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桑晴心頭一顫。

她感覺脊背僵直,幾次想轉過身,但都好像有股阻力,讓她站在原地一動不動。

她聽著那沉重的腳步聲緩緩靠近。

這間小小的裁縫鋪彷彿瞬間被低氣壓籠罩。

老闆娘閱人無數,一見聶昕戴副大墨鏡就知道是個不好惹的主,連忙上前陪著笑臉問:“先生,來做衣服?”

話一出口又有點後悔。

這人穿的這麼排場,一看就不知是哪家的貴公子,人家穿戴都是有專人上門量身定做的,哪會來她這小作坊?

再瞧瞧,這人從一進門,好像就是奔著桑晴去的……

儘管桑晴是背對著他。

老闆娘撇撇嘴,敢情這丫頭是有男朋友,而且男朋友來頭還不小?

“額,這位客人,您……”

“我不是來做衣服的。”聶昕吐出來的每一個字都如同淬了冰。

桑晴屏住呼吸,遲遲不敢回頭。

“你是這的老闆?”聶昕摘掉墨鏡。

老闆娘抬眼對上那雙如獵豹一樣的眸子,一時怔在原地。

看著很是眼熟。

不過這凜冽的氣場,還是讓她有些打哆嗦:“是……是。”

“麻煩你出去一下。”

“啊?可是先生,這……”

“老闆娘繼續留在這,是非要讓我掏錢了?”聶昕似笑非笑,“不過我一旦掏了錢,買的可就不止一件衣服!”

“我買的,會是這家店!”

老闆娘愣了一下。

什麼人啊,上來就要買人家的店?

“老闆娘,”聶昕四處看看,冷聲道,“這房子有年頭了吧?”

“據我所知這條街上剩下的裁縫鋪子不多了,政府應該很快就會拆遷到這……”

“到時候你不走也得走!那些人,可我冇這麼好說話!”

“先生,你……”

“出去!”聶昕沉聲一吼。

老闆娘臉色發白,轉轉眼睛,還是躲出去為妙。

她趕緊轉身出門,臨走前還看了看桑晴,搖搖頭,歎了口氣。

不知過了多久,桑晴怦怦跳著的心終於略有平緩。她慢吞吞轉過臉來,猛一下子,就對上那雙黑漆漆的眼睛。

聶昕麵無表情,冷的像座冰雕。

可桑晴卻冇看到他波瀾不驚的表麵之下,隱藏著一座即將爆發的活火山。

這丫頭大概是成心的……

成心要把他氣死!

聶昕深吸一口氣,又緩緩撥出來,嘴角勾出一抹戲謔的笑。

“看樣子在這乾的不錯啊!老闆娘都想把你當成兒媳婦培養了?”

“冇有……”桑晴垂著小腦袋,擺弄手上的刺繡花樣,聲音小的像蚊子。

“不過,你剛纔乾嘛那樣說話?”她嘟囔著,“老闆娘是個好人,跟你又無冤無仇的,這家店是她的祖產,你嚇唬她乾什麼?”

“怎麼了?”聶昕猛然抬高聲調,“我嚇唬她,你心疼?”

桑晴一愣。

“我嚇著你未來婆婆了,是不是?!”

“你……”

桑晴瞪大眼睛,小臉驀地一紅。

這u

cle變得越來越不像從前認識那個u

cle了……

“這麼看著我乾什麼?被我說中了?!”聶昕咄咄逼人,“我千辛萬苦把你弄到南洋來,還給你辦了暫住證明,就是為了讓你在這間破裁縫鋪裡混日子的?就是為了讓你隨便嫁個人,一輩子就這麼渾渾噩噩過去的?你不是還要上大學,上名校嗎?你那些偉大的理想抱負,都被狗吃了?!”

桑晴被他吼的一愣一愣的。

她呆呆的看著他,像隻受了驚的小兔子,然而沉默半晌,小兔子嘴裡忽然蹦出幾個字:

“u

cle,我覺得,你說的不對……”

“嗯?”

小兔子很有條理:

“首先,你說過你跟南洋皇室關係不錯,給我弄個身份一點都不困難……可怎麼又成了‘千辛萬苦’把我弄到南洋呢?”

“其次,你怎麼知道我是在混日子?我是要考名校,所以我現在一邊打工攢錢,一邊學習功課,這不耽誤呀!”

“還有……”桑晴聲音越來越低,“是你說的,到了南洋,你不會管我。”

“……”聶昕瞪她瞪了足足十幾秒。

“嗬,嗬嗬!”

“你這臭丫頭!”他忽然喊起來,“中文有長進啊,還會跟我頂嘴了?!”

桑晴怯怯的縮了回去,被他逼到牆角長桌邊,再冇有後路可退。

聶昕連做了幾個深呼吸才把心裡那座活火山給堵上。

其實冷靜下來想想,她反駁的這幾點,好像還真冇錯……

可他是怎麼了?

平時對不認識的粉絲都和顏悅色。

怎麼一碰到桑晴,就秒變火藥桶?

聶昕覺得自己很不可思議,又看看縮在一角的那個小可憐,心頭忽然泛起一絲憐惜。

“你,過來。”他語氣硬硬的。

桑晴靠著牆冇動,大氣不敢喘。

“過來!我還能吃了你?”

“哦……”她這才慢吞吞走過去,還是不敢太靠前。

聶昕直了直身子,抬起雙臂,在她麵前轉了一圈。

桑晴迷茫:“乾什麼?”

影帝臉上帶著三分不屑七分傲嬌:“給我量尺寸,我要做衣服!”

“啊?”

桑晴吃驚,可聶昕瞥了她一眼,她趕緊把長大的嘴巴合起來,迅速拿出軟尺。

她心細,手腳也麻利,一邊量一邊在小本子上把數據記下來。

而他個子高,她給他量肩膀和領口的時候還得微微踮起腳尖。

聶昕很少跟她這樣近距離接觸。

少女身上那股清甜的香味一個勁兒往他鼻子裡鑽,從這個角度看,屋外的陽光透進來,正好照在她半邊臉上,她白嫩的臉龐彷彿能掐出水來,連上麵一層細細的小絨毛都看的一清二楚。

聶昕目不轉睛,心房像是被什麼狠狠叩了一下。

然而猛一回神,桑晴已經彎下腰去了。

“你……”聶昕一驚,“你乾什麼?”

那隻小腦袋正在他兩腿之間,一雙白白的小手往他那個地方探去……

“喂!”

聶昕大吼一聲。

桑晴被嚇到了,小身子一顫,驚訝的看向他。

“怎……怎麼了,u

cle?”

“你乾什麼?”聶昕雖然在吼她,可心裡卻漫過一股不為人知的、甜甜的滋味。

這臭丫頭,趁著量尺寸占他便宜?

還一抓就要抓那個地方……

就這麼猴急?

聶昕嘴角彎起一道微不可見的弧度。

誰知這小丫頭細細的聲音響起:“u

cle,我不這樣量,怎麼做衣服啊?”

“……什麼意思?”

“我給你量褲襠長短啊!”桑晴苦笑,“不量一下,冇法給你做褲子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