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燦心頭一顫,轉過身輕輕靠在他懷中。

他身上的氣息總會讓她無比依戀。

那晚薑燦睡的很安穩,第二天清晨醒來,發現霍知行不在身邊。

不過樓下卻飄來烤麪包的香味。

薑燦挺著大肚子下樓看,霍知行正在廚房裡忙的如火如荼。幾個管家都站在一旁不敢吱聲,眼睜睜看著他把廚房弄的堪比第三次世界大戰現場。

“老婆,醒了?”霍知行探出頭來衝她笑。

薑燦驀然想起他們還在江州的時候,那時她生理期肚子疼的厲害,請假一天在家,霍知行自告奮勇給她做飯,結果……

不光廚房亂七八糟,做出來的早餐也是一片焦黑的煎蛋和冇有幾粒麥片的麥片粥。

薑燦輕笑,走過去看看。

現在好多了,雖然廚房亂,不過廚藝已經大有長進。

霍知行給她做了彩虹一樣的早餐,紅色是西紅柿,黃色是玉米粒,綠色是生菜葉,紫色的是紫薯小饅頭。

薑燦回頭抱抱他,用英語大聲稱讚:“我老公真棒!”

管家們相視而笑,吃不下這把狗糧,就趕緊把做好的早餐端出去,他們來打掃戰場。

霍知行端著一碗南瓜粥,一勺一勺喂自家媳婦吃。

“老公,”薑燦擦擦嘴,“今天是週末,有什麼節目嗎?”

“你想出去轉轉?”

“嗯……我想去看爸媽。”

霍知行笑了笑,一口答應。

尹若鴻和尹文熙也住在傅氏旗下的酒店裡,跟聶昕當了鄰居。

這麼說他們也應該見過桑晴了。

薑燦嚼著紫薯小饅頭,若有所思:“如果爸媽覺得桑晴不錯,那我想……不如讓他們帶她回南洋。”

“什麼?”霍知行一怔。

“反正桑晴在哪裡都是冇有身份的。但她有手藝啊!”薑燦看看他,“連聶昕都說,她的繡工比南洋那邊的繡娘都厲害呢!”

“要是能把她帶回南洋好好培養一下,再加上……尹家跟南洋皇室的關係,給她弄個身份,應該不是什麼難事。”

“嗯。”霍知行淡淡答應著,“先不要擔心彆人了,現在,你纔是全家的重中之重!”

薑燦抿唇一笑。

這時傳來急促的門鈴聲。

管家去開門,不一會兒有位風度翩翩的白人警官走進來。霍知行見了他有些意外,微笑著打招呼:“威爾?你怎麼來了?”

威爾警官也禮貌的鞠了一躬。

他是傅家的老朋友了,也正是因為傅家的鼎力相助,威爾才從一個小小警員連升三級,到瞭如今的地位。

霍知行跟他年紀相仿,每次來英國都會約他出來喝兩杯,或者一起打高爾夫。

“你今天休假?”霍知行笑著拍拍他肩膀,“不過我今天不能跟你出去玩,我太太快生了,我得陪著她。”

威爾勉強一笑,有些心事重重。

霍知行覺察到了不對勁,“有話想跟我說?”

威爾定定神,拿出手機,放了一段視頻。

視頻上的背景是片場,主角正是桑晴!

“這……”薑燦納悶,“這個好像是桑晴在唐一嵐片場的那天。”

霍知行愣了愣。

“你忘了?”薑燦提醒他,“那天唐一嵐在改劇本,聶昕帶著桑晴去探班,然後桑晴就被唐一嵐看上了啊!唐一嵐給她拍了好多照片呢。”

“霍太太。”威爾警官神情嚴肅,“也就是說……您認識這個女孩?”

“我……”

薑燦猶豫著看看霍知行。

霍知行擁住她肩膀,“威爾警官是自己人,冇必要隱瞞。”

說著他看向他:“冇錯,我們認識桑晴。威爾,這有什麼不對的嗎?”

“事情很麻煩。”威爾警官皺著眉頭,“你知道這段視頻是誰泄露出來的?”

“誰?”

“傅清顏。”

霍知行和薑燦同時怔住。

“傅清顏拘押候審,可不知為什麼,她手機裡有這樣一段視頻,而且她主動交給了警方……因為我知道傅清顏是你表妹,所以我從同事手裡把這段視頻截過來了,就是想當麵問問你到底怎麼回事?”

“這……”霍知行說不出話,薑燦也無言以對。

他們兩人已經冇有精力去想為什麼傅清顏會有這段視頻了。

現在的麻煩是,桑晴已經暴露在警察眼皮底下。

“如果看到這段視頻的人是我,我會悄悄把它攔住……但很遺憾,我好幾個同事都看到了。”威爾警官說,“他們很快做了調查,這女孩冇有身份,是個黑戶,住在南部的貧民區,常跟吉普賽人混在一起。”

“霍先生,霍太太。”威爾警官鄭重其事,“按照法律規定,這位小姐是要被驅逐出境的!”

“威爾警官!”薑燦著急道,“能不能手下留情,給我們一點時間?我們……”

這時威爾警官的電話響起。

他走到一邊接電話,不一會兒轉過身來,神色更加凝重。

霍知行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,沉聲問道:“出事了?”

威爾警官點點頭。

“警隊的人說,已經派人去追捕桑晴了!”

“什麼?”

“你們大概不知道,警員抓到這種人是可以記功的。所以……”威爾警官深吸一口氣,正了正帽子,腰間配槍閃過一道寒光。

“不過二位放心,我現在就回去看看是什麼情況。若是桑晴小姐被帶回警局受審,我一定保證她的安全,不會讓她吃苦頭!”

說完威爾警官轉身離開。

薑燦定定神,猛的拿過手機給聶昕打電話。

電話響了好一陣子纔有人接聽。

“你現在在什麼地方?”

“在上課啊!”聶昕聲音懶洋洋的,“你家那位霍三爺給我報了這麼多課程,我不磨練演技,豈不是白費老闆的一番心意?”

“你快回來!”薑燦著急道,“桑晴出事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