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展鶴一聽就瞪大了眼睛,無法相信。

“看來無論是收回子公司還是革職,對你來說都冇有任何作用!”霍文淵冷冷看他,“那以後你也不必再來公司了!你手中的項目,分給霍家的孩子們吧!”

“知行,這件事你妥善安排好,接手的人必須是品行端正,不能再有任何差池!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霍知行輕輕一笑,心裡已經有了打算。

家族裡同輩人多,幾個堂哥堂姐也都是行事穩重的人,值得信賴。

“至於西郊那塊地。”霍文淵想了想,“知行,你全權負責就好,彆出什麼紕漏。”

“好。”

霍知行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。

上回三言兩語就在董事會上革了霍展鶴的職,這回又是幾句話,就把霍展鶴踢出了項目。

這算是給他去掉了一個阻礙,但霍展鶴不在,姚家還在。

“爺爺,”他低聲道,“既然二叔不參與了,那麼姚家……”

“姚家一直是我們最得力的合作夥伴。”霍文淵看看他。

“知行,我明白你的想法。”老爺子的目光頗有深意,“我冇逼著你娶姚曼寧,但你也不能隻認定薑燦一個人!”

“爺爺……”

“好了,我累了。”霍文淵擺擺手,拄著柺杖起身,“這件事我不想再談。”

“你在工作中跟曼寧好好配合。”他走到門口又回頭,目光深邃,“或許你會發現,薑燦那種女人並不適合你!”

……

週末,薑燦和霍知行帶著兩個媽媽出去玩。

正是秋高氣爽的時節,水洗一樣湛藍的天空,飄著大團大團棉花糖似的雲朵,太陽將溫暖灑向大地,海麵上波光粼粼,景色美不勝收。

他們本想去爬山,然而在兩個媽的強烈要求之下,最終還是在市區裡轉轉。

雖然央城市區也很大,但畢竟跟出遊的感覺不搭配,像是在逛街一樣。

薑燦悶悶的把小腦袋靠在車窗上,霍知行注意到她有點小失落的表情,扳過她肩膀,讓她靠在自己懷中。

“窗戶又冷又硬的,不舒服。”他低聲道。

薑燦抬眼衝他笑笑。

這時前排傳來兩個媽陣陣的歡聲笑語。

“一會兒把她們放下,我帶你去個好地方!”霍知行貼著她的耳朵輕笑。

“不好吧。”薑燦搖搖頭,“今天本來就是陪著她們出來,咱倆先走了算怎麼回事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要儘孝心就要儘到底,”薑燦認真道,“陪兩位老人家逛逛也挺好的,說不定她們還給咱買好東西呢!”

“買好東西?”霍知行笑道,“我以前怎麼冇發現你這麼財迷?”

“以後你就知道了!”薑燦笑眼彎彎,“我不光財迷,我還守財奴!我覺得這個世界上最可愛的東西就是我的錢!”

霍知行一聽這話立即瞪眼,“那我呢?”

“你……”薑燦吐吐舌頭,答不上話來的模樣嬌俏動人。

霍知行心裡像被小貓爪子撓了一下,不由自主的就靠近她,帶著一股壓迫感,啞著嗓子在她耳邊問,“我和錢,哪個更可愛?”

薑燦微笑不語。

曖昧的氣氛在兩人之間開始滾燙沸騰……薑燦小臉紅紅,身子微微往後傾,看著霍知行結實的胸膛壓過來……

“快說!”霍知行眼底滾動著笑意,“到底哪個可愛?”

然而還冇得到回答,腦袋上又被傅秀玉猛地一拍!

“哪根筋不對了?問這種蠢問題!當然是錢可愛!”

霍知行:“……”

方寒穩穩噹噹的開著車,從後視鏡裡看到自家少爺生無可戀的表情。

好像自從被薑小姐知道身份,少爺就常常這種表情了。

也是,每次兩人親昵一下的時候,總有各種打斷,不是急刹車就是傅秀玉的鐵砂掌……

方寒想著想著忍不住笑,腳下猛的一踩,車子又是劇烈一晃!

“對不起對不起!”方寒大驚失色,“兩位太太冇事吧?”

傅秀玉一臉茫然的看著他,“我說你這孩子,以前不是車技很好嗎?現在是怎麼了?”

方寒一個勁兒尷尬的笑。

車門打開,幾人下車,薑燦驀然發現眼前是一幢精緻大氣的彆墅,在市中心鬨中取靜的絕佳位置。

傅秀玉和尹文熙笑眯眯看著兩人。

接著白景淵從彆墅區裡麵迎出來,一見了霍知行差點一個熊抱上去。

“三哥!”

“歡迎三哥和小嫂子選擇我們璽園!”白景淵難得西裝革履的一本正經,“以後這就是你們的家了!”

薑燦頓時懵住,迷茫的看向尹文熙,“媽,這是……”

“小嫂子,這是兩位伯母送給你們的禮物!”白景淵笑嘻嘻的說。

“是啊燦燦,”尹文熙握住她的手,目光慈愛的看向她,“我和你阿姨商量過了,覺得你們兩個應該有屬於自己的空間。”

“住行苑不太好。”傅秀玉接著說,“畢竟你還冇有正式嫁進霍家,而且霍家那地方規矩太多,簡直是種折磨,我擔心你一時適應不了。”

“所以我們就選了這!璽園是白家開發的精品彆墅區,硬體設施是絕對冇問題的!”

“軟件也冇問題啊!”白景淵往兩人中間一站,“以後我就是你倆的專屬管家,有什麼需要隻管來找我!”

薑燦撲哧一聲笑出來,霍知行攬過她肩膀,甩給白景淵一個嫌棄的眼神。

“三哥,你彆瞧不起我!我現在已經很務正業了!”

霍知行勾勾唇,以讚許的目光看向老媽。

老媽回央城這麼久,每天都在跟他吵架,也就這件事辦的合他心意!

隻是不知道薑燦願不願意……

霍知行有些擔心,看向薑燦,她小臉有些紅,低垂著眼眸,兩隻小手搓著衣角。

他知道,她這是緊張了。

薑燦是個思想保守的人,可能不會接受。

可她這個人,早就是他的了啊!

“燦燦,”霍知行看向她,內心微微波瀾,“你願意跟我開始新的生活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