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冇在意,剛要把手機放回口袋,忽然又多了一條匿名資訊。

“我很想你。”

薑燦心裡咯噔一聲,有種不好的感覺像藤蔓一樣在心房攀爬。

她站在原地許久,大腦一片空白,做了個深呼吸,像是堵了一團亂麻,難受的很。

大概跟剛纔那條一樣,是發錯了。她安慰著自己。

她把手機放好,背後忽然一陣寒意,她裹了裹外套,加快腳步往家趕。

……

霍氏大樓,頂層。

霍知行站在落地窗前,俯瞰下麵車水馬龍的繁華,眉間輕擰,深邃的眼眸掠過一抹冷窒。

“少爺。”方寒敲門進來,低聲彙報,“沈醫生的住處都安排妥當,今天去醫學研究中心報到。”

“嗯。”霍知行淡淡應了一聲。

“沈醫生雖然是外科醫生,但因為在精神科和心理學方麵也有些研究成果,所以醫學中心那邊希望他平時也能坐診。”

“還有,昨天下午他剛到央城,就跟知心小姐見麵了。”方寒繼續道,“知心小姐的情緒好了很多。”

霍知行一直緊皺的眉心緩緩舒展。

“這就好。”他沉聲道,回頭看向方寒,“燦燦懷疑知心在商場裡暈倒,跟殷少擎有關係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方寒不解,“我們已經調過監控錄像了,當時殷少擎冇在她身邊。”

霍知行眯了眯眼睛,許久輕聲說:“或許問題出在他們平時相處的過程中……”

“少爺,您的意思是?”

“如果他們兩個真的在談戀愛,那手機裡肯定有互相發的訊息。”霍知行神色淡然,“知心不會把手機給我看的,得想想辦法,看能不能弄來殷少擎的手機!”

“是,我明白了!”方寒用力點頭。

霍知行坐回寬大的辦公桌後。

日曆提示,距離王美雲的生日宴還有半個月。

手機上還有一條陸離山發來的“求助資訊”——

“週末帶著薑燦一起來聚聚唄?”

霍知行輕輕一笑。

林雨晴自打懷了孕就內分泌失調,脾氣大得很,陸離山肯定是招架不住了。

於是週末的時候,薑燦和霍知行一起來到陸家。

林雨晴懷孕快四個月了,肚子微微凸起,麵色紅潤,氣色很好,人也胖了一圈。

因為薑燦的到來,她開心的不得了,把壞脾氣統統收起來了。

“醫生說我營養不錯,”她笑道,“不過也得注意,要是管不住嘴,胎兒過大,到時候生產可就要遭罪了!”

“不會的。”薑燦握著她的手,“我一定監督你,不讓你太胖。”

兩人好一陣子冇見,見了麵便有說不完的話。

林雨晴和薑燦在臥室裡聊天,薑燦忍不住想摸摸她的肚子。

“可以嗎?”

“當然可以!”林雨晴拉著她的手,放在自己肚子上。

“現在月份還不大,”她笑著說,“偶爾會有胎動,不太明顯。等到月份大一些,胎動就多了,還能看到小手小腳在肚子上頂個包呢!”

薑燦也跟著她笑,在手觸到的那一瞬間,她有一種奇妙的感覺。

薄薄的肚皮下麵孕育著一個小生命,從一顆小豆芽變成會伸手踢腳的小寶貝……

而林雨晴也變的溫柔,臉上閃耀著母性的光芒。

薑燦鼻子有些酸,眼眶悄悄的紅了。

或許自己一輩子也冇有這種福氣吧。

“怎麼了?”林雨晴看看她。

“冇事。”薑燦輕笑,“我在猜這是個男孩還是女孩。”

“我感覺是女孩,”林雨晴摸著肚子,“寶寶特彆乖,而且很貼心。彆人的早孕反應五花八門,又是吐又是暈,可我一點反應都冇有,能吃能睡呢!”

“雨晴姐……”薑燦哭笑不得,“體貼你的不是寶寶,是山哥吧!”

她看向廚房。

兩人聊天的工夫,陸離山正在廚房裡做孕婦餐。葷素搭配,色香味俱全,而且用造型精緻的碗碟盛著,可以做美食大片的模板了。

靠在廚房門口的霍知行驚的說不出話來。

他想起自己曾經給薑燦做的那頓早餐……烤糊的麪包片,煎焦的雞蛋,冇有什麼麥片的麥片粥……

他想,自己這輩子恐怕都達不到陸離山的高度了。

“發什麼愣?”陸離山擦擦手,欣賞著自己的傑作,看著看著發現了一點小問題,“不行……雨晴一聞到胡蘿蔔味就會難受,我得把這些胡蘿蔔丁都挑出來!”

接著他就拿起筷子一點點挑。

霍知行拍拍他肩膀,給他豎了個大拇指。

“用不著崇拜我。”陸離山一甩頭髮,壓低聲音輕笑,“告訴你……我都這樣伺候了,她還成天看我不順眼!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荷爾蒙失調吧。”陸離山聳聳肩,“不過沒關係,自己娶的媳婦兒,跪著也得寵到底!”

“嗯,精神可嘉。”

“人家現在畢竟攥著我命根子呢!我能不精神點?”

“命根子?”霍知行明知他說的是孩子,還故意往下麵看,“你命根子不在你身上?”

“霍知行!”

陸離山說著就要拿鏟子敲他。

霍知行笑了笑,一手擋住他,然後清清嗓子,聲音低沉道:“對了,有件事要告訴你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聶昕,簽不下來了。”

陸離山腦袋一空,忽然有種想抄起菜刀砍他的衝動。

幾秒鐘後,薑燦和林雨晴聽見廚房裡傳來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音……

“霍知行,霍知行!”陸離山掄起舀勺就要砸他,“我他媽試了整整三百支口紅,三百支!”

“你說你會把聶昕給我簽過來的!”

“你大爺!”

真是,以前在道上的時候哪有人敢這麼耍他?

霍知行拿起鍋鏟跟他過了幾招,最後把他製服,然而自己也被逼到了牆角。

“行了,你彆吵!”他沉聲,使勁兒憋笑,努力讓自己嚴肅些,“你看你現在哪有一點黑道大佬的氣質?簡直是個不可理喻的夥伕!”

“你……”陸離山眼睛瞪的滾圓。

“你以為我願意他簽到禦風傳媒?”霍知行沉下臉來。

聶昕簽約禦風,受到的自然是頂級待遇,說不定傅秀玉為了表示誠意,讓自己的高級助理給他當經紀人……

霍知行握了握拳頭,他哪裡肯讓薑燦天天圍著這個男人轉?

陸離山冷靜下來,看了看他,輕聲問道,“你這什麼意思?”

霍知行勾唇,“我已經按照我老媽的意思,動用一切關係手段,把聶昕簽過來了。不過這筆功勞是記在燦燦頭上的。”

“嗬,就知道!”陸離山直翻白眼,“你為了討好你女人真是無所不用其極!”

“人簽下來了,可我冇說把資源給他。”

“嗯?”

“總之,”霍知行眸色深沉,“我不會讓他太出風頭!”

陸離山是個聰明人,很快就轉過這個彎來。

八成又是霍三少嫉妒心和獨占欲作祟。

“哦,”他駭笑,“想讓我跟你一塊兒算計聶影帝?不給他資源?雪藏?”

霍知行橫他一眼。

那意思彷彿在說,乾,還是不乾?

反正是兄弟,就必須站我這邊跟我一起乾!

陸離山輕嗤一聲,“你知道人家聶昕什麼背景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