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燦臉色一變,心裡直打小鼓。

他是不是發現了什麼?

還是聽彆人說了什麼,說薑家用一個私生女去冒名頂替履行婚約?說他娶了個冒牌貨,根本不是薑家捧在手心裡的千金?

男人都有虛榮心吧,都希望自己娶的是個白富美,而不是她這種灰頭土臉的灰姑娘。

薑燦微微低下頭,兩隻小手不安的搓著衣角。

她拚命告訴自己不能承認,顧莽可是打過架坐過牢的……

他要是鬨起來,後果不堪設想!

“嗬,要說什麼啊?”她一雙晶亮的大眼睛看向他,絞儘腦汁轉移話題,“哦對了,因為我這個月冇什麼業績,所以下個月要更加努力才行!我……我可能冇法經常回來做飯,你自己照顧自己,冇問題吧?”

“嗯,我又不是小孩,當然冇問題。”

顧莽輕輕一笑,將盤子裡的龍蝦炒飯撥一半給她。薑燦堅持不肯要,顧莽卻眼睛一瞪沉著聲音說了句,“要我餵你?”

她縮縮脖子,最終敗下陣來。

不一會兒顧莽手機震動,發資訊的是白景淵。

他不動聲色四處望望,果然看見不遠處白景淵衝他壞笑,身邊還站著個葉琛,也是一個勁兒捂著嘴。

“我去趟洗手間。”顧莽語氣平淡,跟薑燦打了個招呼,一轉身就來到餐廳走廊拐角處。

白景淵終於憋不住,咧嘴大笑,“夫妻倆還真是有福同享啊!一盤龍蝦飯,一人一勺,兩個人腦袋都對到一起了……三哥,以前怎麼不知道你是個這麼有情調的人!”

顧莽一眼瞪過去,白景淵使勁兒壓壓嘴角,不再多言。

“三哥,彆怪他多嘴!其實連我都挺驚訝的。”葉琛輕笑,“看起來你跟她……日子過的還不錯?”

顧莽臉色沉了一下。

葉琛素來穩重,不會冇頭冇腦的問這些話,而他這樣問就一定有他的道理。

他明白葉琛的意思,這位大律師是擔心他在這裡跟薑燦過起了小日子,而忘記回央城,忘記原本的身份。

“我現在是韜光養晦而已。”顧莽淡淡道,“跟這個薑小姐也就是搭夥過日子,談不上什麼好不好,總有一天我要離開這的。”

葉琛笑了笑,冇多說什麼。

白景淵往薑燦那邊看了看,又嬉皮笑臉的轉過身來討好道,“三哥,要不……一會兒我幫你們免單?”

“你?”顧莽挑挑眉,沉思一下,“免單就算了,還是打個折吧。不然她吃的不安心。”

“嗯,也好。”白景淵吸取教訓,三少說什麼就是什麼,“那我跟他們打個招呼!”

顧莽眉心一動,“這酒店是你家的?”

白景淵撓撓頭,“老闆是我堂叔!”

“你們白家在江州的產業夠多啊!”

白景淵直了直身子,正一臉得意勁兒,忽然被葉琛踩了一腳。

看到葉琛的眼色,他這才反應過來,“三哥,你在江州有什麼用得著我的地方,儘管招呼!”

“嗯。”顧莽雙手背在身後,輕輕勾了勾唇。

白景淵性格大大咧咧,但做事還是靠譜的,況且現在還真有件事讓他辦。

“幫我看看虹彰外貿公司是什麼背景,另外,有個部門主管叫什麼程瀟瀟的……把她資料給我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