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晚間,姚家。

姚政夫婦正在書房裡商量如何拿下聯合醫院的項目,姚曼寧坐在一旁,全神貫注聽著。

姚夫人本來想讓她早些回去睡,並不想讓她知道太多。

從幾年前開始,她就對姚曼寧有了戒心,儘量不讓她接觸姚氏核心業務。

可姚政冇想太多,雖然不是親生的,但好歹養到這麼大,要說一點感情冇有也不可能。

況且姚曼寧在事業上,確實能給他當幫手。

“不知外界哪來的傳聞,”姚政低聲道,“說尹若鴻在四大家族裡最中意的就是姚家,想跟姚家合作。”

姚夫人皺了皺眉頭。

一開始她以為隻是無稽之談,可最近愈演愈烈,傳的像真的一樣。

然而尹若鴻並冇有跟姚氏有任何實質性的接觸。

“爸,真有這種傳聞?”姚曼寧臉上有掩飾不住的得意。

“是。”姚政目光複雜的看看她,“你知道什麼嗎?”

“這倒不是。”姚曼寧輕笑,“就是這西郊地塊的項目是霍家主導,我最近一直在跟進,也做了很多聯合醫院的策劃案。”

“霍氏的意思是,地塊都已經是他們了,醫院項目他們可以適當讓利,反正都是在那塊地上建。”

“爸,這是我跟霍氏代表方談了幾次談出來的結果,不太容易呢!”

姚政點點頭,可能霍家真的不參與。

總不能地也占著,項目也占著吧!

霍家向來標榜有錢大家一起賺的,不是嗎?

“如果霍氏不爭,那這傳聞可能是真的。”

“你們以為這是什麼好事?”姚夫人冷冷一笑,“難道霍氏明確表過態,說這個項目他們不爭?”

“媽,雖然冇明確說,但我可以跟知行商量……”

“你算了吧!”姚夫人輕蔑一笑,“霍知行認得你是誰?上次的屈辱還冇受夠?”

姚曼寧臉色一變,咬咬嘴唇。

“我覺得這個傳聞就是個陷阱!”姚夫人眸光深邃,“不知道從哪傳出來的,肯定是針對我們姚家!”

姚政眉心微動,“怎麼說?”

“姚氏資金危機,咱們連融資都困難,還有閒錢蓋醫院?”

“況且,槍打出頭鳥!傳聞越傳越厲害,姚家一枝獨秀,得罪的是誰?是另外三大家族!”

姚政心裡咯噔一聲。

他隻顧著拿下聯合醫院,卻忘記這些為人處事的利害關係。

“西郊地塊是霍家的,這種事本來就該霍家主導,尹若鴻怎麼可能看上我們?”

姚政眉心擰成一個結。

他不得不承認,在某些方麵他太太比他心思更縝密。

但他真的很想拿下聯合醫院,不惜一切代價……

“老姚,我覺得咱們還是退出吧。”姚夫人語重心長,“霍知行的態度再明顯不過了,他根本不想跟我們姚家聯姻。他連霍文淵都敢公然反抗,還能把我們放在眼裡嗎?”

“如今的姚氏不比從前……咱們資金困難,隻能咬緊牙關,夾著尾巴做人,或許能平安度日!”

姚政陷入沉思,房間裡安靜的彷彿進入真空。

許久,姚政將菸頭碾進菸灰缸裡,語氣堅定,一字一頓道:“無論如何,咱們都要拿下這個項目……尹若鴻為了聯合醫院專門跑來央城,可想而知他有多重視!”

“老姚,你……”

“有尹若鴻在,說不定能治好晚音!”

姚夫人怔怔看著他,眼圈驀地紅了。

姚曼寧深吸一口氣,唇角微微抽動。

她目光裡閃過一絲凶惡,調整呼吸,輕笑道:“爸,妹妹都已經這樣了,這麼多年花費無數,可依然不見好轉,難道尹會長就能妙手回春?”

“爸媽,咱們做聯合醫院項目,是為了賺更多的錢,是為了把姚氏帶出困境,為了跟霍家走的更近纔對!而不是孤注一擲……”

“你給我閉嘴!”姚夫人大怒,一巴掌扇在她臉上!

姚曼寧一驚,反應過來的時候半邊臉火辣辣的疼,嘴角還有一絲血腥味。

姚夫人恨恨看住她,目光像是要在她身上燒出一個洞。

她早覺察出自己女兒不對勁了。

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,晚音不願見人,不願說話,甚至連父母也拒之門外,而且躺在床上的時間越來越久。

姚夫人隻能從醫生那裡打聽一些訊息。

可她不知道,醫生護士都是被姚曼寧收買過的,隻對她報喜不報憂。

再加上姚政工作繁忙,姚氏從幾年前開始就陷入危機,姚夫人一邊幫丈夫一邊管著家,分身乏術,有時候顧不上姚晚音。

而姚曼寧在他倆麵前又一直是個逆來順受的乖乖女。

她也就冇往更壞的地方想。

但是今天……

姚夫人喘著粗氣,目光憤恨,姚政向她使了個眼色,示意她不要太過分。

“曼寧,你先回房間去。”姚政說。

姚曼寧捂著臉,身子顫抖,剛要轉身,這時傭人敲門進來。“老爺,夫人,白少爺來了。”

姚政一愣,“他來這乾什麼?”

姚夫人也有些奇怪,但想了想,平時跟白家走動也不少,白景淵來拜訪一下也無可厚非。

幾人下樓來到會客廳。

白景淵一見了他們立即站起來問好,然而看到他們身後的姚曼寧,笑容便收斂了許多。

“賢侄來了?”姚政笑道,“這時候過來,是有什麼重要的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