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蘇綰霍雲梟 >   第859章

-

麵對喬俏淚流滿麵的請求,蘇綰實在是不忍心拒絕。

正好霍雲梟也要去季家,於是他們就帶著喬俏一起去。

一路上,喬俏緊張的望著車窗外,恨不得司機把汽車開出飛機的速度。

蘇綰握住喬俏冰涼的手,安撫著她的情緒,“喬俏,彆緊張,季衍舟一定不會有事的。”

喬俏不說話,眼裡噙滿了淚水。

蘇綰為了寬慰喬俏,突然想起什麼,打開車內儲物箱在裡麵找東西。

“找什麼?”霍雲梟問道。

“我上次放了一本空白的支票本在車上......找到了。”

蘇綰拿起筆在一張支票上簽了自己的名字,然後撕下來遞給喬俏。

“喬俏,拿著,一會兒見到季衍舟爸媽,他們要是還想用錢羞辱你讓你離開季衍舟,你就把這張支票丟在他們臉上,告訴他們,老孃有的是錢,包養他們兒子完全不是問題!”

霍雲梟:“......”

霍雲梟抽了抽嘴角,有些無奈的看著蘇綰。

喬俏抽泣著接過支票,不太明白的問道:“這個,很值錢嗎?”

“當然!”

她可是有礦的人!

聽蘇綰這麼說,喬俏小心翼翼的把支票摺疊起來,放進了包裡。

季家老宅距離禦景彆墅並不是很遠,不多久,他們就到了。

大門口的保鏢見是霍雲梟的車,馬山就放行了。

車子一路駛進季家的停車坪。

季家後院,

秋桂飄香,空氣中隱約夾著一絲絲血腥氣。

季衍舟背脊筆直的跪在祠堂外麵的空地上,赤luo著上身,後背四道長鞭傷痕,皮開肉綻,鮮血直流......

季衍舟咬牙忍著後背火辣辣的痛感,一聲不吭,鮮血順著背緩緩滑落......

季母在一旁看著,心疼得眼淚嘩嘩流。

季母看著身邊的老公,央求道:“好了好了,彆再打了,難道你要打死衍舟嗎?”

她就這麼一個兒子,要是有個什麼好歹,她也不活了!

季父看著跪在祠堂前的季衍舟,季家的鞭笞之刑,冇人能捱得過十鞭,眼看著他已經捱了四鞭卻還是一聲不吭,他這個當父親怎麼能不痛心。

但,季家有季家的規矩,更何況,許家人今天都在這裡,衍舟要悔婚,勢必要給他們一個交代。

季父站起來,看向季衍舟,憤憤的問道:“季衍舟,你知道錯了嗎!”

季衍舟抬起頭看向麵前的父親和滿臉淚水的母親,點了點頭,“爸媽對不起。”

季母連忙道:“既然衍舟認錯了,就算了吧。”

季父走上前,開口道:“既然知道錯,那你就當著你許叔叔和周阿姨麵承諾,你會和夢璐結婚,並且和那個女人斷絕一切關係!”

季衍舟看著父親,一字一頓,“讓媽為我擔心,是我這個做兒子的錯,惹您生氣,也是我的錯,但,我還是那句話,我不會娶許夢璐,更不會和喬俏斷絕關係!”

“你!”季父捂著被氣得絞痛的胸口,盛怒之下連話都說不出來。

“真是個有骨氣的孩子!”許燕山在一旁看著季衍舟,眼裡充滿了可惜。

是個又責任擔當的男子漢,可惜,她家夢璐運氣不好,冇能讓他愛上自己。

季衍舟麵色平靜的看著父親,開口道:“還有六鞭,希望父親打完後,不要再乾預我的婚姻大事。”

季父看向一邊執鞭的手下,怒道:“好,好,好,季衍舟你好得很......愣著乾什麼,給我打!”

執行家法的手下聽見老爺的命令,再次揮起了鞭子。

啪。

一鞭子下去,又是一道皮開肉綻的傷口......

季衍舟緊緊握著拳頭,目光望向已經暗了下來的夜空。

星星出來了。

腦海中浮現出了喬俏燦爛的笑臉。-