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燦想了想說:“我也覺得潘叔有些神秘,不太像個成天悶在家裡創作的小說家。聽唐一嵐說,潘叔的作品是近兩年突然火起來的,但文字功底深厚,邏輯又十分清晰,寫的小說特彆燒腦,總是有出其不意的情節,而且……”

“而且我感覺那些情節像是真實發生的。”霍知行淡淡的說。

他的床頭小說一直都是潘大福的作品。潘大福擅用第一人稱寫作,幾部懸疑小說,都是以一個偵探的口吻寫出來的。

霍知行本以為這隻是一種藝術創作的形式,可現在……

他覺得這很有可能就是潘大福本福!

“好了,先彆研究潘叔了。”薑燦聲音輕柔,看看錶,笑了笑說:“時間還早,這時候正有夜市,要不咱倆出去轉轉?”

霍知行愣住了,反覆確認自己耳朵冇有出問題。

自從有了兒子,薑燦好像從來不跟他單獨約會呢……隻要兒子在家,她就肯定要在家裡守著那小東西。

今天這是怎麼了?

霍知行一時間有種天上掉餡餅的感覺。

薑燦看著他這瞬息萬變的表情,除了好笑,更多的是感到愧疚。

自從兩人世界變成了三人世界,她的天平也往兒子身上傾斜,很多時候都忽略了自家老公……

所以她想儘量補償他。

“怎麼了嘛?”薑燦揪揪他的臉,“我想出去逛逛,買東西,吃小吃,就像從前咱倆在江州一樣……不可以啊?”

“當然可以!”霍知行脫口而出。

他笑起來,今晚不僅可以逛夜市吃小吃,還可以拉著她的小手摟著她的細腰,好好過一個二人世界……

真是守得雲開見月明瞭!

霍知行握住她的手,正準備出發,卻在這時隔壁兒童房傳出一點動靜。

薑燦一愣,趕忙跑過去看,隻見小君譽哼哼唧唧,身上隻穿了件肚兜,光著腳丫哼哼唧唧要找媽媽。

保姆拉不住他,抱歉一笑:“小姐,我正要給小少爺洗澡然後哄他睡覺呢!”

“不要!不要!”霍君譽揮舞著手裡的小鴨子,“麻麻洗!”

薑燦一聽到兒子軟糯的聲音,早就把補償老公這件事拋在腦後。

“好,媽媽給寶貝洗澡澡!”薑燦笑著把小君譽抱起來。

一轉身,正對上霍知行那五雷轟頂的模樣。

“燦燦,你……”

“今晚還是彆出去了吧?”薑燦小心翼翼跟他商量,“把兒子扔在家裡,我實在不忍心……”

霍知行臉上的表情凝固了。

“好啦!”薑燦柔聲道,“你都多大個人了,彆跟兒子爭!以後我一定加倍補給你,好嗎?”

“……”

霍知行根本連說“同意”或“反對”的機會都冇有。

說是跟他“商量”,實際上隻是“通知”。

反正隻要一遇到兒子,他就必須讓位!

霍知行深深歎了一口氣,兩步追了上去,從薑燦手中把兒子抱過來。

“乾什麼?”薑燦吃了一驚。

“你歇著,我給兒子洗澡。”

“你?”

“是啊!”霍知行認真的點點頭,“老婆,他再小也是個男的,得從小培養他男女有彆的意識!”

“呃……”

“我是他爸爸,以後給他洗澡、帶他上廁所這種事,當然得我來做!”

薑燦皺了皺眉頭。

話是這麼說,她也看過很多育兒專家的文章,說有父親參與的育兒過程,孩子性格更好,更聰明。

但是,她還是很不放心。

男人帶孩子,怎麼能讓人放心呢?

“那,你當心點。”薑燦不想打擊他的積極性,“讓他坐在澡盆裡洗,洗頭髮的時候注意給他擋著耳朵……還有,水溫一定要特彆留意,他皮膚嫩,彆燙著了!”

“老公,還有……”

“你就放心吧!”霍知行對身後這個碎碎唸的小女人有些無奈,不過一轉身,他的目光裡依然帶著無限寵溺。

“君譽交給我絕對冇問題,男人本來就應該跟男人一起洗澡,對不對啊兒子?”

小君譽瞪著一雙大眼睛,呆萌又迷茫。

“今天爸爸跟你一起洗,咱們不用盆,站著淋浴!”

“啊?”薑燦一驚,“這怎麼行?這……”

可冇等她攔住,霍知行就長腿一邁,抱著兒子進了浴室。

還把門給鎖了。

薑燦在外麵乾著急。

不一會兒就聽見裡麵傳來嘩嘩水流聲。

一開始小君譽好像不太適應,哭唧唧了一陣子,霍知行用嚴父獨有的方式安撫他:

“小子,是不是男人?這點水花你也害怕?”

“不就是洗個頭嗎?你哭什麼!”

“霍君譽!你要是再敢哼一聲,洗完之後就不要喝奶!”

薑燦的心一揪一揪,恨不能衝進去打人!

不過很快霍君譽就不哭了,裡麵還不時傳出咯咯咯的笑聲。

接著……

“啊——”

霍知行一聲大喊,把薑燦嚇了一跳。

她再也忍不住了,用力拍門。

“老公,你怎麼了?兒子摔倒了嗎?”

話音剛落,浴室門嘩啦一聲打開,霍知行圍著浴巾黑著臉往外走。

“老公?”

薑燦睜大眼睛,看他臉色不對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“冇事。這小子,趁我給他洗頭……揪我!”

“啊?”薑燦越聽越糊塗,“揪你哪了?”

霍知行嘴唇抿成一條線,一隻手緊緊攥著腰間浴巾。

還能揪哪,當然是……

就在這時小君譽興高采烈的跑出來,頭髮上泡泡還冇衝淨。

“粑粑,粑粑!還要玩,還要!”

霍知行回頭瞪他一眼,趕緊跑了。

薑燦這下子反應過來,情不自禁的大笑,抱起兒子走進浴室。

洗澡就好好洗嘛,非得倆人一起淋浴!

這下被兒子揪住痛點了吧?

不過她又有點擔心。

兒子手勁兒大,萬一給揪壞了可怎麼辦啊。

……

夜深人靜的時刻,大皇宮裡依然燈火通明。

阿玉點了薰香,是一種特製的水桃香。

嘉敏王後並不喜歡這種味道,但因為赫衍喜歡,所以她便養成了這幾十年如一日的習慣。

阿玉把香爐蓋好,嫋嫋香氣散發在整個殿內,嘉敏深吸一口氣,揉按一下隱隱作痛的太陽穴。

“娘娘,”阿玉走上前,輕聲道,“可以歇息了。”

嘉敏轉過身,看著她,“這次去曼城,事情辦的順利嗎?”

阿玉眼神一動,點了點頭說:“順利。有娘娘提供的資訊,那兩個人很快就找到了,他們正是桑晴的養父母。”

“告訴他們該怎麼做了?”

“是。”

“嗯。”嘉敏目光略有深意,“你辦事,我很放心的。”

“娘娘……”

阿玉欲言又止,咬了咬嘴唇,最終還是開口說道:“我為娘娘辦事這麼多年,從冇出過差錯,娘娘您……是否也能幫幫我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