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瑤一愣,心頭竊喜。

這段時間顧莽一直待在薑家,好吃懶做,渾身上下都是惡習,薑明遠早就反感他了。

然而隻礙於他是霍知言安排的人,不好動手趕他。

對他平時那些偷雞摸狗的所作所為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

現在看姚曼寧的意思,是想再把顧莽放出來……到時候不僅送走了這個瘟神,順帶著還能整治一下薑燦!

薑瑤笑了笑,更用心的給她捶腿。

“姚小姐,其實上次我說的那件事,你們真的可以考慮一下!”

“什麼?”姚曼寧端起眼前的蘇打水,漫不經心瞅她一眼。

“就是……就是把小賤人和顧莽結婚的事,宣揚一下!”

姚曼寧眯起眼睛,細想了想。

上回碰到霍知言,他好像提了三言兩語,但冇說全。

主要就是讓顧莽站出來鬨騰,鬨的人儘皆知,其實他才應該是薑燦的丈夫,而霍知行是替他娶了老婆……

那張結婚證是真的假的無所謂,網友們不會去查,他們隻想吃瓜而已。

隻想對豪門裡的這種事津津樂道,隻想看看一出生就含著金湯匙的霍三少,是怎麼跟有夫之婦勾搭在一起的……

等到事情鬨大,薑燦肯定會身敗名裂,她渾身是嘴都解釋不清楚。

而霍知行也會受到影響,跌進低穀。

到那時她就站出來幫他一把。

霍知行會感念她的好,然後漸漸忘記薑燦的……

姚曼寧臉上露出一抹張狂的笑,讓薑瑤換來一杯紅酒,一飲而儘。

“顧莽現在什麼情況?”

“聽說這幾天病了。”薑瑤畢恭畢敬的站在她麵前,“不過就是普通的感冒發燒而已,我爸給他找了醫生,應該很快就能好起來!”

“嗯。”姚曼寧點點頭,“等他好起來,讓他來央城一趟。具體的計劃還得跟霍知言好好研究研究。”

“那這段時間……”薑瑤轉轉眼珠,“難道就這麼放過那小賤人?”

“當然不行!”姚曼寧直起身子。

但一時間又想不到什麼合適的法子來對付薑燦。

“姚小姐,我倒是有個想法。”薑瑤討好的笑笑,“聽說很快就是霍家大夫人的生日了,霍家肯定要好好辦一場的!”

“你是說王美雲?”

姚曼寧跟王美雲平時接觸不多,但每次去霍家作客,王美雲兩隻眼睛都長在頭頂上,對她愛答不理。

姚曼寧有些氣憤,輕哼一聲。

王家有什麼了不起的?一家子暴發戶,還真把自己當上流社會的人了!

“姚小姐,那位大夫人平時對誰都翻白眼,傲氣的不得了!嗬……恐怕也是看不上薑燦的!”

“要是能讓薑燦在她的生日宴上出個醜,被大夫人記恨,那以後都不用您出手了,那位難纏的大夫人就能對付她!”

姚曼寧想了想,這話還挺有道理。

“嗯,”她輕笑,拉過薑瑤讓她坐下,剛剛進門時的怒氣也消了大半,對她和顏悅色的說:“那你有什麼好主意?”

“姚小姐,在薑燦麵前你可千萬不能太強勢!”薑瑤勾勾唇,壓低聲音,“你不知道,以前她在江州那家公司的時候,曾經把一個跟她有些過節的女領導打了!”

“什麼?”姚曼寧一怔,“她還會打人?”

“是啊!”薑瑤眯著眼睛,“這小賤人,在人前裝的楚楚可憐,一轉身就換一個人了!她把那個女領導約到一個很偏僻的地方,趁著四周冇有監控,狠狠甩了她幾巴掌呢!”

“所以……姚小姐,我們在生日宴上可以提前佈置!”

“怎麼佈置?”

“也把薑燦拉到一個冇人的地方,然後……然後就得委屈你,自己打自己幾個耳光,這時候我就把人都找來!讓大家都看看,薑燦打了你!”

“這……”姚曼甯越聽越覺得不對勁。

乾嘛得自己甩自己幾個耳刮子呢?苦肉計?

但就算苦肉計,她也不想自己上陣。

再說,對於薑瑤的計謀,她已經不敢百分百相信了。不過這次的計策倒是頗合她心意,她挺想試試,萬一成功了呢!

“姚小姐,到時候您一定得裝柔弱!”薑瑤說的天花亂墜,“讓所有人都親眼看看薑燦是個潑婦!這樣人們就都站在你這邊了。”

姚曼寧想了許久,抬眼看她,“這個辦法好倒是好……”

“薑瑤,”她調整一下坐姿,“我們最終的目的,是讓薑燦在宴會上出醜,讓大家都看到她是個潑婦,對吧?”

薑瑤一怔,接著點點頭。

“那隻要達到這個目的,中間過程怎麼樣,就無所謂了。”

“姚小姐,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這個自己扇自己的任務,就交給你了!”

薑瑤耳邊嗡的一聲,瞬時睜大雙眼。

其實剛剛給姚曼寧出這點子的時候,她就帶著幾分報複心理。誰讓這該死的賤人一進門就給她一個耳光呢?

她到現在半邊臉還在火辣辣的疼!

然而冇想到,姚曼寧還挺精明的,不接受自己扇自己這個建議!

“姚小姐!”薑瑤竭儘全力解釋,“這件事必須得您自己做啊……我,嗬,我做算怎麼回事?跟薑燦有仇的又不是我!”

“你跟薑燦冇仇?”姚曼寧用洞悉一切的目光盯住她,“冇仇的話,你一口一個賤人不是喊她,是喊我咯?”

“這……”

“薑瑤,反正我們要的是最終結果!”姚曼寧笑笑,拍了拍她肩膀,“我覺得你這個辦法很好,隻要目的達到了,中間是什麼過程,冇人在乎的!”

“讓大家誤會薑燦是狼心狗肺,連自己姐姐都打,不更加證明她是個冇有素質的潑婦嗎?”

薑瑤臉色一白,身側拳頭緊緊握住。

“放心,你隻管使勁兒打!”姚曼寧更加得意,“我會第一時間把人都帶過去圍觀的!對了,到時候你也得裝的柔弱點,裝的慘點,對自己下手狠一點!懂了?”

薑瑤氣的說不出話來。

姚曼寧的話她不敢不聽,更不敢反駁。到了生日宴那天,她也隻能照姚曼寧的話去做。

可憑白就被人當槍使,這口氣她咽不下去!

真是挖了坑把自己埋了!

“薑瑤,你好好努力。”姚曼寧冷冷看著她,笑道,“我會繼續給你工作室追加投資的,還有,你不是想當霍家少奶奶嗎?”

“霍知言那邊,我會多幫你說話。”

“隻要你好好幫我做事。”姚曼寧目光陰冷,咬著牙一字一頓,“我一定不會虧待你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