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嘉敏鼻尖冒出一層細細的汗珠,靠在旁聽席的欄杆上,手腳發軟,硬撐著不讓自己倒下。

她抬起手,努力將頭上歪了的王冠扶正,卻不小心勾到頭髮。

王冠應聲落地,一顆碩大的寶石滾了出來。

“嘉敏……”赫衍冷冷看著她,“為什麼要這樣做?”

“陛下,我……”

“到底為什麼!”

赫衍失去耐心,一把掐住她的喉嚨!

嘉敏瞪大雙眼。

瀕死的恐懼讓她渾身僵硬,連呼吸都停滯了。

赫晉攔住赫衍,低聲勸他,“叔父,這是法庭,千萬不能衝動!”

赫衍慢慢鬆開手,然而上下牙不停的打顫,整個人因為憤怒而扭曲。

“陛下,”尹若鴻不緊不慢的說,“王後孃娘這樣做的原因,可能隻有一個……”

說著,他拿出一份DNA證明。

“王後孃娘是在害怕這個吧?”

嘉敏抬眼,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。

DNA證明上那個99%的數字,觸目驚心,彷彿一場海底地震,讓在場的所有人都驚的說不出話來。

而桑晴,更是如同在夢裡一樣。

99%?她跟赫林月的親緣關係?

怎麼可能!

她耳邊轟的一聲巨響,彷彿有什麼東西炸裂,空白一片的大腦中,猛然翻騰起自己在貧民窟生活的那十八年。

她是偷渡客的女兒。

她是誰都嫌棄的過街老鼠。

她在潮濕陰冷的地下室度過本應美好的童年。

她跟著吉普賽人在廣場上唱歌跳舞賺小費,每天都想著怎麼填飽肚子,怎麼躲避警察……

可現在,那一紙DNA鑒定告訴她,她是赫林月的女兒?

桑晴撲通一聲,跌坐在地上,兩隻大眼睛裡充滿驚恐和茫然。

“據我所知,王後孃娘也懷疑過桑晴的身世,也悄悄給她和月殿下做了DNA檢測!”尹若鴻抬高聲調,“看來咱們的檢測結果是一樣的。嗬,桑晴正是月殿下的女兒,當年被你親手丟在曼城貧民窟的小親王!”

“不——”嘉敏大喊一聲,兩隻手緊緊扒住欄杆,站都站不穩。

“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王後孃娘也就是從得知DNA檢測報告結果開始,對月殿下、對桑晴甚至是對我,都動了除之而後快的心思!”

“尹若鴻,你血口噴人!”

“事到如今,娘娘還不肯承認嗎?”

嘉敏喘著粗氣,眼前的世界彷彿變成一個囚籠。

赫衍痛心疾首,無力的坐在座位上,心裡有說不出的複雜。

“另外,王後孃娘一直在給月殿下注射一種藥物。”尹若鴻又拿出一份報告,“這種藥物裡含有大量地西泮!”

庭審現場又是一片嘩然。

尹若鴻請求法官傳喚尹澄。

尹澄走了進來,向所有人解釋自己的化驗結果:

“地西泮主要用於治療焦慮、鎮靜催眠。少量服用是有好處的,但月殿下這管針劑裡,地西泮的含量已經超過25%,大劑量使用這種藥物,會導致病人嗜睡、頭昏乏力,精神失常,甚至幻覺!”

“長期連續用藥就會產生藥物依賴,這也就可以解釋,為什麼我爸爸剛開始給月殿下看病時,月殿下的情況十分不穩定了。”

“也就是說,林月的病……原本是有救的?”赫衍顫抖著聲音問。

尹澄鄭重點頭:“冇錯。但月殿下使用這種藥物已經有近二十年的時間,早就產生了依賴,藥物也傷害了她的中樞神經,所以她恐怕很難再好起來了。”

赫衍一聲低吼,餘光撇見一旁瑟瑟發抖的嘉敏。

他忽然氣不打一出來,猛地抬手就給她兩個耳光!

“你怎麼這麼歹毒!”

“嘉敏,她是我妹妹!”赫衍扳過她的肩膀使勁兒搖晃,“那是我妹妹,是我從小到大最疼愛的妹妹!”

“可你把她害成這樣!你還抱走她的孩子……你簡直不是人!”

“對,我不是人!”嘉敏歇斯底裡,眼中含著淚,“阿衍,你為什麼不問問我為什麼要這樣做?我做的這一切,都是為了你!”

“赫林月如果恢複清醒,你的王位就冇有了!赫林月的女兒如果生活在我們眼皮子底下,遲早會被人發現,到時候你的王位就要讓給她!”

“阿衍,我不能……”嘉敏哭的聲嘶力竭,“我不能讓你一無所有啊!”

赫衍表情淡漠,她的眼淚並不能激起他的愛憐,他對她,甚至連同情都冇有。

為了他?

“嗬,”赫衍忽然冷笑一聲,“為了我,你就可以喪儘天良嗎?為了我,你就能肆意傷害我的家人嗎?!”

“嘉敏,你真的太惡毒了……你打著為我好的旗號,一次一次傷害我!你明知道我根本不在乎王位!”

“阿衍……”

“這個王位,隻有你在乎!”赫衍暴跳如雷,“是你想當王後,是你想活成整個南洋最尊貴的女人,是你為了滿足你的虛榮心!”

“你根本不瞭解我……對我來說,我寧可不要王位,也要我妹妹好好活著……”

赫衍聲音越來越低,蹲在地上,抱頭痛哭。

一國君主的姿態蕩然無存。

此時在彆人眼中,他隻是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男人,隻是個心中有愧的男人。

哭一場也好,這十八年來的愧疚、虧欠、自責,都隨著眼淚漸漸沖刷而逝了。

赫晉上前扶起叔父,輕聲安慰著。

法官宣佈休庭,二十分鐘後,尹若鴻被判無罪,當庭釋放。

尹氏的名譽得以恢複,股價也漲到了原先的最高點,甚至還有繼續上漲的趨勢。

而皇宮裡卻不太平,發生著驚天動地的變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