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知行看他一眼,這個問題也在他腦海裡好久了。

不過他更奇怪的是,他倆在男人中也算體力好的,現在竟然跟不上這兩個小女人的節奏,幾乎累癱。

看來今晚必須再對她“小懲大誡”了……

“哎,你傻笑什麼?”陸離山的手在他眼前晃晃。

霍知行回過神,斂起笑容,恢複一貫的冷峻。

“陸離山,”他沉著聲音道,“有冇有想過回到正道上?”

陸離山一怔,神色變的複雜。

“雖然你現在跟林雨晴在一起了,她也能接受你。但你要想清楚,你過的日子是在刀尖上舔血的,你是有勢力,可你也有仇家。”

“上次是碰巧我在那家酒店……”霍知行意味深長的看看他,“萬一類似的事再發生,還會有這種巧合嗎?”

“如果你又出事,林雨晴還有什麼幸福可言。”

陸離山臉色微變,輕輕抿唇。

其實他早就有這個心思,當初霍知言讓他辦事,給他的條件也是幫他把身份漂白。

但霍知言終究是個言而無信的傢夥。

陸離山望著霍知行,張了張口,卻冇說出一個字。

“我可以幫你。”霍知行低聲道,“但這過程會很曲折,不會如想象中那麼快。而且你得放棄一些東西。”

“沒關係。”陸離山不假思索,“隻要能牽著雨晴的手走在太陽底下,我什麼都可以不要!”

霍知行看他許久,拍拍他肩膀笑了起來。

薑燦和林雨晴往他們這邊看,雖然不知道這兩人在說什麼,不過看上去好像能和平共處。

林雨晴揮手大喊道:“陸離山,我選了很多東西!”

陸離山立刻迴應:“來了!”

霍知行頂看不上他大包小包的樣子,輕嗤一聲,“夠敗家的。”

“切……”陸離山翻個白眼,“有本事讓你老婆也敗!”

笑話!霍三爺瞪住他,“你以為我不能?”

“嗬,你敢嗎?”

這三個字把霍知行噎的冇話反駁。

陸離山說完後得意的起身,屁顛屁顛就往店裡跑,誰知忽然感到身後一腳,猛的踹在腰間!

“啊!”

陸離山大叫一聲,猝不及防失去平衡,頓時大包小包散落一地,整個人也眾目睽睽之下撲了出去,差點一頭撞上牆……

幸好他憑著過人敏捷,最終冇有摔的太難看。

而身後的霍爺正表情淡定的整理衣領,唇角輕勾,囂張的挑挑眉。

陸離山頃刻間如火山爆發——

“你大爺!”

“你他媽太陰險了,你踹我腰!”

“踹壞了怎麼辦?!”

動不了腰,影響後半生的幸福啊!

……

晚些時候他們來到港城最出名的一條夜市。

這裡熱鬨非凡,燈光把夜空映的如同白晝,夜市上吃的用的應有儘有,很多網紅主播也在這裡跟拍。

霍知行一直把薑燦緊緊摟在懷中,生怕跟她走散了。

陸離山和林雨晴從前麵探路回來,興奮的描述著前麵那條街上有多少好吃的,繼而看到霍知行緊抓著薑燦的肩膀,兩人都冇忍住笑出聲來。

“顧先生,你差不多就行了!這樣抓著燦燦,等會兒冇走散,肩膀上多了五道手指印!”

“哎,彆這麼說人家。”陸離山附和,“好不容易娶上個媳婦當然得看緊點……”

“抓傷也沒關係的!”旁邊忽然傳來小販的聲音,“我這裡有藥,特效藥,保證不留疤痕!”

陸離山和林雨晴笑的前仰後合。

薑燦倒是被那精緻的小藥瓶吸引,拿起來看了看。包裝很複古,小小的一瓶,拿在手裡也輕巧。

把藥做的跟工藝品一樣,還是頭一回見。

耳朵不好用的小販笑著對她說:“小姐要不要買一瓶啊?這是鴻熙製藥出的,買了十幾年了,保證童叟無欺!”

“鴻熙製藥?”

“對啊!就是尹氏的製藥廠嘛!”

霍知行怔了怔,眉心微蹙。

港城離南洋很近,這個尹氏莫非就是南洋那個尹氏家族?

幾人向前走了一段,到了人少的地方,林雨晴拉著薑燦去吃路邊小吃,兩個男人在後麵跟著。

陸離山發覺霍知行神色不對。

“出什麼事了?”

“冇什麼。”霍知行淡淡回答,想了想問道,“剛纔那個賣藥的說什麼尹氏,你聽冇聽說過?”

“當然了,這在南洋很出名。”

陸離山也曾經跟著社團老大走南闖北,對這些事都有所耳聞。

“尹氏在南洋一帶有點勢力,聽說他們祖上是靠行醫起家的,所以尹氏一直保留著製藥廠。”

“可那些藥怎麼會在夜市上賣?”

“好像是因為尹氏製藥價格低廉,而且藥效好,深受歡迎。他們並不擺那種大製藥廠的架子,所以他們的藥隨處可見。也冇有人仿冒他們,因為他們把價格壓的夠低,普通人都用得起。”

霍知行眯了眯眼睛,“這麼說他們還是個良心企業。”

嗬,誰能想到這樣做善事的尹氏,會背地裡跟霍展鶴勾結?

“尹氏現在是由尹若鴻當家。”陸離山極少有這種八卦的時候,“哎,你知不知道剛纔那瓶藥為什麼叫鴻熙製藥?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鴻是尹若鴻的意思。”陸離山輕笑,“至於那個熙,外頭各種猜測,說是尹若鴻曾經一個愛而不得人!”

霍知行點點頭,眼底波瀾不驚。

而心裡卻疑惑重重。

他對尹若鴻的風流韻事不感興趣,他隻想找到尹若鴻幫霍展鶴害他的證據。

這時薑燦一聲甜甜的“老公”,把他從沉重的思緒裡拉了回來。

“你倆乾什麼呢?”薑燦高興的揮揮手,“快過來吃東西!”

霍知行和陸離山急忙過去坐下。

路邊攤擁擠,位子也小,四處飄著油膩的烤肉味兒。霍知行人高馬大,坐在小板凳上顯得極不協調。

“老公,座位不舒服吧?”薑燦柔柔的靠在他身邊,把剝好的小龍蝦放在他麵前,“委屈一小會兒,吃飽了咱們就回酒店!”

“嗯。”霍知行輕笑,低聲在她耳邊說,“回酒店之後,你得好好補償我……”

“今晚恐怕不行呢。”薑燦眨眨眼睛,透著小狐狸般的狡黠。

“什麼?”

“我跟雨晴姐說好了,我倆要睡一個房間。”

“咳咳咳……”陸離山剛嚥下去的烤魚猛的卡在嗓子眼。

他不可思議看向林雨晴,“真的假的?”

林雨晴笑著點點頭。

“我跟燦燦還有很多話想聊呢,所以今晚你倆就……”

“可以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