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知行揉了揉她的發,“冇有,不管我家燦燦做什麼,老公都會站在你這邊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薑燦冇有繼續說下去,緊抿著嘴唇。

“可是,我老婆是個特彆善良的小女人。”霍知行笑了笑,“她不願意讓愛自己的人傷心,對不對?”

薑燦看了看他,默不作聲。

“老婆,”他輕聲問,“你想不想聽聽我的意見?”

“嗯!”薑燦用力點頭。

“其實我的想法很簡單,”霍知行輕笑,“首先,問你個問題……你最愛的男人是誰?”

薑燦怔了一下,接著嘟起小嘴,“這還用問?”

“我要聽你親口說!”

這男人又幼稚起來了嗎?薑燦無奈的笑笑,伸出小手在他腦袋上輕輕一敲,“是你!”

“霍知行,都有視頻為證了,你怎麼還問這種問題啊?”

“因為這個問題很重要!”他故作深沉的咳兩聲,然後握住她的小手,一字一頓,“接下來我想說的就是……”

“我當初遭遇飛機失事之後發生的一切。”

薑燦心頭一緊。

她見過他身上那些深淺不一的傷痕。

以前他隱瞞身份的時候,她問起來,他就含糊其辭的告訴她這些都是練拳擊時留下的。

後來身份大白了,有一次在跟他做羞羞事的時候,她摸到他小腹上那道疤,又從小腹到後背,觸到那些痕跡。

她再也忍不住問他是怎麼回事。

霍知行這才告訴她,這都是一場空難留下來的。

再問,他怕她擔心,就輕描淡寫的略過去了。

薑燦不是個太糾纏的人,既然他不想說,她也就不問,但這事一直放在她心底,像塊大石頭一樣壓著。

如今這塊大石頭就要被他搬開了。

她聚精會神,連呼吸都屏住,就怕漏掉一個字。

“我坐的是私人飛機,還冇回到央城就在江州出事了。飛機被人動過手腳,在幾萬米的高空係統失靈……好在機長很有經驗,準備在江州迫降,我穿著救生衣,揹著降落傘,可還冇迫降成功,飛機就解體了……”

“我受了重傷,但因為有那些救生裝置,撿回一條命。最難熬的那段時間是沈驍在照顧我,然而即便他給我做了幾次手術,我生存的希望依然很渺茫。”

“就在這時候,是南洋的一種藥救了我。”

薑燦睜大眼睛,不可思議的看著他,小聲道:“南洋……?”

“對,南洋,尹氏。”

薑燦心頭一震。

“是尹若鴻,”霍知行舔舔嘴唇,吐字清晰,“是……爸爸。”

這是他第一次把“老東西”改成了“爸爸”。

尹若鴻絕對想不到,認親這一路走來,第一個喊他爸爸的不是女兒也不是兒子,竟然是他曾經最看不順眼的那個人。

薑燦深吸一口氣,思緒有些淩亂。

“燦燦,”霍知行沉聲,“他救過我的命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他就算有再多的錯,可他救了你最愛的男人。”霍知行輕笑。

薑燦微微一愣。

如果冇有尹若鴻,霍知行恐怕連命都保不住,她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。

所以……他可以將功補過了嗎?

那她和媽媽、弟弟,這麼多年受的苦又該怎麼算?

許久,她小手輕輕覆上他的手背,聲音柔軟,“看在你的份上,我可以不跟他計較了……但是我不能替媽和小澄原諒他,我也冇有資格替他們原諒。”

“嗯,是。”霍知行如釋重負的笑起來。

其實尹文熙和尹澄都好說,尹若鴻最難過的一關,目前看來已經迎來曙光了。

畢竟有二十多年的隔閡,一切還需要慢慢來。

但無論如何,第一步已經跨出去了,一家團聚的日子會越來越近。

薑燦看著他的眼睛,兩人相視而笑。

霍知行擁著她的肩膀向外走。

這下子終於可以毫無負擔的去吃大餐了。

“老婆,我覺得你做的對!”

“什麼?”

“那老東西讓你們受了那麼多年的苦,現在也是時候讓他吃點苦頭了!”

“說什麼呢!”小女人立即瞪大了眼睛,“你叫誰老東西?”

“就是……”霍知行故意的,“就是那個不知好歹的老東西,滿身長刺的河豚魚……”

“你還說!”

薑燦跳著腳去拍他。

然而男人高大的身軀像棵大樹,一下子就把她這朵小花摟進懷裡。

在占據絕對優勢的身高差麵前,她再怎麼蹦跳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。

“老公,我們明天就回家好不好?”

“怎麼了?”霍知行輕笑,“我還打算帶你在江州多玩兩天!”

“我……我不想在這裡待著了,我想趕緊回去,還有很多事冇做完呢!”

還有,她也很想見見尹若鴻。

很想再感受感受有父親疼愛的滋味。

霍知行捧著她的小臉,在她臉頰落下輕輕一吻,點頭答應。

明天回家,還有更重要的事。

跟薑明遠這筆賬,得好好算算了!

……

次日,央城璽園。

薑明遠掐準了時間,根據霍知言給他的定位找到這個地方。

據說這是白家開發的彆墅區,在央城是頂級的豪宅。薑明遠知道有人跟他“裡應外合”,到了一看果然如此,門口的安保係統形同虛設,連個保鏢的人影都冇有!

薑明遠奸笑兩聲,環顧四周。

這裡真是豪華,他在江州也算是享儘榮華富貴了,可跟這一比,還是小巫見大巫。

“冇想到薑燦這死丫頭命還真好!”他低聲罵了一句,想到自己女兒吊著霍知言吊了半天,連個名分都冇有,不由得生起悶氣。

薑燦和霍知行住的那棟彆墅很好找,是整片彆墅群中最好的。

薑明遠躡手躡腳到了門口,還冇來得及反應,門忽然一下自己打開了!

他嚇一跳,差點叫出聲,隻見一個麵容俊秀、文質彬彬的男人站在麵前,嘴角勾著一抹若有似無的笑。

“薑先生,您還認識我吧?”

薑明遠打量半晌,恍然大悟,“哦……你是葉律師!”

“正是。”

“嗬,原來大少爺說的就是你!”薑明遠放心大膽的往裡走。

葉琛瞥他一眼,也跟著他進去。

“葉律師,聽說你對這熟悉!”薑明遠迫不及待,“快告訴我,那個箱子在哪?”

“彆那麼著急啊。”葉琛不慌不忙,“薑先生遠道而來,先坐下歇歇,喝口茶。我給您把箱子拿來就是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