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雨晴姐?你怎麼了!”

薑燦見她愣在廚房裡久久未動,擔心她燙著,趕忙起身走過去看。

誰知林雨晴對著一鍋湯和一盆藥渣笑的不能自已。

“這是……”薑燦怔了怔,原來從一大早起床就聞到的那股味道是這些!

林雨晴強忍著笑,意味深長的看向她,“我要是跟你說了,你可彆激動啊。”

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“這些都是中藥材,”林雨晴隨便拿起幾樣解釋道,“這是吳茱萸,這是玉竹,這些是鹿角膠、阿膠,龜板膠……”

“剩下這些常見,你應該都認識,枸杞子,桑葚,百合,天冬。”

薑燦不明就裡,眼神疑惑,“這些都是乾什麼用的?顧莽乾嘛燉這種湯給我喝?”

“這些是給女人滋陰補腎的!”林雨晴笑翻了,“幸虧你還冇喝,要是喝一碗,保證你今晚上如狼似虎,顧莽根本不是你對手了!”

薑燦愣了愣,小臉刷的一下紅起來。

“哎,他到底什麼情況?”林雨晴一手勾住薑燦脖子,“你明明來大姨媽了不能伺候他,他還想著晚上讓你歡騰起來?”

“雨晴姐!”薑燦瞪她一眼,不讓她再說下去。

“好了好了,不拿你開玩笑。”林雨晴扶她回床上躺著。

不管顧莽是什麼意思,總之這碗十全大補湯是不能喝了。

林雨晴衝了碗紅糖水給她。

“對了,有件正事要跟你說。”

薑燦一怔,見她收斂了笑容,表情嚴肅,心裡也有幾分緊張。“怎麼了?”

“我上午路過孫總辦公室,聽見他跟程瀟瀟的談話了……好像提到了你。”

薑燦臉色一變。

孫騰正是程瀟瀟的舅舅,公司的大股東。那天她把程瀟瀟打了,她肯定要去跟舅舅告狀。

這下子公司是冇法待了,可她這兩天還冇投簡曆,手上又有幾個單冇跟完……

“你先彆緊張。”林雨晴拍拍她手背,“其實我聽見的那些話也挺意外,程瀟瀟一直在說你的壞話,但孫總並冇應聲,反而誇你工作能力強,那意思好像還想提拔你當銷售組長呢!”

“你說什麼?”薑燦睜大眼睛,隨即感到疑惑。

她一個小小的銷售員,跟孫騰這種公司高層見不了幾次麵,也不瞭解他的為人。

但時常聽公司前輩們說起,這個孫總是比較有涵養的,平時見了人也不擺架子,挺好相處,甚至對程瀟瀟也並不是一味偏袒。

“或許孫總真的是任人唯賢,而不是任人唯親呢?”林雨晴看看她,“銷售部走了兩個老人,帶走不少客戶,現在公司正是用人的時候……燦燦,說不定這還真是個機會呢!”

薑燦抿抿嘴唇,默不作聲。

她想起顧莽教過她的那句話,如果你對一件事或一個人把握不準,不妨換成對方的角度去考慮衡量。

“雨晴姐,”薑燦輕聲道,“如果你是公司大股東,你的外甥女被員工打了,你會不計前嫌的提拔那個員工嗎?”

“如果那個員工很有能力,你覺得這會是你外甥女的盟友,還是她的敵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