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陸離山!”

霍知行眼神陰鷙,渾身散發著凜冽迫人的氣息。

“你找死嗎?”

“嗬,看樣子你很怕?”

霍知行猛然抬手,一把掐住他的喉嚨!

陸離山吃了一驚,隻覺得壓在脖子上的力道不斷加大,他呼吸愈發睏難。

“你……”

霍知行眼眸微眯,舉手投足間的陰狠,並不比陸離山見過的那些黑道上的人遜色。

陸離山艱難的抬手想去抓住他手腕……

然而這時門開了,薑燦正巧進來看到這一幕。

“老公!”她嚇了一跳,連忙跑過去挽住他胳膊,“你乾什麼?”

霍知行恢複理智,指尖緩緩鬆開,將他一甩。

陸離山猛然嗆咳,又怕傷口崩裂,不敢咳的太用力,一邊咳一邊瞪住霍知行。

薑燦隻顧著自家老公,完全忽略病床那個傷患。

“老公,冇事吧?”

“嗬,他能有什麼事!”陸離山咬著牙,“美女,你剛剛進來冇看見嗎,是你老公差點要掐死我!”

“你能不能少說兩句?”薑燦瞥他一眼,“我老公是什麼人我還不瞭解?要不是你惹他,他會掐你?”

“你剛剛是不說了什麼刺激他了?”

“要我說你這種人,就不該救!”薑燦氣鼓鼓,把飯盒往櫃子上一放,連忙去安慰霍知行。

“老公,咱們不跟他生氣……看在他現在受傷的份上,彆跟傷患一般見識。”

霍知行臉色稍稍緩和了些,握住她的小手。

“老公,”薑燦繼續輕笑道,“想收拾這個人,等他傷好了,有的是機會!咱們是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!”

“嗯。”霍知行終於露出笑意,“我都聽你的。”

薑燦捧著他的臉揉了揉,輕輕一笑,神態嬌憨。

兩人完全無視了病床上那個身中刀傷的人……

陸離山眼睛瞪的滾圓。

這……

冇這麼護著的!冇天理了,喪心病狂啊!

“咳咳!”他重重咳嗽兩聲。

霍知行和薑燦同時朝他這邊看過來。

“兩位,有句名言知道嗎?”陸離山乾笑兩聲,“秀恩愛死得快……”

“閉嘴!”夫妻倆異口同聲,默契十足。

陸離山舉手投降,把嘴閉的緊緊的。

誰讓人家是兩個人,而他是孤家寡人呢!

要是這時候有個人幫幫他,他也不至於被摁在這裡強行吃狗糧……

薑燦歎口氣,搖搖頭,走到旁邊把飯盒打開。

“這……都是你做的?”陸離山肚子早就咕咕叫了。

薑燦看他的眼神不太友好,這個人先是找她老公麻煩,又傷害林雨晴。

真不知道乾嘛要救他!

“吃飯。”她乾巴巴的吐出兩個字。

陸離山做了個深呼吸,看著她苦笑,抬起纏著繃帶的手,“美女,我動不了。”

“什麼意思?不會要我餵你吧!”

“我肯定不敢使喚你啊!”陸離山嬉皮笑臉的,“不過要是……要是有個人能在身邊好好照顧我,就像你照顧你老公那樣,嗬,我覺得我會好的很快!”

薑燦立刻反應過來,他想要林雨晴。

可是陸先生,你倆重逢時你說過的話是不是都被狗吞了?你明明說你不認識那個女人!

薑燦壓壓嘴角,有些哭笑不得。

還不知道怎麼應付他,霍知行沉著臉站出來。

“我來照顧你。”

陸離山臉色一變,“不不,我說的不是你……”

“這裡除了薑燦就隻剩我了。”

“……大哥,”陸離山憋了半晌,“不然,你把阿義叫來。”

“阿義也受了輕傷,包紮完了之後我就讓他回去休息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沒關係,”霍知行那張冷酷的臉上,浮現似笑非笑的神情,“我能照顧好你。”

陸離山臉色鐵青,薑燦掩著嘴偷偷的笑。

她把飯盒交給霍知行,聲音清脆,“老公,我先回店裡了。晚上的飯我做好給你們送來,你在這裡,可得好好照顧著陸先生!”

霍知行勾唇,兩人換了個眼色,默契的笑起來。

陸離山後背緊貼著床頭。

他這還是生平第一次發現,老人都說夫妻相,原來這夫妻倆在一起時間久了,還真像!

薑燦轉身離開病房,帶上門的時候聽見裡麵傳來的聲音——

“彆彆,大哥,真不用你喂!”

“你不是早就想嚐嚐老闆娘的手藝了?今天滿足你。”

“我自己能吃!大哥,大哥我真能……啊,你他媽要燙死我!”

……

陸離山身體底子好,恢複的很快,一個星期的工夫就已經能下床活動了。

霍知行雖然還冇完全把他當朋友,但他已然不是他的敵人。

就衝陸離山知道他的身份卻又守口如瓶這一點,他也不該是他的敵人。

霍知行推著輪椅,帶陸離山在院子裡曬太陽。

陸離山出了一頭汗,大夏天出來曬太陽,還說是遵醫囑,讓他曬太陽補補鈣……

這霍知行絕對故意的!

“哎,”陸離山被陽光刺的睜不開眼,“咱們能不能回去?”

霍知行慢悠悠的抬手看錶,搖了搖頭。

“冇曬夠時間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陸離山,你知足吧。”他神色淡淡的,“我親自推你出來曬太陽,這待遇不是誰都有!”

陸離山連翻了好幾個白眼。

“大哥,今天32度你知道?”

“知道,所以更得曬曬。陽光對人有好處!”

“那你他媽怎麼在樹蔭底下!還玩手機!”

霍知行一個嚴厲的目光甩給他。

陸離山自己推輪椅到他跟前,猛一探頭,看見他螢幕上正滑著薑燦的照片。

“看什麼看!”男人立即暴躁。

“嘖嘖……”陸離山憋著笑,“就喜歡成這樣?都天天睡一起了,還看不夠啊?”

“你管得著?”

“我當然管不著!嗬,你們霍家能管得著!”

霍知行臉色一沉,抓著手機的指尖微微收緊。

“霍三爺。”陸離山斂住笑容,淡淡看向他,“有些誤會越早解釋越好,彆像我……拖到最後,拖的什麼都錯過了。”

這時不遠處傳來一聲清亮的“老公!”

霍知行抬眼,隻見薑燦朝他揮揮手,快步走來。

而她身後,還跟著一個人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