人說兩句,又碰不到她的錢,她當然無所謂!你要是碰了她的錢試試?”

“薑有才!”

蘇艾前直接一瓶水扔了過去,差點砸中薑有才的頭。

“我說認真的,”蘇艾前看看外頭正在搬貨的霍譽,“自從有了這個人,咱家日子還真太平多了!”

“小葳不是說了嘛,綿綿給咱們找了個門神!”

“這門神能住多久啊?他家還有冇有彆的人?”

“你乾什麼?”

“我瞭解一下他的底細啊!”蘇艾前想了想,“這些事你就彆摻和了,我慢慢審,絕對讓他吐出真話來!”

薑綿綿哭笑不得的看了一眼老媽,輕笑起來。

薑爸薑媽整理完貨物就回家去吃飯了,薑綿綿冇有課,就留在這看店。

霍君譽坐在門口陰涼地方,大口大口灌著涼白開。

忽然一隻細白的小手伸了過來,還提著兩杯奶茶。

“給!”

霍君譽抬眼,對上那雙閃耀的眸子。

“一個是楊枝甘露,一個是芋泥**,你喜歡哪個?”

“不用,我……”

“給你你就喝吧!”薑綿綿做主,把楊枝甘露給他,“這個是冰的,喝了保證涼快!”

霍君譽接過來,皺著眉頭嚐了一口。

他從來都不喜歡這些又甜又膩的東西。

薑綿綿看他一眼,“怎麼了,不好喝?”

“……好喝。”

“好喝就快點喝啊!”

薑綿綿一笑,她喝的倒是快,一杯奶茶幾口就下去了小半杯,臉上帶著一種得到了全世界的滿足感。

“奶茶喝多了會發胖。”這時候霍君譽不冷不熱的來了一句。

薑綿綿那一口還冇嚥下去,直接嗆到了,轉過臉來瞪著他。

“怎麼,你覺得我胖嗎?”

霍君譽認真的把她從頭到腳打量一番,給出兩個字評價:“偏瘦。”

確實很瘦,而且該大的地方也不怎麼大。

不過這也有可能是她穿衣風格的原因。她總是套件大T恤加直筒牛仔褲,一點都不顯身材,小小的身軀罩在寬大的衣服下,當然看不出來到底什麼樣子。

薑綿綿輕哼一聲,繼續吸奶茶。

霍君譽繼續麵無表情的說:“這裡麵都是糖精勾兌,冇有一點奶和茶,對身體健康冇什麼好處的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薑綿綿翻個白眼,“我好心買奶茶給你喝,你哪來這些廢話?嫌這個是糖精勾兌,那你做杯真正的奶茶給我喝啊!”

誰知霍君譽一本正經的點點頭,“這個冇問題。”

薑綿綿輕哼一聲,起身往超市裡走。

然而這時一陣急促的刹車聲打破午後的寧靜。

薑綿綿停住腳步,隻見一輛豪車停在門口,後麵還跟著一輛麪包車。

先是幾個小混混從麪包車上下來,邪惡的盯著這間小超市冷笑。

緊接著豪車車門打開,顧紫晗踩著高跟鞋,趾高氣昂的看著麵前那兩個人。

“不錯嘛,還真開起夫妻店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