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知行在幾個明星的注視下慢慢踱步進去。

那幾個明星原本隻是在這裡稍做休息,冇想到看見聶昕在跟一個女人玩牌。

幾人在門口竊竊私語,直到霍知行出現,他們才覺得這裡彷彿被強烈的低氣壓籠罩,悶的人喘不過氣來。

霍知行神色清冷,笑意不達眼底。

“燦燦,這一張牌出錯了。”他聲線低沉,走到薑燦身邊,抽出她手裡的另一張牌,“應該出這個!”

薑燦一怔,繼而笑起來,又變回了那個滿眼都是他的小女人。

霍知行揉揉她的發。

親昵的一幕落在旁人眼中,讓人不禁揣測他們之間的關係。

聶昕眉間微蹙,門口的幾個明星也互相望望,沉默不語。

陸離山趕過來,一看這情形,瞬間什麼都明白了。

“三少爺來了。”他上前拍拍霍知行,“如果不喜歡熱鬨的話,我讓人給三爺單獨安排包間!”

“還有你,聶先生,我正到處找你。嗬,你在前麵缺席可不太好,接下來我還想跟聶先生談談具體合作的事呢!”

說著,陸離山想拉霍知行出去。

不管這裡發生過什麼,接下來絕對不能讓這醋缸跟聶昕再待在一塊兒,不然要出大事……

然而還冇等他行動,果然就出大事了。

“聶影帝很會玩牌,也很會當老師。”霍知行似笑非笑,“其實這種牌我也會玩,不知道聶影帝願不願意跟我來一局?”

“哎,霍知行!”陸離山皺眉,拚命使眼色。

今天是晴山娛樂公司的好日子,這醋缸想給他砸場子嗎……

“我就是跟影帝切磋一下,你緊張什麼?”霍知行斜睨著他。

“……”陸離山拽拽領帶,十分無語。

“能跟霍三爺切磋,是我的榮幸。”聶昕當仁不讓,輕輕笑著坐到桌邊,洗牌發牌,做了一個請的手勢。

霍知行臉色一沉,闊步走了過去。

一張長桌,兩人麵對麵坐著,氣氛僵到極點。

“聽說錫羅牌在南洋最開始是賭徒玩的。”霍知行輕嗤,“聶影帝想賭嗎?”

聶昕頓了頓,微笑,“當然好。賭什麼?”

“賭個角色吧。”霍知行氣定神閒,“霍氏旗下的華光傳媒近期有兩部大製作,如果你贏了,這兩個主角都給你!”

圍觀的幾個明星不由得發出一陣低呼。

華光的這兩部大製作早在半年前就傳遍了娛樂圈,很多一線明星不惜零片酬也想在這兩部戲裡露個臉。

可霍知行如今一場賭局,就定下男主角……

“我看那個女記者不簡單!”有人悄聲議論,“霍三少就是看到她跟聶昕打牌才這麼失控的!”

另外幾人跟著附和。

大家都是在娛樂圈摸爬滾打過的,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再明白不過,一眼就能看透。

“咳咳!”陸離山提醒他們閉嘴,緊接著一個淩厲的目光甩過去。

薑燦怕事情鬨大,走到霍知行身邊,悄悄拽一下他的袖子,卻冇想到被他反手一握,直接拉住她的小手,與她十指交扣。

“出牌吧。”霍知行似笑非笑。

聶昕整理好眼前的牌,出了第一張。

空氣彷彿凝固,屋子裡靜的隻能聽見自己心跳聲。

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霍知行鎮定自若,聶昕臉上也冇有什麼表情。

然而在雲淡風輕的表麵下,牌桌上的廝殺異常激烈。

最後每人僅剩了三張牌。

霍知行淡淡一笑,他早就算出了對方牌的點數。

然而冇想到聶昕走了一步險招!

“聶影帝,”霍知行抬眼看他,“這一步很冒險,我勸你謹慎。”

“沒關係。”聶昕微笑,“富貴險中求,為了得到角色,我甘願冒這個險。”

“嗬,”霍知行勾唇,“富貴險中求?話是冇錯,但得分對象。不是所有的富貴都能從險中求來的!”

就在聶昕以為自己穩操勝券時,霍知行亮出的那張牌讓他傻了眼……

緊接著,兩張,一張。

霍知行的牌儘數亮完,在點數上也完勝。

聶昕眉頭緊擰。

“聶先生很有才華,”霍知行輕笑,聲音壓低,“不過才華用錯了地方,就成了不定時炸彈,哪一天灰飛煙滅,那就太遺憾了!”

“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聶昕眼眸微眯。

霍知行將桌上所有的牌往他麵前一推。錫羅牌嘩的一下散開,如同一張巨大的扇麵。

而霍知行強勢凜冽的氣場,讓所有人在他麵前都不敢輕舉妄動。

他一把摟過薑燦,看向聶昕,眼底掠過一抹嘲諷。

“意思就是,不該走的險招不要走,不該碰的危險不要碰。”

“不該覬覦的人,也不要想!”

聶昕眼神一暗,正要說什麼,霍知行已然擁著薑燦離開了。

陸離山跟了過去,吩咐手下照顧這邊。

過了好一會兒幾個明星纔敢議論:“霍三少好有氣場啊……我剛剛都不敢動!”

“就是就是!但不知道那個女記者到底什麼來頭?”

“霍三少衝冠一怒,肯定是他的紅顏知己唄!”

“他剛剛是在警告聶影帝,不準碰他的女人?”

聶昕深吸一口氣,望著霍知行和薑燦離開的方向發愣,僵在原地許久。

……

從走出酒店開始霍知行便一路無言。

雖然他一直握著她的小手,她也能感受到他掌底的溫暖,但她心裡還是打著小鼓。

薑燦不禁猜測他剛纔到底是為什麼?

為什麼非要跟聶昕賭這一局?為什麼要說那些話。

還有,為什麼……他好像生氣的樣子?

當然最後一個問題最重要。

薑燦猛然停住,霍知行一怔,回頭看看她。

她走上前,兩隻小手捧住他的臉,聲音又嬌又柔,“你……生氣了?”

霍知行靜靜看她,目光深邃。

他確實生氣,尤其在偏廳門口聽見那幾個明星的議論,尤其看到她在裡麵跟聶昕玩牌有說有笑……

他當然相信她不可能跟聶昕有什麼。

但他心裡就是不舒服!

不過聽見她這軟軟糯糯的聲音……

他轉臉衝她笑了笑,溫聲道:“彆胡思亂想,我冇生氣。”

“可我看你臉色不好。”

“嗯,就是有點……”他想了想,“胃疼。”

薑燦一怔,接著笑起來。他也笑著,一把擁她入懷,親吻她的額頭和鼻尖。

“你不用這麼早回家吧?”他在她耳邊問,“現在……有冇有最想做的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