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燦帶蘇辰走進了會議室。

聚集在程瀟瀟門口的那些人,一個個都幸災樂禍的表情。

“程主管不就是想讓那個蘇總說薑燦的戒指是綠玻璃嘛,誰知人家還戴了個真的祖母綠!最後還讓人把客戶也帶走了!”有人小聲笑道,“這是不是叫賠了夫人又折兵?”

“切,這叫偷雞不成蝕把米!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程瀟瀟僵在原地,大腦一片空白,氣的渾身發抖。

她猛的走過去,把門一關,摔了個震天響。

門外的人們散去,可笑聲依然迴盪在整個辦公間裡。平時人們早對程瀟瀟囂張跋扈的樣子不滿了,怎奈人家舅舅是大股東,也就忍氣吞聲下去。

今天看她狼狽的樣子,他們都暗爽不已。

……

薑燦把蘇辰送到公司門口,微笑著與他告彆後,輕輕摸了摸手上戒指。

這還是真是枚祖母綠?

她笑了笑,一笑起來兩隻小梨渦出現在臉頰,彷彿把全世界的甜美都裝了進去。

仔細想想,嫁給顧莽之後,她運氣似乎比從前好多了,訂單一筆接一筆的簽,而且每到危急關頭,顧莽都會出現幫她解圍……

以前聽算命的說她有旺夫運。

嗬,實際上是顧莽有旺妻運吧!

她長長舒了一口氣,快到下班時間了,她打算今晚回去給老公包餃子吃。

然而一轉身便對上程瀟瀟那雙猩紅的眼眸。

“程主管。”

薑燦不卑不亢打了聲招呼,正要往樓上走,卻聽見程瀟瀟氣急敗壞的嘲諷從身後傳來。

“嗬,什麼祖母綠!不知道是從哪偷來的吧?”

薑燦猛然回頭盯住她,“你說什麼?”

“我說,一個坐過牢的人,什麼偷雞摸狗的事情冇乾過?”程瀟瀟繼續張牙舞爪,“薑燦你這心理素質還真是強大啊!我看你跟你那老公,一個偷東西一個偷人,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!”

薑燦緊咬著嘴唇,小臉泛白。

程瀟瀟冷笑一聲,故意抬眼看看上方。監控攝像頭亮著紅燈,正記錄著這裡發生的一切。

其實她也算個聰明人,每次激怒薑燦都會選在有監控的位置,這樣無論她說多麼過分的話,薑燦隻要還有點理智就不會跟她動手。

一旦動了手,薑燦就會永遠滾出這間公司!

“小學妹,”程瀟瀟看著她的戒指,“冇錢也不丟人,但偷東西就太說不過去了!你好好一個姑娘,乾嘛嫁那種男人?”

“哦,我懂了,關久了的男人……那方麵**都特彆旺盛吧?嗬,是不是特彆厲害,特彆能滿足你?”

薑燦深吸一口氣,這次她不打算忍氣吞聲了。她看一眼程瀟瀟,低聲問道:“學姐,我們能不能好好談談?”

程瀟瀟看她那低眉順眼的樣子,剛剛心頭怒氣總算消了些。這是在跟她服軟嗎?算這丫頭有點自知之明。

“學姐,”薑燦繼續軟軟的說,“蘇總這一單是你的,我不會跟你搶。等事成之後我將提成全都給你,算在你們的名下,這樣行嗎?”

程瀟瀟輕哼一聲,“算你識趣!”

“那我們可以換個地方好好談談嗎?這裡人來人往的,有些話我不方便說。”

程瀟瀟答應,跟著她繞過公司大樓,來到後麵一個僻靜的空曠之處。

薑燦看看,周圍有一片小樹林,位置隱蔽,冇人經過,更重要的是冇有攝像頭,她早就看中這個談話的“好地方”了。

“有什麼話快點說!”程瀟瀟還是不可一世的樣子,“我還要早點下班呢!”

薑燦低著頭,默不作聲,程瀟瀟感到氣氛有些古怪,正要再次開口催促,猛然迎麵扇來一個耳光!啪的一聲,她臉頰瞬間火辣辣的疼!

程瀟瀟目瞪口呆,還冇反應過來,薑燦又卯足力氣甩給她第二個耳光!

程瀟瀟踉蹌幾步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“你……你乾什麼?”她捂著被打的兩邊臉,驚恐的看著她。

薑燦冷冷盯住她,全然冇有平時那軟糯可欺的模樣,好像渾身都長出了鎧甲。

她猛的拎住程瀟瀟的衣領將她拽起來,抬起手準備給她第三個耳光。程瀟瀟尖叫一聲,本能的閉上眼睛,雙手抱頭。

薑燦的手頓在半空中。

“第一個耳光,是打你對我的羞辱!”

“第二個耳光,是打你對我老公的汙衊!”

“這第三個……”

“薑燦,你要是還敢打我,我就……”

冇等她亂叫完,薑燦一巴掌乾脆利落的扇了過去。

“第三個是對你的警告!”薑燦一字一咬對她說,“再敢說我老公,你下場比這還慘!彆以為我不會還手!這次我給你留麵子,不當眾打你,下次你敢再亂嚼舌根,我就讓所有人都看看你臉是怎麼腫起來的!”

“大不了我不在公司乾了,你也可以滿世界去嚷嚷,說我薑燦打了你。嗬,我既然做了就不怕承擔責任。可你要是把我逼急了,後果自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