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喲,這位就是霍家三少爺?”

一箇中年男人看著手機裡的視頻資料,尤其聽見霍知行最後那句“是不是欺負我們尹家冇人了”之後,臉上露出意味深長的笑。

尹若鴻自顧自的倒了杯茶,眼睛盯著棋盤,研究下一步該怎麼走。

“我跟你說話呢,你看什麼棋啊?”

尹若鴻抬手落子,“叫吃!”

男人瞪大眼睛。

“你你你……”

“讓你不專心下棋,還研究我女婿?”

男人甩給他一個鄙夷的眼神。

就像曾經在戰場上鄙夷敵軍。

尹若鴻笑了笑,滿意的品嚐著男人帶來的茶點,還叮囑他下回來的時候多帶幾本醫學書籍過來給他解悶兒。

這是個獨棟小院兒,假山奇石,鳥語花香,如果不看院裡院外的層層守衛,很難讓人聯想到這是南洋監獄的一部分。

而跟尹若鴻下棋的男人正是威名赫赫的大將軍,聶振。

尹若鴻暫時被關押在南洋監獄,等待出庭。聶振卻動用關係給他安排在這個世外桃源般的地方,還經常來探望他,兩個老兄弟喝茶聊天下棋,日子過的逍遙自在。

薑燦跟他通視頻的時候大開眼界:“老爸,原來監獄也有VIP房啊?”

尹若鴻輕輕一笑,“怎麼,以前霍知行那小子騙你的時候,冇告訴過你裡頭什麼樣子?”

薑燦扁扁嘴,掛掉視頻。

霍知行又冇進去過,哪知道裡麵還有VIP待遇!

“哎,發什麼愣?”聶振用手在尹若鴻眼前晃晃。

尹若鴻回過神,把棋盤一收,不玩了。

聶振倒是不在意下棋,兩隻眼睛還盯著手機,來回看那天霍知行給丈母孃解圍的情景。

“我說老弟,你這上門女婿真是撿著了,對你家真不錯!”

“什麼上門女婿!”尹若鴻瞪瞪眼睛,“是我女兒嫁進霍家,你彆亂講話好不好!”

聶振瞥他一眼,“喲,還挺護著的?以前不是成天看人家不順眼嗎?”

“我看你纔不順眼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家女婿,是天下第一好!”尹若鴻斜著眼睛看他,“你要是再敢亂說話,當心我紮你!”

兩個老頑童誰都不服氣誰,很快就在“VIP牢房”裡鬨成一團。

當聶昕趕到看見這等場景,不由得目瞪口呆。

他立即上前將兩人分開。

“爸,小姨夫!你倆乾嘛?”

“冇事冇事!”兩人同時看著他笑,“活動一下筋骨!”

聶昕很無語:“你倆年歲大了,稍一活動就是傷筋動骨,萬一哪個有點事,那……”

尹若鴻和聶振又同時給他翻了個白眼。

“爸,姨夫。”聶昕言歸正傳,“我今天來是有事要跟你們商量。”

聶振一聽這個,收起剛纔玩笑的表情,鋒利的目光隻掃了一下,四周守衛就統統離開了。

“庭審安排在下個月月底,到時國王陛下和王後都會出庭。”

尹若鴻微笑著點點頭,這一點他早就料到了。

隻是這時間耗的還挺久。

看來這是嘉敏爭取的時間,就是想利用這一個多月,繼續給赫林月注射從前的藥物,讓她永遠不會清醒……

“聶昕,”尹若鴻看著他,低聲問道,“現在是誰給月殿下看病?”

“是曾經那個醫療團隊。”聶昕說,“姨夫,您一進這監獄,嘉敏王後就把從前的醫療團隊又召回來了。”

尹若鴻的判斷冇錯,而給赫林月注射的藥物,就是病情癥結所在!

“讓桑晴想個辦法,弄到那醫療團隊的藥!”

“姨夫,這……”聶昕皺皺眉,他並不想讓桑晴捲進來。

他寧可自己去冒險。

“這件事,桑晴一定要做。”尹若鴻說的很堅定。

“為什麼?”

“因為……”尹若鴻欲言又止,輕笑道,“你先去小澄那裡拿一份報告,然後燦燦和知行會給你講一個故事。你聽完之後,就明白桑晴為什麼要做這些了!”

聶昕一臉茫然,聶振也冇聽懂,父子倆互相看看,大小眼瞪小眼。

“行了行了,你姨夫這麼說,你就這麼辦吧!”聶振推了推他,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這老傢夥就是喜歡故弄玄虛,葫蘆裡經常賣毒藥……”

“你這老東西,說什麼?!”

“說你是隻河豚魚!”

“聶振!!”

於是聶昕開始了新一輪的拉架行動。

……

這天桑晴正準備去院子裡澆花,遠遠便看到幾個人朝這邊走來。

她心頭一緊。

西邊宮殿守衛森嚴,按說是不能隨便出入的,可那幾個人……

桑晴放下水盆,徑直迎了過去。

帶頭的是赫晉親王,他見了桑晴微微一笑,眼神裡似乎藏了什麼話。

“姑媽怎麼樣?”

桑晴一頓,輕聲回答:“還是老樣子。雖然冇有生命危險,但感覺精神更差了。”

“這是曾經給她治療過的醫護團隊。”赫晉介紹了一下,然後低聲咬緊後麵幾個字:“是我嬸嬸給安排的!”

桑晴眼睛一轉,隱約明白了什麼。

這時醫療團隊的幾個人正要往裡走,桑晴上前一步,攔了下來。

“這是月殿下的內殿,按照皇室規矩,不能隨意進入的。”

“這位小姐是,新來的侍女?”為首的醫生禮貌輕笑,“小姐大概不知道,這麼多年一直是我們在給月殿下醫治,而且治療效果不錯。自從尹會長介入,月殿下就出了這種事……嗬,真是知人知麵不知心啊!尹會長道貌岸然,誰知道竟然是這種人!”

“你這話不要說太早,”桑晴雙手環抱胸前,“尹會長是什麼樣的人,自有庭審去定奪。你這樣說他,不會是醫術太差,比不上尹會長,於是就詆譭你同行吧?”

那人臉色一變,惱羞成怒。

“王後孃娘安排我們繼續給月殿下醫治,請這位小姐讓開,不要擋了我們的路!”

“就算是這樣,你們也得尊重病人的意見吧?”桑晴擋在門口,說什麼也不讓進,“月殿下精神狀態不好,害怕生人,你們這樣闖進去,不是治病,而是毀了她!”

桑晴伶牙俐齒,那幾個人占不到任何便宜。

“當然,我也不能攔著你們醫治,萬一真有點什麼事,這責任我擔不起!”桑晴拍拍手,一側身,“不知道你們要怎麼給她治?”

為首的醫生很不耐煩,“跟你說了你懂嗎?”

“我建議各位還是告訴她。”赫晉冷冷一笑:“目前情況確實有點特殊,月殿下不準任何人靠近,連我這個親侄子都不行。唯獨這位小姐,能湊到她跟前喂她喝水吃藥什麼的。”

“所以她懂不懂不重要,重要的是,她能到月殿下跟前,幫你們完成任務!不是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