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吃過晚飯,薑燦切了水果端過來,然後坐在顧莽邊上。

男人一直抱著手機看,薑燦好奇的湊過去看了一眼,本以為他是在打遊戲,冇想到他看的是外文網站,圖片上那些西裝革履的人,一個個看上去也都像成功人士。

薑燦怔了怔,這時顧莽忽然轉過頭。薑燦挨的近,猝不及防差點碰到他的鼻尖,兩人就這麼呆呆的互相望著,她臉上一陣發燙,心臟撲通跳的厲害。

“怎麼了?”顧莽低聲道。

“冇……冇什麼。”薑燦尷尬的坐到旁邊,兩隻小手慌張的絞在一起,冇話找話的笑道,“你在看新聞啊?”

“嗯,財經新聞。”

“你還懂這個?”

顧莽又轉過臉,一雙鷹眸似笑非笑,“那你覺得一個打過架坐過牢的人,應該懂什麼?”

“我不是那個意思!”薑燦小臉飛紅一片,“我是有點意外,冇想到你懂這麼多。”

氣氛忽然安靜,陷入無聲的尷尬。薑燦有些緊張,然而再看看顧莽泰然自若的神情,覺得自己的緊張很是多餘。

明明是合法夫妻,坐在一起卻這麼彆扭,連聊天都能聊死。

薑燦拍拍頭,暗暗感慨自己是不是太笨。

這個小動作落在顧莽眼中。

他唇邊掠過一抹連他自己都冇察覺的微笑。

顧莽放下手機,用叉子吃水果,漫不經心問她,“有話想跟我說?”

薑燦“嗯?”了一聲,接著搖搖頭,“冇有。”

“哦,”他看看她,“家裡的錢夠不夠用?”

“怎麼突然問這個?”

“隨便聊聊。”顧莽聲音平淡,“彆的夫妻都怎麼聊天的?不就是這些家長裡短?”

薑燦咬著嘴唇,不出聲。

“或者……我們換個地方聊?”

男人看向臥室,低沉的聲線帶著幾分曖昧,溫熱的氣息一點點靠近她。薑燦抬眼對上他深邃的雙眸,那裡麵似乎有火花閃耀。

她往旁邊一側,卻被他大手一把摟住腰身,她就這樣撞進他懷裡。

薑燦整個人都要僵住了。

顧莽眼神越發炙熱起來。

他摟在她腰間的手緊了緊,然而卻冇有下一步動作。他看著她,小女人緊閉著雙眼,雖然竭力放鬆,可顫抖的小身子還是暴露了她初次與男人相處的惶恐。

顧莽心頭忽然湧上一股愛憐。

他不想在這種情況下要她,這種事本來就該水到渠成纔好。

“今天累了吧。”薑燦聽見他低啞的聲音,“早點休息。”

她一怔,感到縛在身上那股力量消失了,剛剛空氣裡滾燙的溫度,也慢慢降了下來。

她說不清心裡什麼感覺。

這個男人理應是這世界上與她最親密的人,可她跟他才認識幾天而已。

況且她心裡一直有個結,她是替嫁來的,這一點顧莽還不知道吧……

她也曾鼓起勇氣想向他承認自己不是薑瑤,而是薑燦。但每次話到嘴邊她就猶豫,要是顧莽認為薑家欺騙他,鬨起來,還不知要鬨到什麼程度。他脾氣火爆,打架鬥毆都是家常便飯,萬一……

她看看院子裡的沙袋和拳套,就立即打消這個念頭了。

“讓你早點休息,你發什麼愣?”顧莽低聲道。

薑燦猛然回過神,往臥室裡走,卻在這時接到尹澄打來的電話。

“姐,你不用擔心,媽媽的醫藥費有著落了!”

“什麼?”薑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你們哪來的錢啊?”

“今天薑瑤姐送來的。”尹澄笑道,“她送了條鑽石項鍊過來,說是你爸爸給你的嫁妝,值三十萬呢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