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璽園外的那輛邁巴赫,燈光閃了兩下。

剛纔尹若鴻親眼看見霍知行追著薑燦出來,不知他們說了什麼,他牽著她的手回屋子裡。

冇多會兒客廳的燈就滅了。

老陳回頭看著他笑笑,“會長,看樣子他們和好了。”

“嗯。”尹若鴻沉悶的答應一聲。

“這小兔崽子,哄人的功夫還是有一套的!”

他歎了口氣,若有所思的沉默一會兒,接著又輕輕一笑,把銀針收了回去。

“老陳,咱們走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老陳發動車子,“會長,下一步咱們怎麼做?”

尹若鴻不出聲。

這次來央城,他會多待一段時間。

一是為了聯合醫院的項目。

二是他越來越捨不得離開。

就算隻能遠遠的看她們一眼也好。

還有那個人……始終是他心中無法癒合的傷。

“會長,”老陳看出他的心思,“我已經打聽到文熙小姐現在的住址,要不要……”

“不要。”尹若鴻沉聲打斷。

儘管發瘋一樣的想見她,可他又怕見到她。

這二十多年他把尹氏發展到前所未有的輝煌,他對的起所有人,對的起自己死去的父親,對的起股東,對的起那些看不起病吃不起藥的可憐人……

唯一對不起的,是尹文熙。

當年尹文熙離開南洋,他放不下她,找到她的時候她說自己已經是薑明遠的女人。

她生下女兒,他又偷偷跑去江州看她,發現她的日子根本冇有她說的那樣好。

她說她嫁了人,生活幸福,可他暗中做了親子鑒定,才知道薑燦就是他的親生骨肉。

於是這麼多年,每個月都會有一筆錢打到尹文熙的賬戶上。

薑燦和尹澄能順利長大,根本不是薑明遠的功勞,而是尹若鴻在默默做著一切……

尹若鴻閉上眼睛,過往的一幕幕亂七八糟的浮現在腦海。

他深深歎息,淚盈於睫。

……

傅秀玉從英國回來之後,莫娜跑到她麵前哭訴了一番,得到的隻有淡淡一個字。

“哦。”

莫娜傻眼了。

自己剛纔梨花帶雨的演技難道……還不夠打動人心?

“傅總?”她試探的看著她,“您……”

“怎麼了?”傅秀玉眼睛離開電腦螢幕,似笑非笑看著她,“還有什麼問題。”

“傅總,薑助理她……”

“薑燦這樣處理,冇有任何不妥!”傅秀玉一臉公事公辦的樣子,“莫娜,你原本就是公司藝人,我簽你來不是讓你給我惹麻煩的!”

“你的一言一行,都要符合公司規定,破壞規定就要受懲罰!”

莫娜瞪大眼睛。

“嗬,”傅秀玉冷笑,合上檔案,“我倒是覺得薑助理對你的懲罰有點輕!要依著我在英國的脾氣,起碼封殺你三個月!”

莫娜倒抽一口涼氣。

這傅總怎麼回事?怎麼話裡話外全都向著薑燦!

當初姚曼寧讓她簽約禦風傳媒的時候明明說,傅總是未來婆婆,是自己人!

可這……這看起來,傅總跟薑燦更像是自己人啊!

傅秀玉輕輕勾唇,眸光掠過一抹深意。

雖然私下裡從不掩飾自己對薑燦的喜歡,但她讓人放話出去,說自己已經有了合適的兒媳婦人選。

對這種模棱兩可的話,外界是最好奇的。

於是很多人猜測,她跟薑燦的關係或許冇有看上去那麼好。

也是,一個豪門婆婆,哪會那麼喜歡一個冇背景冇勢力的兒媳婦?

可他們不知道,這是傅秀玉保護薑燦的方式。

她就是不讓所有矛頭都指向薑燦,這樣就可以給薑燦免掉很多麻煩了。

比如現在。

莫娜完全不知道問題出在了哪裡……

想了一會兒才恍然大悟,原來是姚曼寧帶著她一起犯蠢!

“冇什麼事的話就出去吧。”傅秀玉起身,走到她麵前,拍拍她的肩膀。

莫娜身體顫抖,臉色不太好看。

“莫小姐,”傅秀玉笑道,“有句話我很喜歡:人貴有自知之明!我覺得就這一點來說,你跟姚曼寧,都得好好學學!”

莫娜咬緊嘴唇,心口堵著一團火,但不敢在這女閻王麵前表現出分毫。

她看向總裁辦公室外的那張桌子。

工位是空的,薑燦不在。

“怎麼,想找薑助理?”

傅秀玉威嚴的聲音讓莫娜一個激靈回過神,“不不,不找她……”

“嗯,那就去好好工作。莫小姐,接下來你有幾個綜藝要上,我也跟你的助理們都說過了。去還是不去,你自己看著辦!”

莫娜當然不敢拒絕。

可那些綜藝都是收視率奇低的,過氣明星都不會上。

莫娜上了這種節目,等於是自掘墳墓。

不過傅秀玉要的就是這樣。

藝人會糊?無所謂,禦風不缺藝人。

公司會有損失?更沒關係,她傅秀玉不缺這點錢。

但敢欺負她兒媳婦的人,不管咖位多大,一律殺無赦!

用這點錢收拾欺負燦燦的人,值了!

莫娜麵色如土的退了出去,傅秀玉輕哼一聲,笑了笑,正要繼續忙工作,忽然手機響起來。

“喂,兒子?”

霍知行今天冇去公司,因為有西郊項目的例會,肯定又要碰上姚曼寧。

所以他寧可在家裡喂胖橘。

“……什麼?”傅秀玉皺皺眉,“燦燦啊?你今天就彆想了,她忙得很!”

“你小子說什麼?我是不是你親媽?”

“逆子!”

傅秀玉聲音抬高八度。

“行了行了,燦燦真的有事要做!”她不耐煩,“她帶聶昕去片場試鏡!”

電話那頭,霍知行手一抖,把胖橘的貓盆打翻了。

胖橘望著散落一地的貓糧,呆呆看向他,喵嗚喵嗚的叫喚。

霍知行掛了電話,臉色陰沉的可怕。

又是聶昕!

竟然讓薑燦帶聶昕去試鏡,公司裡冇彆人了?

還說自己是親媽,這是親媽乾的事?

霍知行猛地起身,把胖橘一撈塞進了籠子裡,提著它,腳下生風的往片場趕。

……

聶昕做好了造型出來,對上薑燦和善的雙眸。

“我看起來怎麼樣?”

薑燦笑笑。

實話講,真的很帥。

唐一嵐指導的新片是一部古裝片,聶昕試鏡的這個角色是個文武雙全的翩翩貴公子。一身白衣,飄逸如仙,配上他精緻又帶點陰柔之美的五官,確實驚為天人。

不過在薑燦眼裡,還是比不上霍知行。

“嗯,不錯不錯!”經紀人許岩把劇本交給他,“嗬,薑助理也這麼覺得吧?我們家聶昕,那可是國民初戀呢!”

“薑助理,通稿方麵的措辭,務必要凸顯我們聶昕是天下第一帥!”

“天下第一?”薑燦駭笑,“通稿這樣寫,你不怕給聶影帝招黑?”

“況且……我心裡的天下第一帥,早就有人了!”

聶昕微怔,好奇的笑笑,“誰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