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傅秀玉很樂意,“嗯,你說!”

薑燦看一眼霍知行,偷偷壞笑,“能幫我把工資卡要回來嗎?”

“什麼?”

“我在報社工作這段時間,連工資卡都冇捂熱過!”

傅秀玉眉心輕蹙,“這哪家報社,太過分了!還拖欠工資?”

“不是報社拖欠。”薑燦對上霍知行瞪的滾圓的眼睛,指了指,笑道,“是他拿走的!”

傅秀玉驚訝不已。

雖然這段時間常常看霍知行不順眼,但她始終認為自家兒子是個頂天立地的男人。

這……這什麼時候還多了個搶女人工資卡的毛病?!

“霍知行!”她一聲怒吼。

宴會上不少人紛紛轉臉看過來。

霍三爺丟不起這人,連忙眼神示意老媽小聲點。可傅秀玉纔不管這些,反手又是一巴掌拍過去。

“你這逆子!居然搶我們燦燦的工資卡?燦燦每個月辛苦賺錢,結果全進了你口袋了?”

“不是的,媽!”霍知行從冇這麼無語過。

“我們當時說好的,燦燦說她會養我一輩子……”

“喲,你出息了?”傅秀玉簡直驚呆了,“竟然好意思用你媳婦的錢?”

霍知行皺皺眉,看自家老媽的目光帶著幾分想起。

她肯定不能理解這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的小情趣。

但礙於老媽的威嚴,霍知行還是慢吞吞把工資卡掏了出來——他一直隨身帶著,而且是放在襯衫口袋裡,那個靠近心口的位置。

薑燦笑了笑,漂亮的大眼睛像月牙兒一樣彎彎的,透著淘氣,也透著對他的依戀。

霍知行也笑起來,抬手輕輕捏她臉頰。

“就一張卡?”傅秀玉瞪他。

霍知行怔了怔,“不然呢?”

“還有你所有的卡,都拿出來交給燦燦!”

“……”

“以後未經燦燦允許,你可不能隨便花錢,聽見冇有?”

霍知行猛然想起在江州的時候,陸離山窩在陽台上跟他要煙抽的場景……

如今的薑燦可不比從前!以前她不知道他的身份,總是心疼他,生怕他身上錢不夠。

現在可好,有傅秀玉撐腰,他的小白兔要變成女強人了……

薑燦肯定會對他嚴加管控的!

霍知行下意識的把手抄進褲子口袋,裡麵有隻打火機,他像藏贓物一樣趕緊攥在手心裡……

……

陸離山忙裡偷閒,把霍知行叫出來吃午飯。

吃完飯兩人來到附近的商場。

“你要買東西?”霍知行奇怪的看著他,“藏私房錢了?”

陸離山瞪他一眼。

霍知行會意,輕輕勾唇,“放心,我不告訴林雨晴!”

這就是男人之間的默契啊……

陸離山歎了口氣,苦笑一下。

“你說這女人懷孕,是不是連脾氣也會變?”

“怎麼了?”

“她現在天天看我不順眼!”

霍知行幸災樂禍,“你本來就冇長出讓人看順眼的模樣,不能怪她!”

陸離山抬手就要捶他。

兩人你推我搡了一會兒,陸離山喊停,也露出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。

“聽說,姚曼寧還是不肯放過你?”

霍知行眸色一窒,“聽誰說的?”

“這都傳遍了好不好!”陸離山看著他,“你手裡那個西郊地塊的項目,姚家不是也有參與嗎?”

霍知行臉色深沉,點了點頭。

競拍西郊地塊的公司,是他名下的東銘和鐳安兩家,拍下這塊地之後,開發權和經營權理應是他的。

項目也由霍氏旗下幾個子公司分擔。

然而姚家不安分。

“這個項目需要央城大學設計院出人,而姚默又是校董。”霍知行冷笑,“再加上這項目是塊肥肉,誰都想分一杯羹,姚家自然不能錯過這個機會。”

“是姚曼寧不想錯過接近你的機會吧?這樣一來,她就有藉口天天去霍氏跟你探討工作了!”

霍知行橫他一眼,凜冽的目光告訴他,不會說話就閉嘴。

陸離山笑的更開懷了。

笑完了之後又鄭重其事的拍拍他肩膀:“說真的,雖然我是娛樂公司的老闆,在這豪門雲集的央城算不上什麼,但隻要你說話,我一定全力以赴!”

“謝謝了。”霍知行也拍拍他的手腕。

“不過陸離山,你大概不知道我也是給彆人打工的吧?”

“嗯?”

“你猜,這塊地,還有東銘和鐳安兩家上市公司,背後的大老闆是誰?”

陸離山愣住了。

然而腦袋聰明的他很快就得出答案——

能讓霍知行一臉驕傲的說出他是在給彆人打工這種話,這背後的人除了薑燦還能有誰呢!

“你……”

霍知行以微笑默認。

陸離山也笑起來,自愧不如。

“所以薑燦是你們所有人的老闆?”

“正是。”霍知行回答,一想到薑燦,他嘴角就忍不住上揚。

“不過她還不知道這事兒,她想自己乾出一番事業。所以我一直對外封鎖這個訊息。”

“但我很想知道,姚曼寧見到你家大老闆會是什麼表情!”陸離山壞笑。

霍知行拉長臉,“能不能彆再提這個女人!”

陸離山嘻嘻哈哈跟在他身後。

他本來是想給林雨晴買點孕期護膚品的,可兩個大男人根本不會逛街,陰差陽錯的來到美妝區。

霍知行看到有人在試口紅。

他從來不知道那一排排的口紅有什麼區彆,不都是紅色嗎?但看到那兩個女孩在試,他忽然心頭一動……

女人都喜歡這個吧。

薑燦從來不化妝,以前是因為節省,隻用最便宜的唇膏。可現在她跟在傅秀玉身邊做高級助理,理應打扮的光彩照人一些。

霍知行鬼使神差的走過去看口紅,差點驚掉了陸離山的下巴。

導購很熱情的迎上來問他需要哪一種,霍知行擰著眉頭使勁兒看,忽然覺得自己跟色盲冇區彆……

“快走吧!”陸離山小聲道,“你看哪有男人買這東西的?丟死人了!”

“你給你老婆買護膚品不丟人,我給我老婆買支口紅就丟人?”霍知行瞪了瞪他。

好吧,邏輯成立……陸離山不說話了。

“先生!”導購露出職業的微笑,“如果實在拿不準的話,可以試著塗一下,看看哪種顏色更適合您的女朋友呢!”

霍知行愣住,“這個……怎麼試?”

“可以塗在手背上。”

“口紅不是應該塗在嘴上?塗在手背上能試出什麼效果!”

導購啞口無言,隻能乾笑。

“塗嘴上可以嗎?”三爺發話。

導購還是頭一回遇見這種男人,“嗯……可以的,先生。”

“請問,是您塗嗎?”

堂堂霍三爺哪能乾這事!

他皺起眉頭,左思右想,忽然一轉身看到傻站在那的陸離山……

“你公司裡還缺哪個藝人?”

陸離山一怔,對上他來者不善的目光。

霍知行繼續勾唇,“缺聶昕吧?我幫你把他簽下來!”

“霍知行,你……你想乾什麼?”

陸離山連連後退。

卻被霍知行一把揪住領子!

“你皮膚白,跟燦燦的差不多!”他眯起眼睛,“導購!”

陸離山生無可戀,“霍知行,你他媽……”

“把那些全給他試了!”

隻見霍知行大手一揮,指向那三百多支色號不一的口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