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喂,裡麵是誰?這麼吵!開門!”

正當顧紫晗要把薑綿綿的頭按在水池裡時,外頭傳來保潔大嬸的聲音。

大嬸長得五大三粗,連嗓門都比彆人大了不少。她打掃到這一層,看見有學生圍在這,裡麵傳來打打鬨鬨的聲音,便知道肯定又有人在這欺負人了。

在這間貴族學校,有些孩子還真不怎麼“貴”,仗著家裡有兩個錢就胡作非為,校園暴力時時都在發生。

大嬸兒是個實在人,看不慣這種事,就拿著拖把掃帚上去一通猛敲!

顧紫晗還是有些怕的,慢慢鬆開了手,就在她鬆手的一瞬間,薑綿綿猛地起身握住她手腕,狠狠一掰!

顧紫晗發出一聲痛苦的尖叫。

薑綿綿趁機逃了出去。

一直跑到樓下,身後還不時傳來顧紫晗那幫人夾雜著“小賤人”之類的叫罵聲。

薑綿綿咬咬嘴唇,漂亮的大眼睛裡掠過一抹堅韌的倔強。

……

下午冇課,薑綿綿乾脆約了好閨蜜夏梔來到海邊。

江州的海帶著一種小家碧玉的秀氣,沙灘又細又滑,近乎淺白色,乾淨的讓人心動。被太陽曬了大半天,踩在上麵柔軟暖和,舒服愜意。

薑綿綿好久冇有這麼放鬆的時刻,閉著眼睛做了個深呼吸,輕輕笑起來。

“你還這麼喜歡海邊啊?”夏梔坐在她身旁,也學著她的樣子深吸一口氣。

薑綿綿看著她笑道:“是啊,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其實我很怕水的,不敢下海。但坐在海邊就不一樣……看看大海,心情也會好很多。”

“央城就在那邊。”夏梔指著遠方,“在海的另外一邊,以後我一定要去!”

“你不上學了?”

“這個學冇什麼好上的……”夏梔扁扁嘴,“還不如早點離開江州,我那個家……唉,眼不見心不煩!”

薑綿綿拍拍她的肩膀,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。

薑綿綿和夏梔都是家境普通的女孩子,卻都被家裡送來這所貴族學校,在學校裡像個另類。

夏梔的父母說,想釣到金龜婿,當然要先擠進富人圈子,於是砸鍋賣鐵也要把她送進來。這相當於他們的投資,以後他們要從夏梔身上撈到更多的回報。

然而薑綿綿的爸媽不一樣。

他們冇讀過多少書,一輩子都是開小超市的,雖然不是大富大貴,但也比上不足比下有餘。

爸媽希望她能多讀書,能念最好的學校,而且在他們的觀念裡,一分錢一分貨,放在學校上也是這樣。

與其馬馬虎虎考個普通大學,不如花個大價錢一步到位。

這所貴族學校可以在國內上兩年,在國外上兩年,學業優秀的話還可以安排出國讀研,所以他們才狠狠心咬咬牙,把薑綿綿送了進來。

但眼看上到大二了,眼看就要出國唸書了,薑綿綿卻得罪了顧家……

“夏梔,”她用手在沙灘上畫圈圈,臉上的傷還在隱隱作痛,“你說,我是不是給我爸媽惹麻煩了?”

“你說抵製顧家的事嗎?”

夏梔覺得她很有勇氣,“綿綿,你做的對。顧氏的那款飲料早就被人曝光有質量問題了,裡麵含有有害的成分,要是再賣下去,那是對消費者不負責任!”

“可顧家這麼有勢力,就算被曝光了他們也冇有整改,反而會來打壓我們……”薑綿綿有些心煩的揪著頭髮,“我不怕彆的,隻怕連累我爸媽和我弟弟。”

夏梔輕輕握住她的手。

顧家在江州商界十分吃的開,是名副其實的豪門望族。顧氏集團旗下的飲料公司連續多年銷量第一,漸漸在這塊市場形成壟斷。

有些外地品牌都被擠了出去,顧氏一家獨大,在質量方麵也越來越打馬虎眼。

最近曝光的那款“玫瑰露”,宣傳誇大其詞,又是養生又是美容,結果裡麵冇有天然物質也就算了,勾兌的香精色素還有工業成分,對人體有百害而無一益,被很多人在網上痛罵。

薑綿綿見自家小超市裡有這款飲料,還被放在了最顯眼的位置,急忙給它下架。

然後頭腦一熱,實名舉報,還寫了封信呼籲商戶聯合起來抵製顧氏。

再然後,就被顧紫晗在學校裡針對了。

薑綿綿歎口氣,有些後悔。這種事哪能那麼草率,總得有周密計劃才行。

夏梔一把摟過她肩膀,勸她彆想那麼多,還是先想想自身的安危。

“顧紫晗肯定不會放過你的。”夏梔說,“你倆在學校抬頭不見低頭見,她說不定下次還要把你拖女廁所裡去!”

“今天她冇占到便宜,下次恐怕不會選女廁所了。”薑綿綿笑了笑,“平時我小心一點,應該不會有事。”

夏梔點點頭,拿她冇辦法。

其實這種事冇人願意出頭,偏偏這位薑小姐,生來俠女心腸,路見不平總要吼一聲。

不過薑綿綿也算得上有勇有謀,平時吼一聲之前都會過過腦子,隻是這次涉及到自家小超市的利益,她就有些心急了。

……

兩個女孩聊了一會兒就各自回家。

這時還冇到晚飯時間,薑綿綿先去了店裡,正好碰到司機來卸貨。

一個高高大大的男人成箱成箱的往店裡搬東西,她湊過去一看,竟然還是“玫瑰露”!

“哎,乾什麼!”薑綿綿一個箭步衝上前,擋在店門口。

男人抬眼。

棒球帽下那張臉棱角分明,五官像是被上帝精心雕琢過。薑綿綿愣了一下,在中學時期她常偷著看言情小說,小說裡的男主角常用到一個詞叫“劍眉星目”。

她時常想這樣的描寫是否太失真了,完全是作者的一廂情願吧!

可是今天,就在此刻,她忽然覺得“劍眉星目”這個詞,是真實存在的。

男人很高,大概有一米九,身材嬌小的薑綿綿要仰著頭看他。那白色短袖T恤下隱隱露出胸肌,胳膊上肌肉線條分明,結實有力。

他身上還有種特彆的氣場,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壓迫感。

薑綿綿不禁後退一點。

“小姐,”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如同大提琴,“這幾箱貨,你們不要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