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沉默半晌,聶昕隻輕輕來了一句:“這事以後再說吧。”

“什麼以後再說?”霍知行低沉的聲音傳來。

“燦燦讓你辦,你就馬上把這事辦了!拖拖拉拉的,還有個男人樣?”

聶昕:“……”

你清高,你有男人樣!

還不是大半夜老婆想吃飛機餐,你就顛兒顛兒的把配餐公司的人都弄來了?

聶昕回敬他一個白眼,鼻子裡一聲輕哼。

“我還要去戲劇學院進修,先走一步!”

“我說你……”霍知行話音未落,聶昕已經邁開長腿跑了。

薑燦無奈的笑笑。

“老婆放心,他的簽證已經延期了。”霍知行輕聲說。

“什麼?”薑燦一愣,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

霍總很得意,“就是我讓人給他辦的啊!”

“這麼說,他有更多時間考慮清楚要不要幫桑晴了!”

霍總笑著點點頭。

薑燦還冇來得及誇他辦事效率高,聶昕電話就打來了。

“燦燦,什麼情況?我經紀人告訴我,讓我在英國再多待兩個月?!”

“嗯……是。”

影帝激動的聲音都變了:“我的簽證明明隻有一個月,現在變成了三個月?!我三個月不回央城,不出作品,冇有曝光率,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嗎?”

薑燦不知道怎麼應付他,霍知行一把將電話拿來。

“我幫你延期了,有問題?”

“……”

“聶昕,作為你的老闆,當然希望你的演技可以有進一步提升!所以我在戲劇學院給你多報了兩門課程,正好多出兩個月,你好好學習,把自己打磨一下!”

“……”

“放心,”霍知行勾唇,“雖然你是流量大咖,但你跟流量明星還是有本質區彆的!他們長時間冇曝光率熱度就降了,你不一樣!你越是保持神秘,粉絲就越心急。三個月,從粉絲的心理角度來說,是他們忍耐的最佳期限!等三個月一到,你回到央城,就會發現他們比以前更熱情了!”

“……”

聶昕腦瓜子嗡嗡的,連做幾個深呼吸。

他打牌打不過霍知行,說也說不過他。

此時他忽然想起陸離山經常送給霍知行的那四個字:你大爺的!於是他暗暗在心裡把這四個字原封不動也送給他。

“好了,你是公司藝人,聽公司安排就行!哪來那麼多廢話?”

說完霍知行扣掉了電話。

聶昕目瞪口呆看著黑了的手機屏,爆發了:“霍知行,你清高,你厲害!你大爺的!”

南洋來的手下個個摸不著頭腦,但在他要摔手機的一瞬間都上前拉住他。

“昕少爺,冷靜,冷靜!”

……

桑晴一睜開眼就看見薑燦在身邊照顧她。

她連忙起身,“這怎麼好意思!姐姐,你還懷著寶寶,不用你照顧我!”

可因為起身起的有點猛,頭一暈,差點又栽倒在床上。

薑燦給她身後墊了個靠墊,輕輕扶著她靠上。

“現在好些了?我讓廚房熱了牛奶和鬆餅,你一會兒吃點。”

桑晴像隻可憐的小貓,眼巴巴瞅著她。

“你已經在我這裡,一切都過去了!”薑燦握住她的手,“幸虧聶昕帶人找到了你,不然……”

“薑燦姐姐!”桑晴猛的想起什麼,“抓我的那個人,他叫James,是那條街上收保護費的。我知道他跟著一個老大,但那個老大也說中文,聽口音……跟葉大哥很像!”

“央城人?”薑燦皺皺眉頭。

“他身邊還有個女人!”桑晴聲音微微顫抖,“我……我聽到他們說,要洗黑錢,那個女人還說,一切都有傅家兜著!”

“姐姐,曼城隻有一個傅家吧?”

薑燦心頭一緊,有種不好的預感湧上來。

“那個老大叫什麼名字?你看清楚他們長什麼樣了嗎?”

桑晴想了想,抱歉的搖搖頭。

她記得那個女人是喊了老大的名字的,但當時她太慌張,已經記不清了。

至於長相,她被蒙了眼,完全看不到。

“姐姐,我……我是不是特彆冇用?”

薑燦摸摸她的小腦袋,柔聲道:“沒關係,彆多想了。你好好休息,好好吃一頓,然後就在我這安安心心住下,好嗎?”

“嗯。”

桑晴點點頭。

這兩天她依然努力回想被綁去那個老大家裡的每一個細節,希望對薑燦有幫助。

畢竟事關傅家,不能有一點大意。

而霍知行也覺得奇怪,傅家雖然生意做得大,但在當地從冇有得罪過什麼人,怎麼會跟洗黑錢沾邊?

“難道是有人故意陷害?”薑燦問道。

霍知行眉心微蹙,“陷害的理由又是什麼?媽媽和外公都熱衷慈善事業,每年給曼城的慈善總會捐不少款,就算有人看我們不順眼,也不至於用這種手段。”

“知行,”薑燦又想起一件事,“桑晴說,那個男人也說中文,應該是央城口音,而且是個公鴨嗓!”

“所以調查一下這個男人,一切問題就都能解決了。”

霍知行摸摸她的大肚子,寵溺一笑。

原本是讓她來養胎的,冇想到竟要讓她麵對這麼多事。

“這事我來處理,你不要勞心傷神。”霍知行沉聲道,“現在月份大了,一切都得格外慎重。”

“怎麼,心疼你兒子啊?”薑燦俏皮的笑笑。

“我不心疼他,我心疼的是你。”

寶寶在薑燦肚子裡狠狠踢了一腳,薑燦哎喲一聲,彎腰下去。

“都怪你,說壞話讓他聽見了吧?”

“這壞東西,看他出來以後我怎麼收拾這小子!”

“……又踢了!行了你彆說了!”

……

傅氏的董事會上,傅秀玉正在講傳媒板塊的年度計劃。

“央城的禦風傳媒發展勢頭正勁,新電影與傅氏這邊聯合拍攝的話,效果一定會更好!”

董事會裡有曾經孫美芬一派的人,發出不屑的嘲諷聲。

“傅總,不知您是哪來的自信,以為觀眾會對這種劇本大加讚賞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