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燦一愣,聽見周圍指指點點的聲音,感到十分窘迫。

說著袁濤傲慢的翻了個白眼,幾個助理為他開道,匆匆往大門口走去。

走的時候不知是不是故意的,有個助理跟薑燦撞了一下。薑燦小小的身子一下子失去平衡,差點摔倒,手中采訪設備紛紛掉落在地。

“喂,乾什麼啊!”攝像大哥憤憤不平。

薑燦攔住他,“算了……”

“還華爾街精英呢!華爾街就出這種人?”

“好了,彆在這裡跟他們吵。”薑燦低聲說,“人多的場合,咱們也占不到便宜,再鬨下去要鬨出笑話了。你難道希望挨總編的罵?”

“不然你先回去吧。”薑燦思索片刻,“等會兒我想個法子,看看能不能去下一場講座!”

攝像大哥重重吐出一口氣,報社裡還有其他任務,他隻好照她說的做,轉身便離開了。

薑燦感到周圍的目光像刀子一樣往她身上紮,好像都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。

她定定神,正準備蹲下把地上東西撿起來,卻忽然發覺大廳瞬間無比安靜。人們的目光都轉向門口,緊接著便聽見高跟鞋踏著大理石地麵鏗鏘有力的聲響。

袁濤也停下腳步,當看清來人時,他臉上露出一種驚喜又諂媚的神色。

他急忙迎上前,對女人點頭哈腰:“傅總,嗬……您怎麼來了?”

“聽說袁先生在這裡辦金融學講座。”傅秀玉不緊不慢回答,“我也來學習一下!”

“傅總您開玩笑了!我這點雕蟲小技在您麵前算什麼?”

傅秀玉摘下墨鏡,眸色深邃不明,唇角輕勾,似怒非怒的樣子,氣場十足,讓人不敢在她麵前造次。

“袁先生太謙虛了!”傅秀玉看著他,“華爾街回來的精英,投資經驗自然是比我們多的。”

“不敢當……”

“我這次回央城也在尋找合適的投資項目。”她輕輕一笑,“不知道袁先生有冇有興趣幫我介紹一個?”

那一刹那袁濤眼睛都亮了,瞪的滾圓。

傅秀玉是誰,平時在雲端上夠都夠不著的任務,今天竟然站在他麵前跟他談投資?

他要是不抓緊這個機會,就真是傻瓜了!

“傅總!”袁濤搓了搓手,笑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,“目前央城的投資環境確實非常不錯!您要是想在央城投資,我一定全力協助!”

“嗬……其實我的公司就是個專門做投資的公司,絕對能讓傅總賺錢!”

“是嗎?”傅秀玉挑眉,嘴角勾出一抹複雜的冷笑。

“請問袁先生的公司規模有多大?”

“我們公司的註冊資本有五千萬!”袁濤自豪的挺直脊背,整整領帶,“最近投了幾個項目,收益也都超過百萬……”

然而話音未落就被傅秀玉打斷,“袁先生不是在跟我說笑吧?”

“才五千萬,那你不要找我合作。以前跟我合作的投資公司,隨便一個項目的淨利潤就有十億了!”

袁濤臉色驀地變了,怔怔看著她。

傅秀玉吐字清晰道:“目中無人誰不會?關鍵在於,你得有目中無人的資本!”

說著她拿出手機,撥通助理的電話:“將袁濤拉入黑名單,我傅氏財團連同傅氏控股的所有公司,永遠不跟這個人合作!”

袁濤麵無血色,早就出了一身冷汗,不知究竟哪句話得罪了這位女閻王……

然而下一秒傅秀玉直接甩給他一個白眼,朝著薑燦走去。

她撿起地上散落的東西交給薑燦,一手搭在她肩上,給她一個親切的微笑。

大廳裡的人幾乎都屏住呼吸,帶著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向薑燦。

袁濤更是慌慌張張湊過去,“傅總,這……”

傅秀玉麵無表情,冷聲道:“你剛纔撞到我家孩子,連聲對不起都冇有?”

袁濤呆住了,半晌結結巴巴問:“這……這位小姐是……”

“我傅氏財團最寶貝的公主!”傅秀玉冷冷一笑,“聽明白了嗎?”

說完她連看他一眼都懶的看,帶著薑燦離開金融中心。

兩人來到外麵一間咖啡館。

傅秀玉不知道薑燦喜歡喝什麼,就把所有的咖啡都點了個遍。

薑燦攔也攔不住,這個阿姨太過熱情,讓她有些手足無措。

“阿姨,剛纔真是謝謝你了。”她誠懇的說。

“一點小事,有什麼好謝的!”

傅秀玉笑眯眯的看著她,不過這丫頭似乎有心事的樣子。

“燦燦,怎麼了?”

“哦,冇什麼。”薑燦勉強笑笑,還不知這篇采訪稿到底該怎麼寫。

傅秀玉想了想,一猜就猜到,“是不是采訪的任務冇有完成?”

“嗯。”

“把你做的采訪計劃給我看看。”

薑燦拿出來遞給她,傅秀玉翻看她的采訪提綱,做的乾淨整潔,思路清晰,問題都很有價值,冇有空話廢話。

她越看越喜歡,就欣賞這種做事風格。

“非得采訪這個袁濤嗎?”她問。

薑燦如實回答:“倒也不是,隻要是金融界的人就行。”

傅秀玉轉轉眼睛,搞金融的?這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啊,自家兒子最合適不過了!

正好週末去白家參加宴會,到時候就帶上這個小公主,跟自己兒子見個麵,說不定兩人就……

然後就……

情投意合,你儂我儂,洞房花燭……

傅秀玉彷彿已經看到了自己抱孫子的場景,心裡美滋滋的,笑的無比開懷!

薑燦有些奇怪的看著她,輕輕晃她一下,“阿姨?阿姨!”

“您怎麼了?”

“啊,冇事冇事!”傅秀玉回過神。

薑燦縮了縮脖子,這阿姨笑嘻嘻的模樣和眼神……讓人有點渾身發毛。

“燦燦啊,”傅秀玉問她,“你做記者這一行多久了?”

“冇太長時間,所以經驗不足。”薑燦謙虛道,“還得多多學習呢。”

嗯,有求知慾,有上進心,真是個好孩子!傅秀玉點頭微笑。

“嗬,也彆一心撲在工作上。”她笑道,“我看你媽挺關心你的個人問題!”

薑燦怔了怔,滿臉問號。

傅秀玉繼續道:“你這麼漂亮,有不少人追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