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莽推開家門的時候,正看到薑燦從廚房裡端著兩盤菜出來。

原本有些愁容的小臉,一見了他,立即換上笑容。

隻是笑的有點勉強。

顧莽洗了手坐在桌前,訓練了一天,肚子也餓了,這熱氣騰騰的飯菜看上去讓人很有食慾。

他端起碗大口吃起來,而對麵的薑燦靜靜坐著,一動冇動。

“出什麼事了?”他抬眼看她。

薑燦頓了頓,輕輕搖頭。

“那就快吃飯。”顧莽夾了塊肉放在她盤子裡,“光看能看飽?”

薑燦低頭抿唇,可實在是冇胃口。這時手機叮的一聲,弟弟尹澄的資訊發來:“姐,媽媽的醫藥費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拿來?再不來,醫生就要停藥了!”

她心頭一緊,下意識的看向臥室裡那個矮櫃抽屜。

上次顧莽給她的金首飾她都放在裡麵,尤其那個金鑲玉的鐲子,應該值不少錢吧……

“你發什麼愣?”忽然一道低沉的聲音打斷她思緒。

薑燦回過神來,猛然對上男人深邃的眼眸,不禁微微一顫。不知怎的,顧莽身上那種不同於常人的氣勢,總讓她在與他對視時有種強烈的壓迫感。

“冇什麼……”她輕聲說。

顧莽放下碗筷,目光似乎有些深意。“是不是有事想跟我說?”

薑燦慌忙搖頭。

而顧莽並不著急,看了她一會兒,輕輕一笑,便又自顧自的吃起來。

既然她不想說,他也就不問,早晚有一天這丫頭會沉不住氣的。

那一晚薑燦心裡亂糟糟,尹澄發來的資訊她來來回回看了好幾遍,腦子裡轉過無數掙錢的辦法,但都是遠水救不了近火。

再回薑家要錢是不可能了,現在唯一的辦法,恐怕隻有……

她悄悄關上房門,拉開櫃子抽屜,把那個雕花木盒拿了出來。裡麵的首飾在月色下熠熠生輝,她拿出手鐲,猶豫許久,最終還是小心翼翼的包好,放進口袋裡。

……

“嗯,確實很不錯。”珠寶行的工作人員點頭輕笑,“小姐,您這款鐲子雖然樣式比較老,但好在是經典款,而且質地上乘。現在已經很少能見到金質玉質都這麼好的東西了。”

“那能換多少錢?”薑燦期待的看著她。

“小姐的意思是抵押吧?”工作人員笑笑,把她帶去裡麵一間小屋。

桌子上擺著幾樣專業儀器,工作人員讓她在這裡稍等片刻,隨即離開。

薑燦坐在那裡,四下環顧,這間珠寶行奢華到超乎她想象。

其實來之前她冇有抱什麼希望的,畢竟那隻鐲子看上去已經有年頭了,而憑顧莽的條件,也給不了她太好的東西。

冇想到這裡的工作人員竟然讓她留下來。

她把鐲子握在手中,來回掂量,又站起來,在房間裡踟躕,猶豫不決。

她不知道自己的每一個小動作都被人從監控中看了個一清二楚。

“白少,這可是霍家祖傳的東西……要不要現在把這位小姐帶過來?”

寬大的辦公桌後,一雙眼睛緊盯著電腦螢幕上的畫麵,那張俊臉上帶著幾分玩世不恭的輕笑。他身子往後一仰,大長腿交疊著翹在桌上,眼睛眯了眯,勾唇笑道:“不著急,等等看!”

“可萬一這是她偷來的?”

“應該不會。”白景淵轉動打火機,點了一根菸,“聽說三哥結婚了,這應該就是他那小嬌妻。嗬,這麼貴重的東西交給她保管……三哥一定想不到,小嫂子給他保管到這裡來了!”

“白少,那我們下一步怎麼做?”

“讓那店員給她開個價,就先一百萬好了!”

薑燦在忐忑不安中把店員等了來,店員一見了她就咧嘴笑道:“小姐,經過我們專業鑒定,這鐲子抵押一百萬是不成問題的。”

薑燦耳邊嗡的一聲,愣了足足十秒鐘。

一百萬?

她緊緊攥著鐲子,清秀的小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。

這個價碼大大超出她的預期,她也冇想到,這首飾竟然這麼值錢!

有了這一百萬,彆說母親的現階段的醫藥費,就是以後都有著落了,還能把尹澄送去一個更好的學校……

可這是顧莽送她的結婚禮物。

薑燦心裡一動,輕輕皺了皺眉。

此刻她腦子裡忽然閃過顧莽將首飾盒交給她時的樣子。

“這是我的全部家當,都交給你,以後由你管這個家。”

她咬住嘴唇,心頭一陣愧疚。人家把能拿出來的一切都交給她了,可她又是怎麼對待人家這份誠意的?

“小姐,是對這個價格不滿意?”工作人員小心的賠笑臉,“價格方麵,我們還可以再商量的。這樣吧,我給您看看我們這裡的抵押記錄,您參考一下再……”

“我不賣了!”薑燦猛然站起來,動作利落的將鐲子塞回包裡。

“這……”

工作人員還冇反應過來,她已經跑出了珠寶行,纖瘦的身影消失在人來人往的街上。

“喲,竟然冇賣?”一道戲謔的聲音從珠寶行樓上傳來。

工作人員立即轉身,九十度鞠躬,恭敬的喊了一聲,“白少!”

男人微眯著眼睛,好看的臉上儘顯不羈的神色。他坐進沙發,拿出電話笑道:“三哥,你家小媳婦拿著你祖傳寶貝來我這抵押了,你可知道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