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燦肚子疼的厲害,請了一天假冇去上班。

然而躺在家裡也不消停,從早上醒來就聞到廚房飄來的陣陣奇怪的中藥味。

薑燦強撐著身子下床,走到廚房門口一看,顧莽在裡麵忙的團團轉。

桌上是他給她準備的早餐:煎焦的雞蛋,烤糊的麪包片,還有一碗幾乎冇什麼麥片的麥片粥。

真難為這個從冇進過廚房的男人了。

薑燦苦笑,靠在廚房門框上輕聲對他說:“你不會做,還是我來吧。”

顧莽一怔,回身看她,“醒了?你不是不舒服嗎,吃完早飯就回去躺著,這些事我來做。”

“你還忙什麼呢?”

“哦……給你燉點湯。”顧莽手忙腳亂,“你快去歇著,一會兒湯好了我給你端進去!”

薑燦抿抿唇,心頭剛剛有些暖,腦子裡卻冷不丁冒出一個想法:他以前對“白月光”也這麼貼心的?

十六歲的大男孩,正是血氣方剛,肯定也是一腔熱情吧……

想著,薑燦嘴角的笑容凝固,心裡那個結又擰起來,再加上站久了小腹墜痛,她更是心煩意亂。

偏巧這時顧莽回頭看了看她。

薑燦瞪他兩眼,一扭頭回房間,還把門關上了。

顧莽摸不著頭腦,隻覺得生理期的女人都是變臉大師嗎?前一秒還衝他笑,後一秒就吹鬍子瞪眼,真是難伺候!

白景淵發來資訊讓他去帝豪酒店談事兒。他關掉火,剛想跟薑燦說一聲,這時響起了一陣敲門聲。

門外站著林雨晴,她聽說薑燦不舒服,特意趁著跑業務的工夫過來看看她。

“你就是……顧莽?”門一開,她怔了怔。

這是她第一次見顧莽,與想象中完全不同。她以為打架鬥毆坐牢的男人,或多或少有點痞氣,甚至挺喪的。

然而顧莽高高大大,一表人才,棱角分明的臉龐剛毅冷峻,眼底一抹深邃,讓人看不出他的情緒。整個人散發著的強大氣場,讓林雨晴不由得往後退了兩步。

“嗯,我就是。”顧莽低聲道,“你是林雨晴?”

“幸會。”林雨晴輕笑。

顧莽側身將她讓進來。

一進屋林雨晴就聞到那刺鼻的中藥味,不禁皺了皺眉。

“怎麼,她很嚴重嗎?”林雨晴看向他,“為什麼還得吃藥?”

“她一直肚子疼,我打聽了一個方子,說是用這些材料燉湯喝會緩解一些。”

“哦。”林雨晴若有所思的點點頭。

她的媽媽就是中醫,還精通婦科,所以從小她也是在中醫藥的耳濡目染之下長大的。剛剛一聞到這氣味她就感覺不對勁兒,想著過會兒有機會,還得去看看這鍋裡燉的什麼東西。畢竟是入口的,得給薑燦把把關。

“雨晴姐,你來了?”薑燦從房間走出來,“真不好意思,就是痛經而已,搞的好像生了大病一樣,還得麻煩你來看我……”

“對女人來說,這也不是小事啊。”林雨晴笑笑,“我看你臉色不好,疼的很厲害啊?”

“嗯。”薑燦皺眉,“雨晴姐,能不能再麻煩你去你媽媽那開兩盒止疼藥給我?這個藥特彆靈,我上次一吃就好!”

“還用得著止疼藥嗎?”林雨晴指指廚房,噗嗤一聲笑出來,“你老公給你燉了十全大補湯,比那止疼藥好多了!”

薑燦抬眼看看他,顧莽站在一旁,衝他微笑。

他打了個招呼就出門,跟平時一樣,不說跟誰,不說幾點回家,隻說要是太晚就不用等他回來吃飯了。

薑燦看著他的背影,輕輕歎了口氣。

“這一聲不對頭哦。”林雨晴笑著看她,“我們小燦燦好像有心事的樣子?”

薑燦咬咬嘴唇,將“白月光”的事和盤托出。

林雨晴從頭到尾聽完,忍不住笑的前仰後合。

“就為了這個?薑燦,為了一個假想敵你這麼折騰自己,你也太逗了!”

“我知道我疑神疑鬼,冇有真憑實據的,我這樣想確實挺離譜。”薑燦抱膝坐在沙發上,兩隻小手托著腮,大眼睛滿是迷惘,“可我就是控製不了自己。”

“你傻啊!”林雨晴開導她,“這都是你自己在胡思亂想!你不能憑他一句冇說完的話,就這麼誤會人家吧?說不定人家壓根兒冇有呢!”

“退一萬步講,就算他真有個初戀,那也早成了老黃曆,最後還不是跟你結了婚?你怕什麼啊!”

“再說,”林雨晴撇撇嘴,“就這種男人,冇背景冇工作,還有點曆史,你覺得有誰願意跟你搶?也就你當個寶!”

“說什麼呢!”薑燦嬌嗔著瞥她一眼,抿唇輕笑。

跟林雨晴說說話,心裡敞亮多了,連肚子都不怎麼疼了。然而這時爐子上的砂鍋發出嗚嗚聲,湯藥差點溢位來。

林雨晴一個箭步過去揭開蓋子。

等看清楚這湯藥的成分之後,她忽然眼神一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