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月色如霜,給威嚴的大皇宮籠罩上一層寒意,露水落在青石板台階上,讓人感到一絲涼意。

嘉敏站在殿內中央,眼皮低垂,麵無表情的臉上帶著一種漠然的決絕。

事已至此,說的再多也是徒勞。

她唯一在乎的隻有赫衍。

赫衍不信任她,反感她,厭惡她,那麼她的世界也就不再有任何光彩了。

“陛下,”沉默許久,嘉敏輕聲笑道,“您餓了吧?”

“記得陛下從前很喜歡吃我做的桂花糖糕,我這就去給您做一點,好嗎?”

“你不用忙了。”赫衍聲音沙啞,緩緩轉過身,“你大概不知道,我並不喜歡吃那種甜膩的東西……是你,一直自以為是!”

嘉敏眸色暗下去,雙手緊緊攥起。

赫衍看著她,不怒自威的神情讓嘉敏心頭狠狠一顫。

“你總是按照你的喜好,來安排佈置我的一切,還打著愛我的旗號!”

“阿衍……”

“我承認,在皇位這件事上,當初我是鬼迷心竅了!”赫衍後悔萬分,“林月犯了錯,我作為兄長應該幫她纔對,可我卻因為一己私心害了她!”

“嘉敏。”赫衍步步逼近,氣場強勢而凜冽,“我以為……你會善待那個孩子!我以為你真的會把她交給一對律師夫婦撫養!”

“可我冇想到,你不光害了那個孩子,還害了林月!”

嘉敏雙膝一軟,撲通一聲癱坐在地上,神情茫然。

恍惚間她似乎回到自己跟赫衍初相見的那一天。她十四歲,身著盛裝來大皇宮參加國慶儀式,一眼便看到站在人群中央的王子,如太陽一般耀眼。

就這一眼,便成了一生的執念。

“陛下……”嘉敏扯出一絲苦笑,喃喃低語,“從嫁給你的那一天開始我就發誓,要為你掃清一切障礙,我要讓你成為真正的王……”

“因為我永遠忘不了十四歲那年,見你在人群中,萬丈榮光的樣子。”

“我發誓,要一生守著你,護著你,我要幫你把這份榮耀延續到永遠……”

“你住口!”赫衍怒吼,額頭上青筋爆突,“你簡直是個魔鬼!”

“魔鬼?”嘉敏冷笑,“哪個魔鬼會對你這麼好?哪個魔鬼會為你打算的這麼周全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陛下,你是離不開我的,對嗎?”嘉敏眼神變了,略有一絲癲狂,她猛地從地上站起來,抓住赫衍的衣襟,“我是你的妻子,是南洋的王後!你說過……你曾經在很多外賓麵前說過,我是你的賢內助!”

“滾!”赫衍忍無可忍。

他想甩開她,可嘉敏力氣出奇的大,兩人撕扯糾纏,嘉敏近乎瘋狂的抓住他,五官扭曲如惡魔。

“你不會離開我,你不會!”她聲嘶力竭,“阿衍,你愛我,我也愛你……我們要一輩子在一起的!”

“你這個瘋子,神經病!”赫衍握緊她的手腕狠狠一甩。

嘉敏尖叫一聲,重重撞在牆角立著的落地花瓶上,瞬間頭破血流。

侍衛們衝了進來。

然而見到怒氣沖天的赫衍,所有人都不敢出聲,屏住呼吸看向他。

“陛下……”

“你們先出去吧,這裡交給我!”

又一個威嚴的聲音傳來。

同時還有軍靴踏著地麵的沉重聲。

赫衍抬起頭,隻見聶振一身戎裝站在殿內,目光清冷逼人。

聶振身旁帶著四五個人,都是跟隨他多年的精兵強將。他向赫衍行了軍禮,鋒利的眸光對準地上那個如一灘爛泥的女人。

“陛下。”聶振沉聲道,“王後孃娘私藏毒品,謀害林月公主,種種罪名已經落實,可以正式移交司法機關了。”

赫衍眼皮動了動,許久冇有迴應。

嘉敏倒在地上的那一刻,他的心有一瞬間被揪了起來,但這種感覺如同水波漣漪,一圈圈盪開之後,就再也冇有痕跡。

畢竟一日夫妻百日恩。

他不是冇有感情的冷血動物。

嘉敏狼狽不堪的樣子,卻讓那些她對他好的過往,在腦海中一閃而過……

“先找醫生來,幫王後包紮吧。”

聶振一愣,隨即點頭照做。

很快嘉敏得到救治,頭上的血止住了,也被人帶到寢殿休息——隻不過寢殿周圍,派了重兵把守,她再也不能行動自如。

聶振望向赫衍,這位老君王的臉上疲態儘顯,眼中冇有光澤,帶著無儘的自責與絕望。

“陛下,”聶振稍稍躬身,“等王後孃娘身體好些,自會有司法部門的人來將她帶走,關於這個案子還有很多需要審理的細節,所以……”

“她會判多少年?”

聶振微微一怔,如實回答:“最好的結果是三十年。”

赫衍閉了閉眼睛,長舒一口氣,“最差的結果呢?”

“終身監禁。”

赫衍輕輕點頭。

沉默半晌,他低聲道:“這些懲罰,對她來說都是不夠的。”

“什麼?”聶振有些意外。

赫衍聲音顫抖:“她害我妹妹,害我的親侄女,把我矇在鼓裏將近二十年!林月的一輩子,都被她毀了!”

“我承認,剛剛我有一時的心軟,畢竟這麼多年的夫妻,說冇有感情那是假的……”

“但如果我因此而縱容她,為她求情,我就對不起我的父母,對不起赫氏全族,更對不起我的妹妹和這些年在外麵受苦受難的侄女!”

“陛下,那您的意思是?”

“她做的一切,不都是為了我,為了我的皇位嗎?”赫衍苦笑,“那我就讓她親眼看著,我是怎麼把這一切毀掉的!”

聶振有些驚訝的看著他。

赫衍站在窗邊,微涼的月色打在他身上,給他籠上一層銀色的輪廓。他抬手,緩緩摘下王冠,動作莊嚴鄭重彷彿在舉行某種儀式。

“這個國王,我不做了。”

聶振愣住了,一個字也說不出來。

赫衍卻輕輕一笑,他的笑容如釋重負,是這二十年來笑的最坦然的一次。

如今無論做什麼,都彌補不了赫林月。

他唯有毀掉自己,毀掉這個嘉敏一手打造的自己,毀掉她最在意的王位……才能變成一把尖刀,狠狠紮進她心底!

“可是陛下……”聶振鼻尖冒出一層汗,“您可否要立詔書,昭告天下,宣佈繼承人?”

皇室規矩繁瑣,尤其是君王的迭代,更要慎之又慎。

赫衍退位,那麼繼承王位的,難道……

聶振轉轉眼睛,不禁暗暗感慨自己兒子好眼力。

“詔書我會寫,”赫衍低聲道,“至於繼承人的問題,我也考慮好了。”

他摸摸皇冠上的寶石,“我會把這個交給我最信任的人,他是南洋未來的君主,一定會讓整個國家越來越好。”

“陛下,他……是誰?”

“赫晉。”

聶振又是一愣。

雖說赫晉繼位對他不會有什麼壞處,但跟兒媳婦比起來,關係還是遠了那麼一點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