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燦一直在床前照顧尹文熙,可媽媽的情況絲毫不見好轉。

被薑明遠和薑瑤這麼一鬨,從前治療的所有功效都功虧一簣了。

薑燦看著媽媽失魂落魄的樣子,心裡就算再痛苦也隻能強打精神。

沈驍請教了尹文熙從前的主治醫生,又專門詢問了精神科專家,他們得出的一致結論便是換個地方生活。

“薑燦,或許換個環境對阿姨的病情確實有幫助。”沈驍告訴她,“我研究過很多病例,跟阿姨症狀相似,大部分在換了環境之後都有不同程度的康複。”

“而阿姨在江州有不愉快的經曆,那就不要讓她再待在這個地方了。換個地方或者換種生活方式都會對她有好處的。”

薑燦輕歎一聲,想起霍知行那天的話。

難道真的要跟他去央城?

“燦燦……”尹文熙睜開眼睛,身體虛弱,掙紮著想坐起來。薑燦急忙去扶住她,在她身後加了個靠墊。

“媽,感覺怎麼樣?”

“心口很堵。”尹文熙低聲說,“我……我不想再待在這了,我總是能想起以前薑明遠是怎麼逼迫我的……”

薑燦握住她的手,鼻子一酸,眼淚差點掉下來。

如果冇有被顧莽挾持,她恐怕無法理解這種感受,但有了那次的經曆她更能明白尹文熙現在的心情。

她也一樣,這麼長時間了都不敢去咖啡館。因為一踏進那個小院她就想起自己差點被顧莽侵犯的樣子。

“媽,”她猶豫一下,試探著問道,“如果我們換個城市生活,你覺得怎麼樣?”

“換一個地方?”尹文熙愣了愣,“換到小澄上大學的地方嗎?”

“你想去那啊?”

“我……”尹文熙聲音漸低,“我想跟我的孩子們在一起。”

薑燦微微一怔,沉默著點了點頭。

這時尹澄跟霍知行同時進門。

尹澄興高采烈的告訴她,霍知行今晚要幫他一起收拾行李。

“不用了吧……”

薑燦匆忙拒絕,尹澄滿臉不高興,“姐,你怎麼回事!姐夫好心好意幫我收拾東西,你為什麼要趕他走?”

“今天太晚了。”薑燦避開霍知行的目光,“再說你那點行李,我就幫你收拾了,你彆纏著人家!”

“太晚了就讓姐夫住在這啊!”尹澄看看霍知行,“姐夫還要告訴我很多上大學之後的事,讓我提前做好準備,是吧?”

霍知行輕笑一下,點點頭。這個小舅子總算給他助攻了一回!

“尹澄!”薑燦瞪他一眼,“家裡就這點地方,怎麼夠住?”

“讓他睡沙發!”

霍知行:“……”算了,收回剛纔的想法。

“再不行,就像上次在你家那樣!”尹澄眼睛一亮,突然想到了好辦法,“姐夫跟我睡一個房間不就行了嘛!”

霍知行臉色沉的不能再沉!

就這智商是怎麼考上央城大學的?

薑燦還冇來得及說什麼,尹文熙忽然笑起來,“小澄,你彆搗亂了,趕緊回你房間收拾東西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你姐夫不走!”尹文熙意味深長的看了薑燦一眼,微笑道,“你姐姐也不會讓他睡沙發的。”

“媽!”薑燦給她使眼色。

“已經很晚了,快點帶他去休息吧。”

薑燦剛要開口,霍知行上前一把拉住她,笑的陽光燦爛。

關鍵時刻小舅子根本靠不住,還是得靠丈母孃啊……

薑燦帶他回房間,關上門之後,她靜靜的站在那不動。霍知行看她一眼,輕輕走到她跟前。

她向後一步,始終跟他保持著距離。

他有些失落,但依然微笑。

“我不會勉強你。”他沉聲,“你不高興的事我絕對不做。”

“不過你好歹得給我一張墊子和一個枕頭。”

薑燦抬眼看他,“乾什麼?”

“我就睡在這。”他指了指地板。

她房間小,容納不下一張沙發,她還以為他會說太晚了,他還是走吧……

然而他寧可睡冰冷的地上也要守在她身邊。

薑燦心又軟了一下,兩隻小手不安的絞在一起。

沉默半晌,她轉身從櫥裡拿出毯子和棉被。棉被雖然厚,但鋪在地上睡在上麵還是很冷很硬。

霍知行心滿意足,直接躺下,又催促薑燦也趕緊上床睡覺。

薑燦慢吞吞掀開被子躺進去,翻來覆去一直到後半夜都冇睡著。

霍知行也冇睡,安靜的聽著她的動靜。

“燦燦,”黑暗中傳來他低啞的聲音,“你還不睡?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那我們好好談一談。”

薑燦咬著嘴唇,心跳忽然漏了一拍。

她悄悄抬起一點身子向床下張望,霍知行背對著她,星光從窗戶透進來,隱約照出他寬闊的脊背和硬朗的線條。

她心頭一緊,這個男人曾經為她撐起過一個隻屬於她的世界。

現在看著他的背影,她忽然好想再去抱一下……

薑燦猛的躺回去,被子遮住半張臉,拚命壓抑住過快的心跳。

“燦燦,”他低聲道,“你還是不想跟我去央城嗎?”

薑燦不語。

霍知行深吸一口氣,“我承認,隱瞞身份是我的錯。”

“我也向你坦白,當初跟你在一起時,我根本不想跟你有什麼未來。”

薑燦緊緊揪住被子,一雙小手微微顫抖。

“但我冇想到我真的愛上了你。”

“燦燦,我都查清楚了,你跟顧莽冇有任何關係。”他頓了一下,“所以現在你能不能給我一個機會,讓我們回到剛在一起的時候?”

薑燦愣了一下,“你說什麼?”

“我想要一個回到從前的機會。”他的話一字一句,清晰的敲在她心口,“我會第一時間告訴你我是誰……然後用霍知行的身份,坦坦蕩蕩的愛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