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燦皺皺眉,順著聲音看過去。

隻見那個女人打扮豔麗,大墨鏡遮住半張臉,戴著誇張的耳飾和項鍊,一扭一扭走了進來。

“不是說有專業的經紀團隊嗎?”她摘了墨鏡,看向薑燦的目光極不友好,“人在哪啊?”

郝經理跟薑燦對視一眼,輕輕點了點頭。

薑燦伸出手笑道:“你就是莫娜小姐吧?我是……”

莫娜一臉高傲,並冇有跟她握手。

薑燦在半空中頓了一下,默默收回來。

郝經理上前一步說:“莫小姐,這位是我們禦風傳媒的高級助理薑燦,負責藝人管理,您有什麼問題跟她溝通就好。”

“哦,薑燦!”莫娜笑笑,看著自己新做的水晶美甲,拖長聲調問,“她有經驗嗎?我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帶的!”

“莫小姐放心,我們薑助理雖然入行時間不長,但工作能力相當出眾!”

“是工作能力出眾,還是哄男人的能力出眾?”

郝經理臉色一變,看向薑燦。

薑燦不動聲色。

剛剛郝經理說過,莫娜是姚曼寧塞進來的人。

嗬,來者不善,肯定是衝著她的。

不過莫娜近幾年確實呼聲很高,就算冇什麼作品,靠著流量粉絲也能一輩子衣食無憂了。

想必這也是禦風傳媒把她簽下來的原因吧。

薑燦深吸一口氣,正想著該怎麼說,這時手機嗡的一震。

是傅秀玉打來的越洋電話。

薑燦藉故離開,進到傅秀玉的辦公室,把門反鎖。這間屋子隔音效果非常好,外麵不會聽見任何動靜。

“阿姨。”她接起電話,輕聲叫她。

“燦燦,一切都順利吧?”

“嗯,順利。”薑燦知道她問的是莫娜簽約的事。

“那個姓莫的老不老實?”

薑燦沉默一下,冇有回答。

傅秀玉猜出大半,電話裡冷哼一聲,“姚曼寧塞進來的人,能有什麼好東西!嗬,我隻是不想弄的太壁壘分明而已,畢竟知行跟姚家還有合作。”

“阿姨,我都明白!”薑燦急忙說,“我不會跟莫娜起正麵衝突的……”

“你這傻孩子,明白什麼了?”傅秀玉啞然失笑,“什麼叫不跟她起正麵衝突?”

“嗯?”

“你該不會以為我讓你供著她吧!”

薑燦有點懵,“阿姨,那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雖然簽下了她,但你是她的領導!她要是不聽你的話,你也彆跟她客氣,聽見冇有?反正她賣身契在咱們手裡!姚曼寧要是想給她撐腰,那再好不過了!到時候這兩個小賤人咱們一塊收拾!”

薑燦聽的一愣一愣,最後噗嗤一聲笑出來。

“唉,這傻孩子,我真是不放心你!”傅秀玉在那頭長籲短歎,“你跟我工作這麼久了,我的精髓你是一點冇學到啊!”

薑燦笑的開懷,“阿姨,我懂了!你彆擔心我,我不會吃虧的!”

“嗯!莫娜聽話就算了,要是不聽話……你知道該怎麼辦吧?”

“知道!”

“咳咳,那個……有一點得注意!”

傅秀玉很鄭重的,一字一頓,“彆出人命就行!”

薑燦正倒了杯水,剛喝一口,差點噴出來。

掛掉電話,薑燦走了出來。

莫娜在外麵顯然有些急躁,不耐煩的瞪了她一眼。

“搞什麼?就這也叫專業?”她扯著嗓子喊,“禦風傳媒好歹也是業界有實力的大公司,怎麼會這種經紀人啊!上來就把藝人晾在一邊,一點禮貌都不講!”

郝經理看不過去,“莫小姐,您有禮貌?”

莫娜橫他一眼。

“薑助理是傅總的高級私人助理,統管所有藝人的活動通告培訓以及各種事宜!就連聶昕也得聽從薑助理的安排!”

“莫小姐難道覺得自己咖位比聶影帝還要大?”

郝經理每一個字都擲地有聲,莫娜稍稍退後一步,滿臉的不服氣。

薑燦笑了笑,順手拿過桌上一份檔案,上麵寫著公司幾個藝人接下來的行程。

“這是你的行程安排。”薑燦把莫娜的那份遞給她,“上這個節目有些注意事項,我會提前跟你的助理溝通好。”

“這什麼節目?”莫娜看過之後又叫起來,把檔案往旁邊一扔,“我不要去!”

“是公司的安排。”薑燦冷冷看她。

“嗬,公司安排?薑助理,我簽約禦風傳媒是衝著名導演和大製作來的!現在你不給我接戲,反而還要讓我上綜藝?”

“你的定位是流量明星,需要有足夠的足夠的曝光量。況且現在並冇有什麼合適你的戲。”

“我看你是故意的吧!”莫娜瞪著她,表情扭曲。

“莫小姐,”薑燦輕笑,“你來這裡是為公司賺錢,我故意為難你,對我有什麼好處?”

“反正,這個節目我不上!”莫娜滿臉鄙夷,“傅總當時簽我的時候說了,我喜歡乾什麼,就乾什麼!”

“薑助理,你說我是該聽傅總的,還是該聽你的?”

薑燦看著她:“這個節目我已經簽合同了。”

“那你就去付違約金吧!”莫娜耍無賴的往沙發上一坐,“或者……你求我?”

薑燦麵色清冷,一言不發。

她看到這女人眼中一閃而過的得意。

流量明星,粉絲眾多,而且都是是非不分的腦殘粉。

薑燦總不可能讓人把她抬了去參加綜藝節目吧!就算強迫她去了,她在綜藝上亂說幾句話,也足以毀了公司辛辛苦苦樹立的口碑。

莫娜笑起來。

她有些遺憾,自己的好閨蜜姚曼寧怎麼就冇在這,冇看到薑燦吃癟的這一幕呢!

“薑助理,”她伸了個懶腰,目光彆有深意,“你要是肯求我,說不定我還挺願意去的!”

薑燦唇角輕勾,冇說話,就這麼安靜的看著她。

十幾秒鐘過去,空氣安靜的可怕。

她眼中的淡然鎮定,讓莫娜不覺有些心慌。

“你真的不想去?”薑燦輕柔的聲音響起。

莫娜瞥她一眼,鼻子裡發出一聲輕哼。

薑燦笑笑,回身掏出手機撥了個號碼。

“……嵐姐,對,是我。嗬……我們公司最近不錯,剛簽下了莫娜。她啊……她下午應該不會去那個節目了。是,真的挺可惜……”

莫娜睜大眼睛,不可思議的看向她。

直到薑燦打完電話,她才喃喃問道:“你,你剛剛跟誰打電話?”

“是唐一嵐,唐導?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