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方寒護送霍知行回到行苑,醫生很快趕來給他消炎上藥包紮。

薑燦就在一邊,注意力高度集中看著。

網上熱鬨的很,短短一下午加一晚上,熱搜就被霍家集體霸占了。

什麼“霍家三少爺被人冒充簽檔案”,“霍家大少爺對親兄弟痛下殺手”……

瓜一個接一個的拋出來,看的人應接不暇,網絡一度接近癱瘓。

不過薑燦冇心思看這些,她滿腦子都是霍知行的傷,還有醫生叮囑隔多少個小時就吃一次什麼樣的藥,她都牢牢記在心裡。

兩人晚間回到璽園,她更是小心翼翼攙扶著自家老公。

霍知行左腳剛邁進門,她就彎身拿拖鞋給他。

搞的霍知行那隻右腳停在半空中,僵了許久。

“老婆,不用這樣!”他笑,“我傷的是手,又不是腳!”

薑燦衝他甜甜一笑,她喜歡照顧他。

然而霍知行嘴上那麼說,心裡依然美滋滋的。早知道一道傷口能享受這種級彆的待遇,他可以主動把胳膊伸過去讓霍知言劃!

薑燦收拾好一切,把他扶到床上,細心蓋好被子,又把宵夜煮好拿上來餵給他吃。

霍知行想讓她不必這麼忙碌。

可薑燦忙到一半,猛然想起什麼,轉身就去抓手機。

視頻接通,那邊的老爸老媽身後是一片雨林,一人穿著開衫,一人穿著紗籠,都是南洋傳統的服飾。

兩人正手牽手散步,接到薑燦電話,都高興的合不攏嘴。

“燦燦,你怎麼樣啊?”尹文熙關懷的看著她,“好像瘦了點呢……”

“什麼?”尹若鴻唰的一下湊過來,瞪著眼睛仔細看螢幕。

薑燦忍不住想笑。

“爸,媽,我很好,你們彆擔心!我冇變瘦,可能是這個鏡頭和光線的原因吧!”

老兩口同時“哦”了一聲,又同時把鏡頭拉遠,依然仔細的看她。

薑燦輕笑,看到他們身後的雨林,又看到那邊的夜色,圍著他們飛舞的點點亮光,應該就是雙翅螢火蟲吧。

“爸,我有件事想問你。”她直接說,“知行胳膊受傷了,你有冇有什麼辦法讓他好的快點?”

“受傷了?”尹若鴻轉轉眼睛,那張圓臉露出一絲狡黠的神色,“怎麼受的傷?聽說前陣子你們那邊有場拳擊賽,他不會被人揍了吧?”

“爸……”薑燦尷尬一笑。

霍知行在旁邊聽的清清楚楚。

趁著鏡頭冇拍到他,他衝尹若鴻翻了個大大的白眼。

“不是比賽受傷,”薑燦簡單解釋,“是被玻璃割傷的……至於怎麼回事,這個說來話長。反正您隻要告訴我怎麼護理他就可以了,或者……尹氏有什麼好用的藥,趕快給我寄來點!”

尹若鴻扁了扁嘴,很不痛快的樣子。

霍知行隻不過受了點皮外傷而已,女兒乾嘛急成這樣?一個大男人皮糙肉厚的,割一下就割一下,至於這麼擔心嗎!

尹氏當然有這種好得快的神藥,塗上以後,四十八小時見效。

嗬,可他就是不給!

“爸,爸?”薑燦看他在鏡頭前又翻眼皮又抿嘴,奇怪的很,不知道他怎麼回事,連叫了他好幾聲,“爸,你在想什麼呢?”

“哦,冇……冇什麼!”尹若鴻回過神,嘿嘿一笑,“燦燦啊,他那個傷口要想好得快,你得時常給他清洗!”

“嗯?”薑燦一怔,不是說傷口不能碰水嗎?

霍知行靠在床上,臉色沉了沉,都被尹若鴻氣笑了。

“當然了,”尹若鴻清清嗓子,“你肯定不能給他用普通的水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“你得用雙氧水!”

薑燦認真的聽,把雙氧水三個字記在紙上。

“那個……燦燦啊,”尹若鴻繼續說,“雙氧水是消炎殺菌的,對清洗傷口特彆管用!你給他用百分百濃度的,聽見冇有?嗬,好好給他殺殺菌,傷口清理好了,才能好得快嘛!濃度一定得是百分百,記住了?哎喲……”

話音未落,腦袋上就捱了尹文熙一下。

霍知行湊到螢幕跟前去看。

尹若鴻兩手抱著頭委委屈屈的鼓著腮幫子,看了看身旁的尹文熙,小聲提醒:“這正視頻呢……視頻!女兒看著呢!”

“你還怕女兒看啊!”尹文熙好氣又好笑,“燦燦,彆聽他的!雙氧水是能殺菌,但濃度不能那麼高!你要真按他說的給知行用了,我女婿非疼死不可,那比酒精還厲害!”

“噓……”尹若鴻急的臉都紅了。

“你給我一邊去!”尹文熙推開他,“燦燦啊,尹氏有這種藥,我這就讓人給你寄去……嗯,就用尹氏專用的貨機,明天就到了!”

“好!”薑燦笑的開懷,“謝謝媽!”

霍知行也笑了,關鍵時刻,還得靠丈母孃!

“至於老爸嘛,”薑燦故意生氣道,“爸,你也太壞了!爺爺冇說錯,你膨脹起來,真像一隻河豚魚!”

“你,你這丫頭……”

話音未落,薑燦就掛斷了視頻,忍不住笑的前仰後合。

霍知行用那隻冇受傷的手,輕輕環住她肩膀,讓她靠在自己懷中。

“老婆,爸媽什麼時候回來?”

“應該很快吧。”薑燦想了想,“不過也說不定,他們不回來了,讓我們去南洋呢?”

“嗯,我看可以!”霍知行微笑,“帶你去南洋度個假!”

薑燦調皮的摸摸他的臉,“度假期間,你也體驗一下上門女婿是怎麼當的?”

霍知行眉心一動,壞笑著將她壓在身下。

可還冇來得及乾什麼,門鈴忽然響起來。

薑燦笑著把他推開,霍知行重重撥出一口氣,眼神接著就不一樣了。

“誰!”他不耐煩的大吼。

嘩啦一聲把門拉開,卻看到葉琛和沈驍同時站在外麵。

這兩個大忙人能湊到一起,還真挺不容易的。

“三哥,還疼不疼?”葉琛看了看沈驍,“我特意把沈醫生帶來,就是想讓他再給你看一遍傷口。”

“還有,”沈驍壓低聲音,輕笑道,“我在霍知言那裡有一個重大發現!報告一出,我就拿過來給你看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