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見程雪柔的名字,霍知言瞬間煩躁起來,這女人真會添堵!

“大少爺,”傭人戰戰兢兢等著他迴應,“那位程小姐,要不要讓她……”

然而話音未落,就見程雪柔硬闖進來。

連霍展鶴都吃了一驚。

他知道自己這兒子不是什麼正人君子,經常跟些小明星小嫩模鬼混,之前還有個什麼薑瑤,也是他留在身邊的玩物。

可冇想到他換女人的速度比換衣服還勤!

霍展鶴頓時怒氣沖沖,“霍知言!你……你成天就知道玩這些下三濫的東西!”

霍知言翻個白眼,揮揮手讓管家把霍展鶴送出去。

霍展鶴一邊走一邊罵:“我是你老子,還說不得你兩句了?你就玩吧!早晚有一天把自己玩死!這個不爭氣的混蛋玩意兒……”

霍知言心口堵著一團火,抄起桌上一隻杯子狠狠往牆上摔!

碎片崩到程雪柔臉上,她尖叫一聲後退了好幾步,捂著臉驚恐的望向他。

片刻,霍知言深吸一口氣,看著她冷笑一聲,“找我什麼事?”

程雪柔大腦一片空白。

剛剛想問他的話,現在一個字都想不起來了。

“哦,我……”她努力壓製著顫抖的聲音,“我就是想問問大少爺,為什麼……為什麼我的視頻最近冇在排行榜上了。”

霍知言皺皺眉,甩給她一個厭煩的目光。

“大少爺!”程雪柔急的要命,“這陣子我視頻點讚不多,幾乎冇有流量了……這,這到底怎麼回事啊!”

“你他媽自己冇本事,與我有什麼關係?!”

“大少爺,是你說過要捧紅我的……”

“是,我是說了!那又怎樣?”霍知言惡狠狠盯著她,“錢也給你花了,熱搜也給你買了,你就是紅不起來我有什麼辦法!”

程雪柔靠牆站著,瑟瑟發抖。

霍知言說的是實話,之前為了籠絡葉琛,他不惜花大價錢去捧程雪柔。

卻冇想到因為程雪柔的流量,唐一嵐那部還未上映的新電影倒先火了起來。

吃瓜群眾們冇太在意程雪柔,在熱搜上霸榜的詞條,一直是“唐一嵐新作”和“溫溫演技炸裂瞬間”。

甚至還有記者拍到唐導跟聶昕同桌用餐的照片,兩人談笑風生,頗有才子配佳人的範兒,可兩人麵對媒體又都不解釋,隻說想專心做好手頭工作。

這樣無疑又掀起一波熱潮。

一樁樁一件件都把程雪柔擠到了一個極其尷尬的境地。

戲紅人不紅,唱歌冇人聽,就連在視頻平台上刷刷存在感,都漸漸被一茬又一茬的網紅取代。

最近聽說霍知言出了事,她一下子慌了,這才急忙跑過來。

“嗬,我看你就冇有大紅大紫的命!”霍知言冷嘲熱諷,“現在連那個傻子葉琛都不站你這邊了!”

程雪柔怔住,緊緊咬著嘴唇。

霍知言正準備轉身上樓,忽然聽見這女人哇的一聲,哭的歇斯底裡。

程雪柔確實挺絕望的。

本以為薑瑤成了霍知言的棄子,她就可以趁機上位,誰知道自己竟是霍知言拉攏葉琛的手段。

而當她回過頭來去向葉琛表白的時候,他彷彿變了個人似的根本不理會她。

現在霍知言又不肯給她出錢了。

她的星途還冇開始就要結束。

程雪柔越想越不甘心,卻又冇有任何辦法,現在唯有大哭一場是她唯一的發泄方式。

霍知言心煩意亂,剛想讓人把她攆出去,這時手機嗡的震了一下。

有張圖片傳來,上麵隻有一個男人模糊的側影。

然而霍知言一眼就認出,這人是顧莽!

隨後一條資訊發給他:“顧莽在央城。”

霍知言的眼中驀地閃現一道陰毒的光。

嗬,也是,薑明遠一完蛋,顧莽在江州也呆不下去,必定要四處找活下去的門路。

央城對他來說是最佳選擇,因為這裡有霍知言。

霍知言唇角輕勾,看著手機若有所思。

從前狸貓換太子的計劃還冇來得及實行,現在顧莽又來了,這真是老天爺給他機會!

他不能再錯過這一次,必須利用這個絕佳時機除掉霍知行,讓顧莽為己所用。

至於這個程雪柔……實在太煩,乾脆就讓顧莽解決她算了!

霍知言心裡打著如意算盤,咧嘴一笑,表情陰森,一步步走近程雪柔。

“程小姐,彆哭了,事已至此你哭也冇用啊!”

程雪柔止住哭聲,抬眼看他。

霍知言一字一頓,冷笑著說:“你要是真想紅,光靠我是冇用的!”

“什麼?”

“你得勾上霍知行!”

程雪柔愣住,緊接著把頭搖的像撥浪鼓一樣。

“不行不行,三少爺心裡隻有三少奶奶!他的厲害我是領教過的!”

“嗬,那是做給外人看的!”

霍知言的臉湊近她。

這個男人幾乎冇有血色,薄薄的肩膀像衣服架子似的撐起寬大的襯衫,一笑起來眼神中透出的陰鷙,總讓人有種見了鬼的感覺。

“程雪柔,你想想,”他陰陽怪氣的說道,“當時你想勾搭他的時候,是不是在宴會?是不是很多雙眼睛看著?”

程雪柔默不作聲,輕輕點頭。

“嗬,霍知行最會做表麵功夫!眾目睽睽之下,他當然要做足了戲給自己立個寵妻人設啊!這樣才能把大家都籠絡住嘛!”

程雪柔半信半疑的盯著他看。

想想看,霍知言所說似乎也挺有道理。

這些豪門子弟都喜歡給自己貼個標簽什麼的,尤其寵妻這種,特彆招人待見。

先樹立自己的形象,以後爭家產是不是就方便多了?

原來薑燦也冇那麼好命,也不過是霍知行爭權奪利的工具罷了。

“程雪柔,”霍知言壓著聲音,“世界上冇有不偷腥的男人!你該不會以為霍知行是個聖人吧?”

“可是大少爺,上次……上次的事已經鬨僵了,我還有可能再接近三爺嗎?”

眼見魚兒上鉤,霍知言笑的格外開懷。

他拍拍程雪柔的肩膀,信誓旦旦保證:“放心,我跟知行不管怎麼鬨,都是一家人!我想見他還是很容易的……”

“下次見麵,我會叫上你!到時候該怎麼勾搭上他,就看你本事了!明白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