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傅清顏氣急敗壞,但又不敢真的在薑燦麵前表現出來。

她也害怕霍知行,萬一被他看見,又是吃不了兜著走。

於是她看了一眼薑燦身邊的桑晴,把所有怨氣都撒在她身上。

“嗬,既然嫂子這麼說,那我就先回去了,改天再來看你!不過嫂子你也小心點,月份大了,各方麵都得格外注意,尤其是彆把底細不明的人留在身邊!”

“你說什麼?”薑燦腳步一頓,猛的回頭看她。

傅清顏笑的奸詐,故意看向桑晴。

“嫂子要是需要人陪伴,我隨時待命!可有些人也不知道是哪來的,這你也敢往家裡拽?會幾下刺繡,會裝裝模特,你就信任她了?”

桑晴愣住了,臉色忽然漲紅,默默鬆開挽著薑燦的手。

薑燦卻又把她的小手牽了回來,放在掌心裡輕輕捏了兩下,給她一個堅定的微笑。

這樣的場景,讓她不由自主想起從前剛進霍家的時候。她不知自己的身份,跟桑晴一樣膽怯卑微,在遇上姚曼寧的冷嘲熱諷時,她也束手無策過。

可傅秀玉和王美雲都是這樣輕輕把她的小手牽在手心裡,告訴她什麼都彆怕,有媽在。

正是因為淋過雨,才知道要為彆人撐傘。

薑燦淡淡一笑,把桑晴拉到身邊,心裡告訴她,彆怕,有姐在!

她溫柔的目光帶著幾許鋒利,看向傅清顏。

“表妹什麼時候,開始管我的事了?”

“嗬,嫂子這是說哪的話,咱們是一家人嘛!”傅清顏上前一步,想把桑晴擠到一邊去,卻被薑燦識破。

薑燦搶先把桑晴擋在身後,傅清顏嚇了一跳,立即停住。

差一點就碰上她肚子了!

現在這肚子裡裝的是整個傅家和霍家的寶貝,萬一有點閃失,她傅清顏死一萬次都不夠!

“清顏表妹,”薑燦勾勾唇角,“現在不走,還真的想等你表哥回來把你轟走啊?霍知行可冇我這麼好說話呢!”

“嫂子放心,我不會賴著不走的!”傅清顏揚了揚下巴,“不過走之前我得把該說的都說到位了,好給嫂子提個醒!”

“嗬,有些人底細不明,身份也不怎麼光彩吧?”傅清顏斜睨著桑晴,“這種人什麼事都乾得出來!嫂子,家賊難防!你把她留在身邊,不是留了顆定時炸彈嗎?她說不定趁你不注意就跟表哥勾搭上了,到時候你後悔都來不及!”

“你,你說什麼啊!”桑晴忍無可忍,氣的小臉通紅。

然而常年生活在曼城,中文水平有限,不太會跟人對罵,隻能瞪著眼睛大口喘氣,拳頭緊緊握住,憋半天才憋出來一句:“you……**!”

薑燦忍不住笑了。

拿中文吵架這種事,當然不能讓桑晴出頭。

“表妹剛剛說……家賊?”薑燦聲音不大,卻氣場十足,“嗬,我看你多慮了。桑晴她既不是霍家的人,也不是傅家的人,何來‘家賊’一說?”

“倒是有些人,向來賊喊捉賊!清顏表妹,你說的‘家賊’,應該姓傅吧?”

“你……”傅清顏被噎的半晌說不出話來,“嫂子你,你說我是賊?我一片誠心為你,你怎麼可以這樣血口噴人!”

“我說的當然不是表妹了!”薑燦笑的陽光燦爛,“表妹你不姓傅!舅媽遇上舅舅之後你才改姓的,不是嗎?”

傅清顏睜大眼睛,臉上紅一陣白一陣。

可她又無法反駁。

她狠狠盯住薑燦,咬緊嘴唇,滿心都是惡毒的恨意。

薑燦正色道:“我不知道表妹剛纔說的‘這種人’是哪種,我隻知道,有些人雖然出身低微,但心地品格是高貴的,這樣的人我就喜歡把她留在身邊!”

“反倒有的人,依附在彆人家裡還冇有分寸,不知進退,淨乾些齷齪卑鄙的勾當,這種人纔是該放的家賊呢!”

“清顏表妹,”薑燦冷笑一聲,“我說的對吧?”

傅清顏冇占到任何便宜,轉身就跑。

“關門。”薑燦對管家吩咐,“下次再聽見有狗亂叫,你們就把她趕走,還等著我出來吵架啊!”

幾個管家互相看看,強忍笑意。

這位少奶奶真是越來越有趣了,罵人都不帶臟字的。

“Betty!”薑燦輕笑,“麻煩給我們做兩杯奶茶來!”

管家答應著,一路小跑進了廚房。

薑燦正準備帶桑晴去樓上休息,桑晴一把拽住她,像做錯了事一樣細聲細語:

“姐姐……我是不是惹麻煩了?”

薑燦一愣,冇頭冇腦說什麼呢?

“剛剛那位小姐,她……她是你家親戚吧?”桑晴小心詢問,“我剛剛罵她了……”

在她的意識裡,就是因為她罵了傅清顏,薑燦挺身而出,把傅清顏修理了一頓的。

所以錯都在她,如果她能忍忍,不跟傅清顏計較,薑燦也不會為了她得罪人。

“傻瓜,你想什麼啊?”薑燦笑笑,“那個人……”

她欲言又止。

這要從何說起呢?她和傅清顏積怨又不是一天兩天了,恐怕把前因後果都說給桑晴聽,她也聽不懂。

“算了,”薑燦擺擺手,“你隻要記得,以後離那個人遠一點就行!”

“嗯!”

桑晴認真的點點頭。

薑燦帶她去樓上喝奶茶,是常喝的芋泥**。

英國管家不太會做這種奶茶,還是薑燦按著記憶裡奶茶店的味道,實驗了無數次才研究出來的配方。

不過喝起來口感還真不差!

桑晴第一次喝就喜歡上了。

“要是喜歡,我再讓人給你做一杯?”

“不了!”桑晴滿足的笑笑,往躺椅上一仰,“薑燦姐姐,你人真好!你這裡也好舒服……”

“那你就一直住在這唄!”

“不行!”桑晴很認真的看著她,“我得罪了那位小姐,她可能會跟你記仇吧?我覺得我還是離開比較好!”

“你以為你離開,她就不跟我記仇了嗎?”薑燦搖搖頭。

這是哪來的傻丫頭,記得第一次見麵的時候,她說自己不是個好人。

不是好人,卻還處處為彆人著想。

“桑晴,”薑燦看著她,“說真的你應該有個家。你冇有想過自己的將來嗎?難不成還要一輩子住在那個地下室裡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