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……”

薑明遠猶豫一下,畢竟他還是想早點辦完事早點脫身,這不是久留之地。

然而葉琛猛的按住他肩膀,讓他坐在沙發上,又順手從廚房裡拿出整套的上好茶具。

不一會兒茶香四溢,有種沁人心脾的感覺。

薑明遠光聞著這味兒,就知道這茶葉價值不菲。

“這是霍氏經常采買的一種烏龍茶,貴就貴在每年產量稀少,茶商除了供應霍氏,就是世界上幾個皇室成員才能喝到。”

葉琛暗中觀察薑明遠的神情。

他就知道,一個人生性貪婪的人,即便在危險的境地下,還是不會放棄任何一點利益。

比如眼前的茶葉。

薑明遠思索片刻,笑了笑端起麵前的茶盅,一邊喝著茶,兩隻眼睛一邊賊一樣的四處瞄。

葉琛輕嗤一聲,看來真是近墨者黑,跟顧莽這種人待久了,薑明遠的氣質也變得跟他差不多。

“薑先生,”葉琛輕笑,“看中什麼了?”

“冇……冇什麼。”

“好不容易來一趟,光拿走一隻藥箱子有什麼用?”葉琛故意道,“而且我聽大少爺說了,就算這隻箱子拿回去,變了現,你最多也就分到兩成收益!”

“什麼?”薑明遠一怔,“他……他這麼說?”

葉琛好整以暇的拽拽領帶,唇角輕勾,“現在大家都是一條船上的,我冇必要騙你!”

薑明遠眼中泛起疑惑,拳頭緊緊握住。

“對了薑先生,”葉琛低聲道,“你大概不知道薑瑤在什麼地方吧?她被霍知言關起來了,就在山莊後麵的馬場裡!”

“這……”

薑明遠瞪大了眼睛,過了一會兒狠狠啐道:“這個冇用的死丫頭!”

葉琛一怔,眯起眼睛看著他。

作為一個父親,聽到自己女兒受委屈,第一反應難道不該是為女兒出口氣嗎?

可薑明遠竟然責怪薑瑤冇用。

怪不得……薑瑤會長成那種囂張跋扈又冇什麼內涵的人。生長在這樣一個家庭,有這種不正常的父親,薑瑤能正常纔怪!

如此看來,薑燦還是挺幸運,起碼冇有從小跟在薑明遠身邊。

葉琛的手探進西裝口袋,摸了摸那支錄音筆。

薑明遠眉頭緊皺,半晌自言自語道:“看來以後我還得靠著燦燦……嗬,還是尹文熙會調教,教出來的女兒,輕易就能把男人的魂攥在手心裡!霍三少被她拿捏的死死的!”

“靠薑燦?”葉琛挑挑眉,“她又不是你親生女兒!”

“怎麼不是?”薑明遠直接甩出那張DNA鑒定,“你看看,這不是你找人偽造的嗎?”

葉琛裝模作樣的湊過去看,加重語氣問他:“偽造的?”

“是啊!不就是你偽造的嘛!”薑明遠翻個白眼,然後小心翼翼把鑒定收好,“自己弄的東西,自己都忘了?”

“哦,想起來了!”葉琛笑笑,“是,是我找人偽造的!”

“薑先生,你也知道這張鑒定是假的,萬一被人揭穿了……”

“不會!”薑明遠擺擺手,“這東西又不是給霍老爺子看,我給霍知行和薑燦看,就夠了!”

“你想怎樣?”

薑明遠笑而不語。

葉琛誘導他說話,“你想用這個威脅他倆?”

薑明遠咳嗽兩聲,“這個雖然比不上藥方值錢,但我相信,霍知行肯定不願意這東西出現在他爺爺麵前!霍老爺子最注重出身,薑燦能嫁進霍家,也是因為她是尹若鴻的女兒……”

“可如果霍老爺子看見這個,他會怎麼想?”薑明遠笑的陰險,“霍知行好不容易纔娶到薑燦,會輕易放棄嗎?嗬,所以我相信他會為了他老婆,給我一筆不小的封口費!”

“嗬,嗬嗬。”葉琛一邊假笑一邊在心底感慨,薑明遠這種人算不算人類低智商的下限?

然而他還不得不順著他的話說:“是啊,霍知行肯定會這麼做的,到時候薑先生又有一大筆錢進賬了!”

薑明遠神情得意,又抿了一口茶。

“不過……薑先生您這麼會打如意算盤,竟然還能讓薑氏倒閉,真是不應該!”

薑明遠立即變了臉色,“我那是一時失手!”

“可您手裡的錢應該不少啊!”

“你……怎麼知道?”薑明遠立即警覺。

在收集證據這方麵,葉琛向來是個精明的獵人,能讓獵物一步一步掉進陷阱。

“薑先生,憑我跟大少爺的關係,他早就把你那點事告訴我了。當年尹氏千金尹文熙離開南洋來到江州,是你故意把她帶回家的吧?”

薑明遠一聽這個,神色僵硬了一下,皺著眉頭緊盯住他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是不是這樣?”

“我……我不想聊了!”薑明遠逃避,“快告訴我箱子在哪?”

葉琛冷笑一聲,繼續倒茶,自己悠哉悠哉的品著。

薑明遠愣了愣,這律師怎麼又喝起來了?

看來他不說點什麼,這人是不打算把箱子找出來了吧。

他本想自己找,然而彆墅太大,時間又不多,還得防著薑燦和霍知行隨時回來……

薑明遠咬咬嘴唇,索性一屁股坐下,一股腦兒把真相倒出來。

“好,我說!”

“當年尹文熙來江州,無依無靠。我對南洋尹氏家族的事也聽說了點,就把尹文熙收留在家中……”

“實際上我就是想得到那套藥方,但這臭女人不給我!後來我發現,她的賬戶上每個月都有一筆錢進來……”

葉琛打斷他,“是從南洋來的錢?”

“是。”薑明遠看看他,“我仔細查了查,是尹若鴻打來的!嗬……原來當時尹文熙已經懷孕了!於是我乾脆,一不做二不休,就把她給……”

葉琛冷冷盯住她,“把她給怎樣?”

“還能怎樣?”薑明遠笑道,“那麼漂亮的女人,白白放那多可惜!就算懷孕了也可以玩玩嘛……”

“然後呢?”

“然後……我玩完了她,就拿走她的錢。”薑明遠厚顏無恥,“冇想到尹若鴻還挺重感情,給她的錢真不少!每個月的進賬,頂得上薑氏半年的純利潤!嗬,這麼多錢,我哪能浪費?”

葉琛深吸一口氣,“於是你就據為己有了?”

薑明遠被問的不耐煩了,皺皺眉頭,“你說你這人,哪來這麼多問題?快點去拿箱子吧!”

“薑明遠。”葉琛逼視著他的眼睛,一字一頓,“把你剛纔那些話,連起來說一遍!”

“你……”薑明遠一愣,“你他媽有病啊?!”

“說!”葉琛忽然低吼,“不說的話,你永遠彆想拿到那隻箱子!”

薑明遠舔舔嘴唇,不知道這律師為什麼忽然轉變了態度。

不過為了箱子,就全當這律師吃錯藥了吧!

於是他壓著火氣,快速重複了一遍剛纔說的話。

“我收留尹文熙,就是要她手裡的藥方……她不給,我,我就強了她,然後拿走她的錢。尹若鴻每個月打過來的錢,都進了我的口袋!這樣行了吧?”

話音剛落,客廳裡的燈猛然一下全都亮了起來!

外麵警報器的刺耳聲響徹天空!

薑明遠嚇了一跳,正想問葉琛這是怎麼回事,隻見客廳旁邊一個房間的門緩緩打開,裡麵有人走出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