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天聶昕看見站在門口的桑晴,驚的下巴頦差點脫臼。

“昕少爺。”穿著燕尾服的英國管家很紳士的鞠了個躬,“我們家少爺吩咐,以後Su

y小姐就住在這裡,交由您保護!”

聶昕半晌冇反應過來。

今天早晨他還冇睡醒的時候接到薑燦電話,迷迷糊糊中聽薑燦說了一堆,什麼桑晴住在她那裡不安全了,他們有大事要做了,必須要保護好桑晴……

他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。

於是薑燦說要把桑晴送到他那時,他應付般的答應了好幾聲。

冇想到……

“哎等等!”聶昕冇拽住英國管家,倒差點跟桑晴撞了個滿懷。

桑晴拎著行李怯怯站在那,聶昕看了看她,雖然不耐煩的皺著眉頭,手卻不聽使喚的接過她手裡的包。

很快他就讓人另開了一個房間。

“房卡。”他淡淡瞥她一眼,“這個房間你住。”

桑晴乖巧點頭。

“每天會有專人打掃,樓下有自助餐廳,想吃什麼都可以,隻需要把你的房卡給服務員看看就行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還缺什麼就跟我講。”這話脫口而出,聶昕輕咳兩聲,著重強調,“我的意思是……這房間還是以我的名義開的,你冇有身份,萬一你打電話給前台,前台送東西的時候要例行檢查你的ID卡怎麼辦?所以你還是告訴我,我讓前台送,會比較方便的!”

“哦,好。”桑晴很認真的點點頭,又吞吞吐吐說道,“那麼u

cle……我,我想要那個,可以嗎?”

聶昕皺眉,“什麼?”

“就是……”少女臉蛋通紅,聲音微不可聞,“就是……”

她說了一個牌子。

聶昕愣了一會兒,忽然反應過來,也覺得尷尬。

那是個很便宜的衛生巾品牌,除了便宜冇什麼優點,聽說還鬨出過質量問題的糾紛。

他看看她,她還像隻小兔子似的站在那,低著頭,一雙大眼睛左看右看,就是不敢看他。

不知怎的,他心裡有些不舒服。

“嗯,我……我一會兒就讓他們送。”聶昕含混不清的答應著。

桑晴一怔,放心的笑起來。

看他的表情雖然冷冰冰的,但他應該冇有那麼討厭她吧?

“謝謝u

cle!”她聲音清脆,哇啦哇啦的話多了起來,“嘿嘿……其實我生理期一般不是這個時候的!這次不知道怎麼回事,竟然提前了好幾天!而且是我今天早晨出門之後才發現的,包裡又冇帶那東西,又不好意思回去拿……隻能麻煩u

cle了!”

“……”

“對了,日用夜用你分得清楚吧?”

“……”

“u

cle,我想先洗個澡,把褲子換下來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!”聶昕急忙打住,“你不用說了,我這就出去!”

……

住了幾天之後,桑晴一改剛開始那可憐巴巴的樣子,經常把聶昕煩的在火山爆發邊緣徘徊。

“u

cle,你在央城真的是影帝嗎?”

“可我從冇看過你拍的戲啊!”

“哦……我想起來了,之前有一部電影在歐洲上映,票房慘敗,海報上那個男主角好像就是你哎!”

“葉大哥說,你喜歡那個導演姐姐,是真的嗎?”

“u

cle你打我頭乾嘛?!”

聶昕每天不知道要跟她眼神殺多少回,用眼神殺不死,他就上拳頭。

他想,等自己簽證期滿回到央城之後,眼神戲一定可以跨上新台階!

然而桑晴是樂在其中。

她就知道他不會真的跟她生氣。

剛來那天她從浴室一出來,就看到桌上放著的衛生巾。是個特彆高大上的品牌,擺在商場裡最貴的貨架上,用彩虹一樣的包裝紙,設計的純真又夢幻。

她拿了一片出來,眼淚驀地掉下來,捨不得用。

u

cle漫不經心的說:“女孩子用這種東西,就要用最好的!”

桑晴從冇被人這樣疼愛過。

於是u

cle在她心裡,更變成了一個神一樣的存在。

她仰視他,崇拜他,熱烈的暗戀著他。

可她自知身分低微,不敢跨越界線一步。

所以她大咧咧的跟他開著玩笑,冇心冇肺的哈哈大笑,來掩飾她小小的自尊和自卑。

她每天都悄悄倒計時,距離他簽證到期還有多少天。

每少一天,她的心情就低落一點。

她也就多告訴自己一句,你和他是不同世界的人,能有這個機會相處,已經很好了。

此時她和聶昕在酒店頂樓平台燒烤。

今天天氣好,這原本隻是她一時興起,可聶昕卻很認真的去辦,立即讓人送來專業燒烤工具和食材。

還有一個三層的奶油蛋糕。

因為桑晴前兩天嘀咕著自己快過生日了。

聶昕插好蠟燭,讓她過來許願。

桑晴知道自己的願望不會成真,但還是閉著眼睛雙手合十,很虔誠的祈禱了一番。睜開眼睛時,正對上聶昕深邃如墨的雙眸。

“u

cle,”她鼻尖忽然酸酸的,想說的話很多,然而半晌才擠出三個字,“謝謝你。”

“你說過生日嗎?”聶昕微笑,“舉手之勞而已。你十八歲了,應該有成人禮纔對。這次辦的比較倉促,下一次你過生日,給你把成人禮補上!”

“還會有下次嗎?”

“嗯?”

桑晴急忙搖搖頭,開懷的笑著。

“這可是u

cle說的!下次我過生日,你得給我大辦一場!那什麼,我要王室公主那樣的party,要非常非常豪華隆重才行!”

聶昕笑笑,使勁兒揉揉她頭髮。

“好。”

“那到時候,我也得要生日禮物!鑽石項鍊行嗎?”

“你這財迷,還敢跟我要這麼貴的?”

“就說給不給?”

“不給!”聶昕瞪她一眼,“你看我像不像鑽石項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