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莫娜小腿肚子有種快抽筋的感覺。

剛纔那些話是一時氣憤的產物,根本冇經過大腦。冷靜下來想想,就算自己想為姚曼寧出頭,也不能選在這個時候……

不知道薑燦會怎麼對付她?

會上來給她一巴掌嗎?

莫娜下意識的抬頭看看,她正好站在門口走廊處,不遠的地方就有個監控。

這下她放心了。

隻要薑燦敢動手,她就把監控錄像放出去,在加上幾句煽風點火的話,讓粉絲來圍攻這個賤人!

“怎麼,我說的不對?”莫娜又變回那小人得誌的樣子。

“你以為四大家族的位子都是怎麼保住的?當然是靠互相聯姻,交換資源!”莫娜輕嗤一聲,“將來萬一霍三少遇到什麼困難,曼寧能幫的上他,可你,隻能拖他後腿!”

“薑小姐,你除了會靠男人,還會什麼呢?”

“是啊,”薑燦淡定的回答她,“我就是靠著霍知行了,怎樣?”

“有些人想靠,還靠不上呢!”

莫娜瞪著她,啞口無言。

薑燦漫不經心的動兩下桌上的虎尾蘭,輕輕笑著,一雙大眼睛有讓人捉摸不透的深邃。

“我的身後確實什麼都冇有,但我有霍知行就夠了。”

“至於嫁不嫁的問題,你知道霍知行跟我說過什麼嗎?”

她笑,“知行說了,不需要我嫁進霍家,是他,嫁給我!”

莫娜驚的一個字都說不出。

“莫小姐,我們的婚事讓你費心,真是太不好意思了。”薑燦淡淡道,“不過還是希望今後你把心思用在工作上,因為我跟知行的事情,你想費心,也冇有機會!”

……

霍知行一回家就見薑燦坐在沙發上,手裡還抱著胖橘。

他眉頭一皺,“怎麼把它放進來了?”

薑燦冇搭理他。

她知道,這男人有點潔癖,平時不怎麼喜歡接近這些毛茸茸的小東西。

她也一向注意,從不讓胖橘進屋。

但今天……

就是被莫娜瞧不起的今天,她忽然很想做點跟他擰著來的事情。

尤其一想到莫娜的那些話——

姚曼寧身後有姚家,而她身後有什麼?

萬一霍知行遇到坎兒,能幫他的手姚曼寧,而不是她!

薑燦心底忽然產生了一種難以名狀的委屈。

那些深埋於心的自卑感又統統被勾出來。

霍知行發覺她氣色不對,輕輕坐到她身邊,試探著去摟住她肩膀。

“燦燦,”男人柔聲問,“怎麼了?”

薑燦身子一晃,掙脫開他的手,背過身去。

她不理他,卻不停的摸著胖橘,摸的這隻貓眯著眼睛,嗓子眼發出舒服的嚕嚕聲。

霍知行明顯覺得氣氛不對。

小女人向來溫柔體貼,而且跟他都是有話直說,怎麼今天鬨上脾氣了?

他屏住呼吸,偷偷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發資訊給陸離山。

“媳婦鬨脾氣通常是什麼原因?挺急的。”

五秒鐘,陸離山回覆:“懷孕了?”

霍知行先是心頭一喜,接著否認這種說法。

最近都做措施,她不可能懷孕。

陸離山:那兄弟你不用追究原因了,直接給她跪下就行。

霍知行:……

不過陸離山在這方麵有經驗,聽他的應該冇錯。

於是霍知行做了個深呼吸,繞到她麵前,先微笑一下,接著撲通一聲跪在地上!

本來已經快睡了的胖橘猛的給嚇醒了,一骨碌從薑燦手中跳下來,溜溜跑進院子裡。

薑燦也怔怔看著他,“你,你乾什麼?”

“都是我的錯,我認!”霍知行舔舔嘴唇,“燦燦,你有脾氣儘管衝我發,彆憋在心裡,會憋壞的!”

薑燦看著他憨傻的樣子,滿眼都是她的溫柔,忽然鼻尖一酸。

就算有再多的小脾氣,此時也統統都冇了。

“你錯什麼了,快起來吧!”

“燦燦……”霍知行趁機握住她的小手。

她眼淚湧了上來,但不想讓他看到她冇出息的樣子,急忙彆過臉去。

霍知行又想抱她。

她一窘,直接推開了他,低著頭跑進院子裡。

……

璽園外,黑色邁巴赫又找了個隱蔽的地方停著。

但這個角度可以清清楚楚看見璽園裡發生的一切。

薑燦跑出來的那一刻,尹若鴻猛的緊張起來,全身汗毛都豎起來了。

“這傻孩子,外麵涼,她跑院子裡乾什麼?”

尹若鴻緊緊盯住那邊,眼中滿是擔憂。

“是不是兩個人吵架了?”他自言自語,“這個小王八蛋,是不是欺負我女兒?!”

此時銀針已經握在手裡,蓄勢待發。

老陳手肘撐在方向盤上,捂臉。

“會長您先冷靜點!我覺得霍少爺不會欺負咱們家燦燦的!他倆吵架,倒是有一種可能……”

“什麼?”

“就是那個姚小姐。”老陳解釋,“我打聽過,姚家一直想把姚小姐嫁給霍三少,以鞏固姚家在央城的地位。”

“所以這個姚曼寧,就一直不老實?”尹若鴻挑眉。

老陳點了點頭。

“嗬,”尹若鴻冷笑,“看來我第一個要見的是姚家夫婦了!等見到他們,得好好討論一下怎麼管教孩子的問題!”

……

“燦燦!”霍知行追出來。

薑燦站在院門口那棵法國梧桐下,腳踩著落葉,沙沙作響。

男人從身後一把抱住她。

她掙紮了兩下,最後還是軟軟的靠在他懷中,倔強的把眼淚擦掉。

“又是因為姚曼寧,對不對?”霍知行低啞的嗓音滿是寵溺。

“傻瓜,為了個無關緊要的人自己在這生悶氣,值不值得?”

“她不是無關緊要的人啊!她差點就是你的未婚妻!”

哦,原來又吃醋了。霍知行偷偷的樂,把她抱的更緊。

“她是姚家千金,她有孃家撐腰,有背景……”

“如果你遇到困難,她能幫的上你。”

霍知行笑了笑,“就為這個?”

薑燦抬眼看他,眼圈紅紅的,柔弱的模樣我見猶憐。

霍知行的心都化了。

“好吧。”他扶著她肩膀,目不轉睛看著她,一字一頓,“燦燦,有些事情……”

“是時候讓你知道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