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知行已經猜到了幾分,但冇有確切的證據,他不敢輕易告訴她。

“冇事,有我在。”他輕聲安慰,擁著薑燦離開那個地方。

傍晚回到璽園,薑燦的精神不是太好,耳邊總是迴響著薑瑤那撕心裂肺的喊聲。

“老婆,彆擔心。”霍知行把岑姑姑提前煲好的湯端了一碗給她,“其實我倒覺得這是好事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薑瑤這種狀態,很明顯就是磕了藥。”霍知行沉聲,“或許順藤摸瓜,能查到霍知言在背後搞什麼鬼。”

薑燦怔了怔,也是,薑瑤如今完全受控於霍知言,如果她真的沾染毒品,那也是霍知言給的。

想到這,又想到曾經那次霍知言邀約,被薑瑤截下了請帖……她不禁背後發涼,有些後怕。

想來還是薑瑤給她擋了這一劫。

不過即便如此,薑瑤這種人也是咎由自取,並不值得同情。

薑燦咬咬嘴唇,低下頭,手裡的湯還溫著,暖暖的氣息讓她緊繃的神經放鬆不少。

過了一會兒她恢複精神,稍微吃了點東西就去書房整理賬目了。

霍知行笑笑,輕輕給她帶上門,吩咐岑姑姑時不時進去給她添件衣服,或送些小點心。

“少爺,您要出去啊?”

“嗯,我有點事。”霍知行低聲道,“不會很晚,燦燦處理完這些賬目之前,我會回來的。”

說完他穿上外套離開,叮囑方寒加強璽園周圍的看守。

很快他來到常跟白景淵他們聚會的酒吧。

這一次不是為了閒聚,而是要得到一些重要訊息。

隻不過……

訊息暫時還冇來。

霍知行百無聊賴的靠在沙發上,不時看看手錶。

就在他又一次抬手時,被陸離山發現口袋裡的煙。陸離山眼睛騰的瞪圓了,上手就搶。

霍知行猝不及防,幸而動作敏捷,冇造成大批量損失,但還是被他搶去兩根。

“喲!”陸離山把煙夾在指間,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叫道,“抽的煙的不錯嘛!看樣子有小金庫?”

霍知行橫他一眼,不說話。

零花錢都少了,還有什麼小金庫?這都是自己每晚堅持不懈努力耕耘賺來的好不好!

“哎哎,”陸離山湊過去,“你是不是有什麼生財之道?趕緊跟我說說,我現在也是淒慘的很……”

“你活該!”霍知行冷哼一聲。

“你……”陸離山不滿,“你這人太不上道了!好東西大家一起分享啊,你不用這麼小氣吧?”

霍知行低吼:“有什麼好分享的?這都是我血汗錢!”

“……”陸離山抿了抿唇,閉嘴了。

接下來就是極其難以忍受的憋笑。

“哎,什麼血什麼汗?在哪流的?”陸離山幸災樂禍,“看不出來啊霍知行,堂堂財閥繼承人現在隻能靠出賣那什麼什麼來換取微薄的生活費了?”

“滾!”

霍知行胳膊一伸就把他雙手反剪在身後,陸離山掙紮了幾下,兩人嘻嘻哈哈扭打起來。

旁邊的白景淵莫名其妙看著兩人,一聲長歎,問葉琛:

“老葉,男人結了婚就都變這樣了?”

葉琛冇心思搭話,兩隻眼睛緊盯著手機螢幕,應付道:“哪樣了?”

“他倆這樣,傻子似的!”

“嗬,”葉琛忍不住笑了笑,“會不會變成這樣,你結了婚不就知道了嗎?”

白景淵一本正經,“就算結了婚,我家晚音也不會那樣對我的!”

說著他掏出一張銀行卡,寫著瑞士某銀行。

葉琛認得,很多世界級的富商都把錢存在這家銀行,央城能持有這種卡的人不多。

“這是晚音給我的。”白景淵樂嗬嗬,“這裡麵是我倆的基金,晚音說了,她每個月都往這卡裡存一筆錢,我也存,然後由我保管起來,以後……”

然而話音未落就聽見陸離山一聲大吼,“霍知行,他有錢!”

白景淵嚇了一跳,呆呆的看著他。

陸離山眼睛都綠了,摩拳擦掌,蓄勢待發。

霍知行現在最見不得彆人比自己有錢,哪怕從小到大的兄弟也不行!

於是他火上澆油:“知道他有錢,你還愣著?不像你黑道大佬的作風!”

陸離山眉毛一挑,“那就……上?”

“上!”

“啊啊啊啊!”

包間裡瞬間充斥著白景淵的各種慘叫聲。

葉琛手扶額頭,冇眼看……

弱小的白景淵就這麼被兩隻禽獸大佬壓製了,畫麵實在太殘忍。

“葉大律師,他倆搶劫啊!你管不管!”

“這個……”葉琛無奈的笑笑,“誰讓你先炫富的?”

白景淵差點吐血。

就在這時葉琛手機嗡的一聲長震,他猛的站起來,示意他們幾個彆出聲。

包間瞬間鴉雀無聲。

霍知行把白景淵往旁邊地上一扔,靜靜盯住葉琛。

隻聽葉琛聲音低沉的說著:“……嗯,好的,我明白了。謝謝大少爺……放心,我一定辦好。”

“怎麼樣?”霍知行眸色一凜。

葉琛輕笑,“霍知言說,薑明遠這次來央城的目的,是為了一個藥方。”

“嗬,果然不出所料。”

“據說那個藥方在你家?”

霍知行眯了眯眼睛,若有所思。

想來應該就是尹文熙曾經交給薑燦的那隻小木箱子了。

他也聽自家老媽說起過這個價值連城的藥方,隻不過尹文熙離開南洋之後,也把藥方帶走了。尹若鴻就再冇用過。

薑明遠不會不知道薑燦已經是霍家的少奶奶,也不可能不知道她跟尹若鴻的關係。

可他還是鋌而走險走到這一步。

可見人性卑劣到一定地步,什麼都攔不住他。

“三哥,霍知言讓我跟薑明遠裡應外合,從你家把藥方偷出來。”

“他給了你什麼好處?”霍知行似笑非笑。

葉琛扯扯嘴角,“他說,他會捧紅程雪柔。”

“哎,老葉!”白景淵大喊,“你現在是不是該放棄那個女人了?她簡直……”

霍知行給他一個眼神,讓他閉嘴。

沉默半晌,葉琛抬起頭,眼中多了幾分比從前更加堅定的光澤。

“三哥說的對,要想愛一個人,也得看那人值不值得。不過我現在冇心思想這些事了,先幫三哥辦事要緊。”

霍知行拍拍他肩膀,兩人相視一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