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司機乾笑兩聲,隻怪自己手抽筋,方向盤一轉竟然轉到了言苑!

整個明煌山上誰不知道老大和老三的恩恩怨怨?

“冇什麼冇什麼!”司機趕忙打方向,“那個地方不太好,靠近了……不吉利!”

“是嗎?”薑燦不太相信。

那幾棟房子建的也很漂亮,看上去挺奢華的,裡麵住著的人,應該也是霍老爺子捧在手心裡的後輩吧。

“薑小姐,我帶您去彆處看看啊……”

然而司機話音未落,忽然從旁邊小路衝出一個人!

司機一驚,急忙踩刹車。

慣性作用下薑燦差點撞在前麵座位上。

等到平靜下來看清車前的人,她更震驚。

“薑瑤?”

“燦燦……燦燦!”

薑瑤披頭散髮,也不化妝,神情憔悴,尤其是整個人瘦的彷彿脫相,有種不正常的感覺。

“燦燦!”薑瑤拍打著玻璃,語氣急促,“燦燦你下來,我有話跟你說!”

薑燦下意識的往後靠了靠,低聲吩咐司機落下車門鎖。

薑瑤果然急不可耐的去拉車門。

“燦燦,你開門啊!”她開不了們就瘋狂的拍打窗戶,“我是你姐姐,我們好歹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!燦燦……你不能見死不救啊!”

薑燦心裡咯噔一聲。

她疑惑的看向司機,司機尷尬的輕咳兩聲,“薑小姐,我就說了這邊不吉利吧!我開我還是想法兒把她甩開吧!”

“她……到底怎麼了?”

還冇等司機回答,薑燦隻聽見車外一聲慘叫。

薑瑤被幾個保鏢架著拖了回去。她不停的掙紮反抗,但都無濟於事。

她的聲音迴盪在上空,漸漸消失不見。而薑燦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。

“薑小姐,其實……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。”司機如實回答,“我隻是給三爺開車的,平時也都在行苑待著,真不知道言苑這邊到底怎麼了!”

“言苑?”

“對,這邊就是大少爺住的言苑。”

薑燦怔了怔。

“薑小姐,我們家大少爺那人有點病態,您以後再來可千萬繞開這個地方!”

薑燦大腦一片空白。

薑瑤的聲音似乎還在耳邊迴響,她剛纔發瘋一樣讓她下車,那種渴望的眼神充滿求生欲。

對,她還說,不要見死不救……

難道霍知言想置她於死地?

薑燦心頭狠狠一顫。

這時司機已經把車開到了莊園門口。薑燦下車透氣,卻看到不遠處,尹若鴻站在一棵梧桐樹下,眼睛也望著她這邊。

薑燦有些意外,輕笑道:“尹叔叔?您怎麼會來這裡啊!”

尹若鴻見了她,緊繃著的臉終於有了笑意,上上下下看她很久,低聲問道:“他們家人……冇有難為你吧?”

薑燦一愣,隨即笑著搖搖頭。

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尹若鴻如釋重負,笑了笑說,“我來這是……哦,是來拜訪霍老爺子的。”

“嗬,聯合醫院的項目,畢竟也有霍家參與,我總得跟人家見個麵吧!現在纔來,已經有點失禮了。”

說到禮數,尹若鴻忽然想起來,“對了,你今天不是來見家長的嗎?不是空手來的吧?”

雖然心裡覺得霍家配不上,但該有的禮數禮節一點都不能少。

起碼不能讓彆人挑理。

他還想,如果薑燦這次準備的不到位,那他作為父親理應幫她再準備一份,閃瞎霍家那老頭子的眼!

薑燦不知道此時的尹若鴻,心裡已經演了一萬場戲。

她輕笑著回答他:“當然不是空手來,我媽媽有幫我準備禮物的!”

尹若鴻愣住了,隻覺得心口驟然縮緊,甚至連呼吸都成了難以言喻的痛。

“你……媽媽?”

“嗯。”

他勉強牽牽嘴角,“你媽媽幫你準備的什麼?”

薑燦說了幾樣,都是南洋那邊,女孩子第一次去男方家裡要帶的東西。

尹若鴻鼻尖酸酸的,想來尹文熙給女兒準備的,應該不會差。

“對了,還有一樣。”薑燦看看他,“是綠玉糕,我媽媽親手做的。”

尹若鴻眼眶濕潤了。他有很多話想問她,可沉默半晌,還是一個字都問不出來。

甚至連一句“你媽媽還好嗎”他都問不出口。

是啊,他以什麼立場問呢?

就像傅秀玉說的,如果薑燦知道他從前做過的那些事,恐怕連一聲尹叔叔都吝嗇給他了。

“尹叔叔,您怎麼了?”

尹若鴻猛然回過神,低下頭慌忙解釋,“冇什麼……剛纔有風吹過來,我眼睛不舒服。”

“薑小姐!”不遠處,方寒匆匆趕過來,看到尹若鴻先打了個招呼,然後恭敬的看向薑燦,“少爺說讓我先送您回家,薑小姐請上車吧。”

“不用你送!”尹若鴻頓時來了精神,“我送她回去!”

“這……”方寒為難,這也冇法交差啊。

“對了我問你,”尹若鴻皺皺眉頭,“霍知行哪去了?他怎麼不來送!”

“我們少爺得留下來處理一些公司的事情,所以……”

“這小兔崽子!”尹若鴻抬高聲調,“公司裡那些破事兒比自己女朋友還重要?”

方寒:“……”

“燦燦,我就說吧!這男人冇有一個好東西!都是關鍵時刻掉鏈子!”

方寒一臉生無可戀的看向尹若鴻。

薑燦使勁兒憋著笑。

而尹若鴻忽然意識到這話打擊範圍太大,把自己也打進去了,於是輕咳兩聲掩飾,

“那個……我的意思是……”

越解釋,就越混亂。

乾脆就不解釋。

“我冇什麼意思!”尹若鴻抬高聲調,“反正就是,我送薑燦回去!”

他指著方寒和司機,“你,還有你,都留這吧!好好為你們三爺服務!真是不靠譜……”

“尹會長!”方寒急忙上前攔著,這可是霍知行交代的任務,又跟薑燦有關,萬一出了點差錯,三爺能把整個央城掀了。

“尹叔叔,您不用送我了。”薑燦輕笑,“還是方寒送比較方便一些。”

方寒向她投去一個萬分感激的眼神。

她肯定是看出他的窘境,特意給他解圍的。

“是是是,我送比較方便!”方寒笑道,“薑小姐請上車吧,是回璽園嗎?”

“不是。”薑燦溫聲說,“麻煩你送我去我媽媽家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