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知行怔住,“你說什麼?”

“你會不會幫我?”

當然會!他在心底狂喊。

不過臉上依然鎮定,輕咳兩下,沉下聲音道:“為什麼突然要我幫你?”

“因為……”薑燦頓了頓,“想要做成一件事除了自身的努力,也得利用身邊一切能利用的資源,不對嗎?”

霍知行有些意外。

從前在商學院的第一堂課,教授也是這麼說的,一個人的成功,需要天時地利人和。

薑燦轉轉大眼睛,微笑道:“我要約訪的是影帝啊!以我的級彆,恐怕連影帝身邊的小助理都看不上我。這是個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,所有人都在等著看我笑話。”

“但是,我身邊有一個無所不能的超人……”

她伸出手捏住他的臉,笑的嬌俏動人。

“如果超人借我一點點超能力,幫我做好這個工作,我會感激不儘的!”

“怎麼感激?”

“你不是缺雙皮鞋嗎?”她眨眨眼睛,“我帶你去買一雙最好的!”

“就這樣?”

“還有……”她眼眸微垂,抿唇一笑,“我養你一輩子。”

霍知行的心都化了,一把握住她的小手,目光溫柔而寵溺,在她耳邊輕輕吐出兩個字:

“遵命。”

說著他就要拿出電話。

薑燦立即攔下,笑了笑說:“不用馬上就聯絡!先讓我自己試一下,如果所有方法都行不通,隻能借霍先生的麵子一用了!”

霍知行笑著將她擁進懷裡。

他想起那個算命老太太說的話,說薑燦是皇後命,註定要大富大貴。

其實就憑她的聰明通透,無論她嫁給誰都有能力讓自己幸福,無論嫁給誰,她都是主宰自己命運的女王。

霍知行把她抱得緊緊的,一刻都不想鬆開。

……

晚間,霍氏山莊燈火輝煌,像是鑲嵌在連綿群山中的一顆璀璨明珠。

霍知心剛從一堆應酬中抽身,好不容易喘口氣,看到霍知行端著一杯香檳緩緩朝她走來。

“來的正好!”她把香檳搶過去猛灌一大口,“啊……渴死我了!”

霍知行皺皺眉頭,覺得好笑。“剛纔怎麼了?”

“哥,”霍知心壓低聲音,“這些奇葩親戚為什麼我一個都冇見過?”

霍知行往裡麵看一眼,今天來了不少同宗族的人,雖然都姓霍,但互相冇見過也實屬正常。

有些人連他都弄不懂這其中的關係輩分,更彆說霍知心了。

“我認識的也不多。”他低聲道,“有些也就是在集團裡見過幾麵。”

“這種家宴真冇勁!”小女生抱怨,“我這一晚上嘴都要笑歪了!”

“再忍忍,一會兒就過去了。”

“哥,我餓了。我想吃薑燦姐姐做的雞肉飯!”

霍知行抿抿唇,他也想吃,不過身為兄長還是得端起架子。

“吃什麼吃?就知道吃!”他眼睛一瞪,“我警告你,雖然現在燦燦在央城,但你不準去她家裡蹭飯,聽見冇有?”

“啊,你……”

“你什麼你!”他又瞪,“你薑燦姐姐那飯是做給我吃的,你湊什麼熱鬨!”

霍知心鼓著腮幫子,甩給他一個大大的白眼。

岑伯從不遠處走來,微笑道:“少爺,小姐,該入席了!”

霍知心提著裙子往前走,猛的一下把他撞開,回頭做個鬼臉。

霍知行無奈的笑笑,正要反擊,小女生忽然折返回來小聲告訴他:

“一會兒上了桌你彆激動。”

“怎麼了?”

“反正……”她一臉看好戲的壞笑,“你可能會吃不進去飯的!”

霍知行怔了怔,信步走到主桌前。

還真讓霍知心說對了……

霍文淵微笑中透著幾分嚴厲,清冷的目光掃過眾人,坐在主位上。

而原本屬於他的副位,旁邊竟然多了個姚曼寧!

“知行,還愣著乾什麼?”霍文淵招呼他,“快去坐下。”

霍知行臉色深沉,攥了攥拳頭,走到姚曼寧身邊。

傭人抽出椅子,恭敬的請霍知行入座。

眾人的目光都盯在霍知行身上。

他跟薑燦的事已經傳遍了整個霍家,所有人都知道他在江州養傷遇到了一位紅顏知己。

所有人也都知道,他為了那個女人跟霍老爺子正麵衝突了好幾次。

然而今天霍老爺子竟然在家宴上把姚曼寧叫來……

這不就是公開宣佈,他隻認姚曼寧當他的孫媳婦嗎?

“跟姚家聯姻不會吃虧的。”有人小聲議論,“咱們這位三少爺怎麼就是轉不過這個彎呢……”

“嗬,他從小呼風喚雨慣了,哪懂得為家族利益犧牲!”

“看他穿的那是什麼?這西裝也太劣質了吧!”

姚曼寧不禁看他一眼。

他的衣服向來出自各大時裝週的高定設計師之手,可身上這衣服……一看就是店裡買來的便宜貨。

“知行,”姚曼寧開始表現自己的賢良淑德,“這西裝的款式似乎有點舊,不然你去換一下?”

霍知行頓了頓,轉頭看她一眼,眸光深沉寒厲。

姚曼寧不敢再說話,安靜的喝著餐前湯。

其他人也都不敢再議論。

隻要有霍知行在的地方,就有一股無形的低氣壓籠罩,即便客廳寬大透亮,也讓人喘不過氣來。

“爺爺,”霍知行忽然開口,臉上似笑非笑,“今天是咱們的家宴吧?”

霍文淵一怔,點點頭。

“既然是家宴,邀請外人合適嗎?”

這話明顯就是說給姚曼寧的。

霍文淵臉色微沉,低聲道:“姚小姐算什麼外人?既然是家宴,那姚小姐自然要來的。”

“是啊是啊!”霍展鶴附和的笑笑,“就憑咱們跟姚家的關係,曼寧哪算外人?不算不算!”

“是嗎?”霍知行又看向他,“對二叔來說不算外人?”

霍展鶴心裡咯噔一聲,不知道這兔崽子又給他下什麼套。

“姚小姐對二叔來說不算外人,莫不是二叔已經把姚小姐當成兒媳婦人選了?”

“你,你說什麼?”霍展鶴差點一口氣冇提上來。

姚曼寧也臉色一變,扔下筷子靜靜看著霍知行。

霍知行淡定的吃著眼前的菜,忽然抬眼,凜冽深邃的目光掃視一圈,唇角輕輕勾起。

“今天是霍家家宴,在座的都姓霍,所以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姚小姐要出現在這?”

“家宴名單是二叔排的吧?”

“嗬,二叔該不會老眼昏花到這種地步,連霍和姚都分不清了?還是……二叔受姚家恩惠太多,已然把自己當成了姚家的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