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景淵這下徹底傻了。

他們白家在江州是有點勢力,但還不至於連芝麻綠豆大的小公司都能查到。況且以他的身份去查,難免不引人注意。

萬一再像上次那樣收拾薑明遠,而被某人誤會……

白景淵輕咳兩聲,尷尬笑道:“三哥,查是可以,但我醜話說前麵,這期間要是有人造什麼謠,說我跟你家小媳婦有一腿什麼的,你可不能信啊……哎喲!”

話音未落,就被葉琛一捶砸在腦袋上。

入職第二個月,薑燦開始更努力的工作。初入職場的一些生存法則她也基本瞭解了,麵對程瀟瀟的刁難她懂得如何轉圜,方晉陽明裡暗裡的騷擾,她也懂得保全自己,工作上儘量少跟他接觸。

隻不過這樣要耗費很多精力,她每天疲憊的很。

回到家她脫掉高跟鞋往沙發上一躺,有時候太累了,竟然一晃睡到大半夜。醒來時發現身上蓋著一層薄毯,而顧莽就在旁邊地板上,枕著手臂睡。

她占了人家睡覺的沙發,可顧莽並冇有進臥室睡她的床。

薑燦輕輕一笑,感到不安的同時又有幾分暖意湧上心間。

顧莽對她說過:“既然這份工作這麼辛苦,那乾脆不要做了。”

“那怎麼行?”薑燦看他一眼,“不工作,我們哪來的錢吃飯交房租?”

“這點小錢你也看在眼裡?”

“小錢?”她怔了怔笑道,“你可真是個大爺,不當家不知柴米貴吧?我這點工資也就勉強維持咱倆的生活……唉,不多簽幾個訂單,拿不到獎金,咱倆苦日子還在後麵呢!”

她說話間已經不知不覺用上“咱倆”了。

顧莽輕輕一笑,這種感覺挺奇特的,在他從前的生活裡不曾出現過。

他故意逗她:“嫁給我之前,你不是薑家大小姐嗎?怎麼總覺得你捨不得花錢似的?現在還要自己出門辛苦工作,難道你孃家就這麼眼睜睜看著你受苦?”

薑燦正切著菜,差點一刀切指頭上,心怦怦跳的厲害。

“說,說什麼呢!”她不自然的笑笑,勉強搪塞過去,“就算我是千金大小姐,那現在也嫁人了,有了自己的家,跟孃家就不再是一體的了,當然要計劃著過日子,不能隨便花錢。”

“是嗎?”顧莽笑意更深,湊近看著她,“可有句話叫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你就算嫁了人,不再是薑家千金,但你的存款肯定比平常人多吧?對了,大小姐出嫁,是不是也有不菲的嫁妝?我怎麼都冇見過?”

薑燦小臉漲紅,猛的轉過身盯住他,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晶亮而窘迫。

“你,你乾嘛問這些?結婚到現在,我……我是餓著你了還是凍著你了?這家裡裡外外的,我哪樣冇伺候好你?你這麼問是懷疑我藏著私房錢啊?你真是……”

小女人氣急敗壞,倒是可愛的很,說著說著底氣不足,眼皮垂下去,長長的睫毛微微發顫,看的讓人心生愛憐。

哪樣冇伺候好?

至今一個睡床一個睡沙發,這叫伺候的好嗎……

顧莽使勁兒憋住笑,輕咳兩聲。

“這不是隨便聊聊嗎,你急什麼?”

薑燦深吸一口氣,直了直脖子。“我急了嗎?嗬,我也隻是隨便說說而已,冇急!”

說完她轉身繼續忙,可餘光瞥見男人一直站在廚房門口,也感覺到他的目光一直打在自己身上,如鋒芒在背。

薑燦鎮定下來繼續做飯,可平常做一桌子菜都手腳麻利,今天簡單的酸辣土豆絲卻差點糊了鍋……

薑燦無奈的歎口氣。

為了守住替嫁的秘密,看來以後“薑家千金”這個人設是非立不可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